華人首長「阿學」被判褻瀆宗教 對印尼來說代表了什麼?

by:泥仔
10624

身為基督徒華人的印尼雅加達首長鐘萬學因為「褻瀆宗教罪」遭到定罪,各界無不擔心這將會損害印尼長期發展的多元包容精神,並讓宗教強硬派趁勢崛起。

post title

圖為出庭受審的印尼雅加達現任首長鐘萬學,他面對媒體,不忘比出自己的招牌「V」字手勢。

路透社

挑戰印尼多元包容精神的首長案

2016年 9月,印尼雅加達(Jakarta)現任首長鐘萬學(Basuki Tjahaja Purnama,客家小名為阿學)發表一段與《可蘭經》有關的言論引起部分激進穆斯林抗議,也讓他以「褻瀆宗教罪」(Blasphemy law)被送入法庭,這起挑戰印尼多元包容精神的事件也一直獲得一定關注。

有罪  要被關兩年

昨日(9),首席法官桑第托(Dwiarso Budi Santiarto)認為鐘萬學涉嫌曲解《可蘭經》段落,因此判處鐘萬學兩年有期徒刑。鐘萬學在被定罪後會立刻入監服刑,他到今年 10月才結束的首長任期也將交由副首長查羅特(Djarot Saiful Hidayat)代理。

post title

在宣布判決這天,有數百名支持鐘萬學的民眾聚集在法庭外頭。

路透社
post title

另一方面,也有一群強硬派穆斯林聚集在法庭外抗議,他們在聽聞判決結果後喜形於色。

路透社
post title

為了避免雙方發生衝突,雅加達警方也在現場佈下上千名警力,把兩方人馬隔絕開來。

路透社

雙重少數族群身份成目標

鐘萬學既是雅加達第一位華人首長,同時也是基督徒,雙重少數族群的身份讓他時常被當成政敵的攻擊目標,有些保守宗教團體會引用《可蘭經》第 5章51節關於「穆斯林不應該在非穆斯林的領導下生活」的段落,要雅加達穆斯林不要把票投給信奉基督教的鐘萬學。

是在責備人還是《可蘭經》?

鐘萬學在 2016年 9月的造勢場合回擊,要選民別被「那些濫用《可蘭經》第 5章51節的人」給欺騙,但是激進派穆斯林組織宣稱鐘萬學這段話是在譴責《可蘭經》,因此發動穆斯林上街抗議,並不斷施壓政府要把鐘萬學以「褻瀆宗教罪」送審。

輿論聲浪壓不下  首長連任失利

儘管立場較溫和的穆斯林組織堅持鐘萬學無辜,力勸人們不要上街,卻沒辦法阻止不滿鐘萬學的輿論聲浪。

這也讓在「褻瀆宗教罪」之前,支持率高達 70%的印尼首長鐘萬學,在今年 4月輸給了前教育文化部長的穆斯林敵手巴斯韋當(Anies Baswedan),巴斯韋當將從今年 10月開始他的首長任期。

post title

一名印尼穆斯林正在用放大鏡閱讀抄寫在羊皮紙上的《可蘭經》。「褻瀆宗教罪」於 1969年設立,規範任何毀謗印尼官方宗教,宣揚無神論的行為,都會被視為違法,而印尼官方宗教包含了伊斯蘭教、基督教、天主教、印度教、佛教、儒教(孔教)。

路透社

比預期還要重很多的判決

值得注意的是,檢察官穆卡托諾(Ali Mukartono)本來只請求一年緩刑,法官最後卻判上兩年徒刑,不過穆卡托諾表示他相信法官並沒有受到任何「政治動機」所左右。

律師:因為他是少數族群

但鐘萬學的兩名辯護律師就不這麼認為了,他們批評判決結果明顯是被龐大的政治壓力驅動所做出的判決。其中一名律師西沃達(Tomy Sihotang)則說:「如果(華人-基督的)阿學不是少數族群,他根本就不會經歷這一切。」

post title

鐘萬學的支持者拿著紅白相間的玫瑰,在法庭外表達對鐘萬學的支持。紅色與白色是印尼國旗的顏色,也是示威過程很常被拿出來的代表色。

路透社

同政黨的總統閉口不談

這件事也讓印尼政府被批評沒有花足夠的力氣在保護境內的少數族群。整起事件中,與鐘萬學屬同一政黨的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Widodo)對這件事很明顯地閉口不提,僅呼籲各界尊重司法程序。但是佐科威在 2016年12月,一場抗議鐘萬學的示威場合上曾走上抗議舞台,和激進派穆斯林組織伊斯蘭捍衛者陣線(Front Pembela Islam, FPI)一同祈禱。

煽動宗教情緒好達成政治目的

《衛報》認為,鐘萬學事件顯示了強硬路線派如何操弄宗教來達到政治目的——而且還成功了。因此這樣的輿論壓力自然會讓沒有軍方或政治世家背景的印尼總統佐科威擔心如果稍微沒處理好,自己就會受到波及。

行動不是為了人民

墨爾本大學專攻亞洲研究的哈迪斯(Vedi Hadiz)教授也傳達出類似的意思,認為這是一群出身權貴的菁英透過煽動穆斯林情緒來達到政治目的,卻從來不是想真正改善穆斯林群體的生活。

post title

一名印尼工人正在建築鋼筋間走跳。《半島電台》記者費森認為,雖然有一部分的人對判決結果歡欣鼓舞,但肯定有非常多人會質疑判決結果。

路透社

記者:對少數族群來說 ,觸犯褻瀆罪不難

對各界來說,印尼長期以追求團結、多元性的民主精神著稱,這些顯然也因為這起事件受到挑戰。

《半島電台》記者費森(Step Vaessen)便認為,往後人們在演講時可能會對自己的用字遣詞非常小心,因為鐘萬學的案件顯示出觸犯宗教褻瀆罪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對印尼境內的少數族群而言更是如此。

「其他人要怎麼辦?」

人權觀察組織的印尼研究員安德瑞亞斯(Andreas Harsono)便批評這是印尼多元文化包容精神的「一大退步」。他說:「如果像是阿學這樣的人——印尼首都的首長、執政黨的成員、總統的忠實盟友,都可能因為這種毫無根據的指控被抓去關,那其他人要怎麼辦?」


延伸閱讀:《「我們都是一樣的」 教導小孩《可蘭經》的基督徒爺爺
冰島新宗教 主張還錢給信徒
二戰沉船突然失蹤 荷蘭人傷心尋找

參考資料:
01 The Guardian view on blasphemy in Indonesia: exploiting religion for political purposes
02 Jakarta governor Ahok found guilty of blasphemy
03 Ahok Guilty Verdict Not Victory of Islam Over Minorities: Experts
04 Djarot to Take Over From Ahok After Governor Found Guilty of Blasphe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