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南韓年輕人不信教?

by:徽徽
72389

近年來,南韓年輕人信教的比例逐漸下滑,對他們來說,寄情於信仰無法提供求學、就業實質上的幫助,這也讓各大教會絞盡腦汁,希望可以吸引南韓年輕人重返教會的懷抱。

post title

圖為一名頭頂聖經的脫北者,他正在虔誠地禱告,希望可以盡快和北韓的家人團聚。南韓年輕人因為就學、就業和家庭生活太耗費心神,越來越少人定期上教會。

路透社

工作育兒兩頭忙  找不到時間

在一個溫暖的周日早晨,首爾聖公會座堂的長凳上坐滿了教徒,他們高唱傳統聖歌讓整座教堂沐浴在主的聖光中。其中,今年 30歲出頭的樸賢榮(音譯,Park Hyun-jung)難得出現在現場,她來自虔誠的基督教家庭,成長過程中都會固定上教會,然而隨著大學畢業、找工作、結婚、育兒,種種事物佔據了她的時間,她越來越少上教會,現在只剩每年二到三次。

「我養小孩和照顧家裡太忙了,我找不到時間。」樸賢榮說。

被教育和就業綁住

樸賢榮就像其他南韓年輕人的縮影,整個南韓青年世代越來越偏向世俗主義,上教會的年輕人越來越少。專家分析到,這是因為南韓年輕人被嚴格的教育制度和就業市場給牢牢綁住,導致他們沒有時間從事宗教活動。

post title

在韓戰過後,南韓百廢待舉,美國傳教士的出現讓更多人在亂世中投向信仰的懷抱,藉此來重建戰後的一片荒蕪。

Photo: US military Photograph

教堂數量比超商多

在許多南韓城市,教堂的數量比便利商店還多。其中,南韓最大的宗教團體要屬基督教,有 20%的南韓人口表示他們信仰基督教,接下來 15%的人口信仰佛教,大約 8%的人口是天主教徒。

韓戰後  最多人信基督教  

而南韓人之所以大部分篤信基督教,與美國傳教士息息相關。在 1950-53年的韓戰後,南韓百廢待舉,亟需一個有系統和有架構的領導團體帶領南韓人走過戰後的荒蕪,基督教信仰就扮演了這樣的角色。然而,時至今日整體社會慢慢在改變,不信教的人越來越多。

信教人口流失中

根據南韓官方Statistics Korea的統計數據,2005年南韓不信教人口有 47%,到了 2015年變成 56%,尤以年輕人為多。南韓蓋洛普(Gallup Korea)機構在同年也做了類似的調查,結果發現 2005年 20多歲的年輕人有 46%信教,但 2015年只剩下 31%。

post title

在美國,有的教會為了貼近年輕人常常會舉辦啤酒神學活動,在氣氛輕鬆的酒吧或餐廳和年輕人對談。

Photo: Roman Catholic Archdiocese of

各出奇招  抓住年輕人的心

為此,各大教堂紛紛出招想抓住南韓年輕人的心,樸賢榮前往做禮拜、有 126年歷史的首爾聖公會座堂是箇中翹楚,他們除了更新基督教的教導外,也舉辦了宛如電視脫口秀的活動,而非僅是死板板地和信徒討論聖經而已。他們希望讓年輕人可以公開討論私人或精神上遇到的問題,讓年輕人可以透過教友和教會領袖獲得支持。

參考美國「啤酒神學」活動

今年 49歲在首爾聖公會座堂擔任副座堂主任牧師的周洛炫(音譯,Nak-hyon Joseph Joo)就為年輕教徒設計了許多活動。首爾聖公會座堂大約有 3,000名教徒,但有大約一半的教徒很少上教堂。

於是,周洛炫從美國的啤酒神學活動(Theology on Tap)汲取靈感,這種活動多半辦在餐廳或酒吧,由受人敬重的牧師在輕鬆的氛圍下傳教。

酒吧改成咖啡館  討論議題無所不包

每月的第三個周四晚上,周洛炫會在咖啡店舉辦類似的傳道活動,歡迎大家到咖啡店和他聊聊天,不管是討論神學或個人的疑難雜症都可以,就連社會或政治議題都來者不拒,這樣的活動通常可以吸引 20多人。

post title

圖為南韓教會為了讓信徒快速了解基督教歷史所繪製的漫畫。各大教會為了吸引年輕人無不各出奇招,有的開辦教育課程,有的為年輕人舉辦特殊彌撒,打破教會讓人望而生畏的階級感。

