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上漂流49天 印尼少年終於獲救

對這名在海上漂流了 49天的印尼少年來說,他短期內大概再也不想到海上去了。

文章插圖

在「捕魚籠」住6個月

今年 18歲,來自印尼蘇拉威西島(Sulawesi)的阿爾迪(Aldi Novel Adilang)的工作很簡單,就是住在蘇拉威西島北端海岸、距離城市美娜多(Manado) 125公里的「捕魚籠」(rompong)上6個月。

每周會跟人接觸一次

所謂的「捕魚籠」外型看起來像小棚屋,是沒有配備船槳、引擎,僅用粗繩將其固定在海上的捕魚陷阱,而阿爾迪的工作就是每天晚上點起「捕魚籠」的燈光,藉此吸引魚群上鉤。他的手上有一台對講機,每周也會有人到此固定回收漁貨,順帶替阿爾迪送上必要的食物、煮飯瓦斯、乾淨的水、燈光燃料。

他沒辦法靠岸

結果在今年 7月14日,一陣強烈的風勢吹斷用來固定「捕魚籠」的繩子,然而,在「捕魚籠」本身沒有動力的情況下,阿爾迪意識到自己根本上不了岸。

文章插圖

靠大自然為生

由於船上的物資所剩無幾,用不了一周,阿爾迪就吃完所有食物,得靠捕魚為生;等到他也把煮飯瓦斯用完後,阿爾迪就開始把「捕魚籠」的木製圍籬拆下來生火;如果好幾天沒有下雨,他則會把衣服浸到海裡再擰出水來喝。

超過10艘船經過他

「當他在漂泊的時候,(阿爾迪)真的很害怕,也一直哭,」印尼駐日本大阪外交官福爾多斯(Fajar Firdaus)說道:「每當他看見大船時都充滿希望,但有超過 10艘船就這樣從他旁邊開了過去。」

靠著信仰撐過去

阿爾迪也坦承,他當時覺得自己「多半會死在這」,甚至有一度想要跳海自殺——但在最後靠著信仰撐了過去,阿爾迪說:「我覺得我再也沒辦法看到我的父母了,我每天能做的就是祈禱。」

用無線電獲得注意

在海上漂流了 49天後,8月31日,當船隻MV Arpeggio出現時,阿爾迪照往常一樣揮舞著衣服大聲求救,但沒有被注意到,這時阿爾迪想起他的朋友曾教他用無線電發送求救信號的頻率,並成功引起MV Arpeggio船長的注意。

透過影片,可以看到困住阿爾迪的「捕魚籠」,以及他獲救的片段。

飄到2,000公里遠的地方

在阿爾迪被發現時,他已經漂流到離原訂地點 1,920公里遠的關島附近,當船長和關島海岸巡防原聯繫時,對方則要他們把阿爾迪送到船隻本來就要去的日本德山港(Tokuyama, JPTKY)。

順利回到印尼了

於是在本月 6號,阿爾迪抵達日本,在 8號於印尼駐日本大使的陪伴下返回印尼。印尼駐大阪總領事諾西達雅(Mirza Nurhidayat)說:「阿爾迪的故事充滿了戲劇性,我們非常感謝所有人——包含船員和日本政府——在幫助阿爾迪返國時提供的協助。」

阿爾迪在抵達日本時並不能馬上上岸,而是要在經過一段時間的隔離檢疫、安全檢查後,他才獲准上岸,同時獲得一張上陸許可證。

圖為MV Arpeggio船長與阿爾迪的合照。印尼駐日本大使指出,阿爾迪在獲救後獲得船員非常細心的照護。

海上漂泊 不是第一次

對阿爾迪的家人來說,找到阿爾迪絕對是筆墨無法形容的喜悅,有鑑於阿爾迪即將在本月 30號迎來 19歲生日,阿爾迪的母親卡西今(Net Kahiking)就說他們絕對要「好好慶祝一番」。

不過阿爾迪的父親阿爾菲(Alfian Adilang)坦言,他其實很氣阿爾迪的雇主,因為這已經是阿爾迪搭乘的「捕魚籠」第三次繩索斷裂,前兩次是雇主用船隻找到他的。

下一份工作:和「捕魚籠」無關

不論如何,阿爾迪現在再也不想到「捕魚籠」上工作了,他說:「我爸媽也已經同意了。」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