Photo: cezzie901

濃縮課程  快速掌握基督教傳統

此外,首爾聖公會座堂也會舉辦為期 13周的教育課程,讓加入的年輕人可以快速掌握基督教傳統還有教會存在的目的,其中有三分之二的參加者都是 20到 30多歲的年輕人。

到最神聖的地方領聖餐  消弭階級感

而在每月的最後一個周日,周洛炫會為年輕人舉辦特殊主日,他會邀請信徒來到整座教堂最神聖的位置──神壇接受聖餐。

在信徒們領聖餐時,周洛炫會親切地講道,而非站在講台上讓人難以親近,周洛炫表示他希望自己這麼做可以破消弭教堂內給人的階級感。

「我選擇讓年輕一代來到這最神聖的地方,因為他們是我們教會未來最重要的信眾。」周洛炫希望能藉此扭轉年輕人不信教的趨勢。

模仿電視節目輕鬆談

在首爾的永樂教會則模仿電視節目「柳熙烈的寫生簿」,讓宗教領袖和信徒們輕鬆對談,話題從神學到個人疑惑無所不包。

post title

有的教會認為年輕人花太多時間在智慧型手機上,連帶減少了參與宗教活動的時間。

路透社

都是智慧型手機害的?

針對南韓年輕人與基督教越來越遠,有的基督教團體將罪魁禍首怪在智慧型手機上,認為智慧型手機的出現讓南韓年輕人分心。因此,去年有教友就舉辦了一個名為「起義」(Uprising)的祈禱活動,想辦法讓年輕人離開智慧型手機,體會大家一起祈禱時那種神聖的感覺。

開發查找聖經app

相對於把錯怪在智慧型手機,有的教堂則研發出app,讓年輕人可以更容易獲得相關資訊。舉例來說,南韓長老教會就開發出一款方便民眾查找聖經的app。

post title

一群虔誠的基督徒高唱聖歌,慶祝一年一度的復活節彌撒。在南韓,教會就像企業一樣自成一個競爭的生態系,教會搶信徒的手段各式各樣。

路透社

教堂就像企業  爭信徒就像攬客

專門研究教會如何吸引年輕信徒的首爾慶熙大學教授宋繼榮(音譯,Francis Jae-ryong Song)表示,教會就像其他南韓組織一樣,是個充滿競爭的生態系,就像企業彼此爭顧客,教堂也在爭信徒,而一座教堂有多少信徒更是這座教堂健不健全的指標。

結構專制  年輕人難參與

對此,宋繼榮教授表示,目前各大教會爭取年輕信徒的行動不太成功,因為他們並沒有處理許多年輕人煩惱的問題。

「許多韓國教會有專制的結構,反而沒有互動或民主的溝通結構,如此一來讓年輕人無法積極參與教會的決策過程。」

用年輕人的語言來對話

宋繼榮教授補充道,有的教會現在站出來和年輕人對話,讓年輕人可以用他們覺得舒服的語言表達自我,這點對教會整體來說很重要。他也提到有的教會領袖還在用過時的方式演說,這麼做只會讓年輕人離得更遠。

post title

2014年,為了歡迎羅馬天主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的到來,首爾景福宮光化門前矗立起了大型十字架。對南韓年輕人來說,失業讓他們主動迴避社交場合,拒絕和外界接觸。

路透社

找不到工作  沒有實質幫助

然而,影響年輕人最關鍵的議題──工作仍是教會無法提供實質幫助的地方。

根據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提供的數據,目前是南韓自 2000年來青年失業率最高的頂點,年輕人認為信教無法對他們眼前的問題提供任何直接的解決之道,這也是讓越來越少年輕人信教的主要原因。

失業更不敢參加教會

此外,在南韓找不到工作就像個汙點,讓人無法在社會上立足,失業的年輕人可能會迴避任何社交場合,教會就是其中之一。

只能提供精神安慰

首爾聖公會座堂副座堂主任牧師周洛炫表示,他常常遇到擔心工作和財務狀況的年輕教友:「我不會告訴他們在他們的人生中什麼是錯,什麼是對,我只會傾聽他們並且試著教他們有關基督教的傳統。」

「當遇上工作或財務困難,我們無法提供實質協助,我們只能提供精神上的安慰還有鼓勵。」

上教堂對找工作沒幫助

今年 27歲的金賢愛(音譯,Kim Hyun-ah)正在找工作,然而她沒有錯過去首爾聖公會座堂做禮拜的時間,她說:「我之所以會來是因為這裡是個開放的教會,我喜歡這裡的氣氛。」金賢愛也補充到,她靠上教堂來激勵自己度過充滿挑戰的時期。

在做完禮拜後,金賢愛表示她要去附近的咖啡館開始上網找工作,她說:「有時上教堂不錯,但找工作是我的正事,上教堂無法幫助我找工作。」

post title

圖為南韓的一間咖啡館。現在有的小型教堂會結合咖啡館,提供信徒與眾不同的放鬆氛圍,成為大型教堂的強勁對手。

路透社

咖啡教堂一間間開  挑戰大型教堂

在南韓,近年來出現越來越多結合咖啡館的小型教堂,希望能吸引大型教堂的信徒,提供更貼近人心的精神支持,同時也讓前來的信徒在咖啡香中放鬆心情。

今年 42歲的牧師兼咖啡師安敏浩(音譯,Ahn Min-ho)就在首爾經營一間名為「耶穌咖啡」的咖啡教堂,他說:「教堂和咖啡館在南韓都很難開,結合這兩者能互惠互利。」

而咖啡教堂的出現成了階級分明、組織疊床架屋的大型教堂強勁的對手。此外,隨著人民對大型組織的不信任,無論是宗教或政治機構都受到波及。

全球最大教會創辦人捲款

近年來,不乏大型教堂傳出貪汙醜聞。舉例來說,2014年首爾汝矣島純福音教會的創辦人捲款潛逃,汙了教會 1,200萬美元(折台幣約 3億6,350萬元),這讓有 80萬名信徒、號稱全球最大教會的首爾汝矣島純福音教會聲譽一落千丈。

post title

去年 12月,一群天主教修女齊聚首爾市中心,參加要前總統朴槿惠下台的倒朴活動。

路透社

世代差異在這裡

安敏浩表示,他認為南韓的基督教「太制度化」,許多年輕教友和老一輩不只對宗教的看法不同,在政治傾向上也有世代差異。

在「耶穌咖啡」享用冰香草拿鐵,今年 40歲的李小姐說:「年齡超過 50歲的基督徒比較可能投給保守派,我們和他們的想法不同。」

當宗教碰上政治

今年三月,南韓媒體報導安陽市恩典與真理大型教堂的牧師趙容墨(音譯,Cho Yong Mok),載了一車的教徒去參加支持朴槿惠的活動,而且趙容墨還公開說所有針對朴槿惠貪汙的指控「全是謊言」,並且要求「愛國人士」向上帝祈禱奇蹟出現,這點讓許多年輕信徒決定離開教會。

懷疑政治和宗教

許多年輕信徒除了對政治人物不信任,也開始懷疑扮演民眾信仰中心的教會,這股不信任組織的風氣也延燒到咖啡教堂,有的教會也被發現並沒有如實呈報他們開咖啡館賺取的利益。

實現社會正義、改善經濟安全

「耶穌咖啡」的經營者安敏浩表示,他除了如實報稅,也避免在傳道時討論選舉。他也提到基督徒能夠在精神保守和政治進步上「取得平衡」,選民最在乎的莫過於社會正義的實現和改善經濟安全。

上線時間:2017/05/31
增修時間:2018/05/30  修正內文


延伸閱讀: 《地獄朝鮮 南韓年輕人的就業悲歌
總統遭彈劾 接下來的南韓怎麼走?
宗教vs.政治 談談法國的世俗化精神

參考資料:
01 Why young South Koreans are turning away from religion
02 Why So Many Young Koreans No Longer Care About Religion
03 The Rise of Café Churches in South Kor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