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個混蛋」 矽谷新創圈性騷擾連環爆

by:徽徽
8466

矽谷科技新創圈向來是白人男性的天下,性別不平等與性騷擾事件時有所聞。周一,著名的創投公司500 Startups創辦人麥克盧爾因性騷擾請辭,讓更多在科技新創圈打拚的女性紛紛站出來,公開自己在這個圈子中受到的各種性騷擾,並呼籲避免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

post title

圖為曾經造訪過台灣的美國知名創投公司 500 Startups的創辦人麥克盧爾,爆出性騷擾事件後他已經請辭下台。

Photo: JD Lasica

麥克盧爾:我是個混蛋

上個周末,曾經造訪過台灣的美國創投公司 500 Startups的創辦人麥克盧爾(Dave McClure),在部落格上以一篇標題為〈我是個混蛋,我很抱歉〉的文章向被騷擾過的女性致歉,目前公開站出來指控他不當行為的女性就有兩人。

調情私訊太誇張

2014年,當時 31歲的女性創業家柯斯特(Sarah Kunst)表示,她對500 Startups的一份工作很有興趣,而在公司招聘的過程中,麥克盧爾用Facebook私訊她:「我有點疑惑不知道應該僱用妳或是追妳。」柯斯特收到訊息後拒絕了麥克盧爾,500 Startups隨後也不再和她討論招聘的事情。

post title

圖為馬來西亞女性創業家楊雪兒,她在BBC的專訪中還原了麥克盧爾對她的不當行為。

Photo: e27

深夜的腦力激盪

同年,受僱於馬來西亞政府的女性創業家楊雪兒(音譯, Cheryl Yeoh),準備要成立一個鼓勵東南亞創業家的新創孵化器和育成計畫,而麥克盧爾是團隊的一員,他和其他夥伴一起在楊雪兒的家中腦力激盪。然而幾杯黃湯下肚後,眾人紛紛回家,只剩麥克盧爾遲遲不肯離開。

把人推到牆上想親

楊雪兒在接受BBC專訪時說:「他進到我房間想跟我一起睡,我跟他說:『不行,我有男友,你在做什麼,你想離開了嗎?』」

「我要送他走時他把我推到牆上想要親我...這太超過了。」

「沒有人該經過這種折磨,我認為這是最高程度的性騷擾,再來這與權力流動有關。」

考慮到區域新創計畫  不敢公開

楊雪兒表示,當時她擔心要是公開這件事會影響整個區域新創孵化器計畫,她說:「我覺得我不能把他抖出來,不能因為那一晚讓整個區域無法受益於新創加速器的好處。」

楊雪兒:行為超過混蛋程度

在麥克盧爾公開承認自己是個混蛋並道歉後,楊雪兒表示:「如果某人利用身為新創投資人的權力,不斷在專業場合對女性進行性騷擾,這樣的行為已經遠遠超過是個混蛋。」

post title

在被爆出性騷擾多名女性後,Binary Capital的共同創辦人卡爾德貝克請辭下台,表示自己會尋求行為諮商。

Photo: Techmeme

創業的代價

除了麥克盧爾,Binary Capital的共同創辦人卡爾德貝克(Justin Caldbeck)也因涉嫌性騷擾前來募資的女性創業家而辭職下台。

舊金山亞裔創業家梅爾(Lindsay Meyer)提到,2015年卡爾德貝克投資了她的健身新創公司 2萬5,000美元(折台幣約 76萬9,800元),這給了卡爾德貝克無數可以私訊她的機會,包含問她有沒有受到自己吸引,還有為什麼她寧願和她的男友在一起也不願和他一塊,卡爾德貝克甚至對她上下其手並且親她。

梅爾說:「我覺得我必須忍下來,這是作為一個非白人女性創業家的代價。」

這個圈子權力失衡

同為亞裔的創業家吳蘇珊(音譯,Susan Wu)和梅爾或許有相同的感覺。

在 2009年一場賭城拉斯維加斯的科技盛會上,Lowercase Capital的所有人薩卡(Chris Sacca)在沒有獲得吳蘇珊的同意下,用手摸了她的臉讓她感到不舒服。

此外,2010年當吳蘇珊在募資時也受到了Binary Capital共同創辦人卡爾德貝克的騷擾,讓她未來都盡力避開卡爾德貝克出現的場合。

吳蘇珊說:「這個產業充滿巨大的權力失衡,女性經常遇到令人困擾的情況。」

不刪文拿不到錢

2014年在一場舊金山新創公司競賽上,帶著新創食品公司Kuli Kuli上台推銷的創業家柯提斯(Lisa Curtis)獲得滿堂彩,下台後她遇到了投資人德狄奧斯(Jose De Dios),德狄奧斯對她說:「妳當然會贏,妳真是個可人兒。」

柯提斯將這段對話公布在Facebook上,隨後接到了一通由另一名投資人打來的電話,「他說如果我不刪文,矽谷沒人會願意再給我錢」,最後柯提斯不得不刪文。

post title

目前科技新創產業爆出來的性騷擾風波只是冰山一角,類似事件在其他產業比比皆是。

Photo: ravas51

性騷擾只是冰山一角

隨著越來越多在科技新創圈的女性挺身而出,公開她們受到性騷擾和歧視的遭遇,矽谷創投公司Scale Venture Partners創辦人米契爾(Kate Mitchell)說,整個產業正面臨「轉捩點」。

米契爾說:「事實上這樣的行為(性騷擾)盛行,我們知道的看來只是冰山一角,就已經讓我們了解挑戰的困難和現實。」

「(防範性騷擾)行動得比我先前想的更積極、更全面。」

抱怨防範像獵巫

此外,某些創投公司私下抱怨得處理這一類事務。Cowboy Ventures創辦人李艾琳(音譯,Aileen Lee)說:「有些男性認為這樣的對話變成了獵巫,他們在問什麼時候人們才不會被炒魷魚。」

不只科技業  性騷擾到處都有

回到接受BBC專訪的楊雪兒身上,她提到今天女性遇到的性騷擾問題不只發生在科技業,其他產業都有,但科技業的女性比較願意挺身而出,她們也有比較多平台和支持團體可以公開這些事。

「因此,我認為在科技界人們的意識更強烈,但這(性騷擾)到處都有。」


延伸閱讀:《Uber前員工自述遭性騷擾 執行長承諾徹查
「妳有沒有穿內褲?」 美前主播控老闆性騷擾 拿6億和解
虛擬實境中的性騷擾算數嗎?

參考資料:
01 A Backlash Builds Against Sexual Harassment in Silicon Valley
02 Women in Tech Speak Frankly on Culture of Harassment
03 Silicon Valley Women Tell of VC’s Unwanted Advances
04 Exclusive: Dave McClure resigns as general partner of 500 Startups funds
05 Cheryl Yeoh: 'It was sexual harassment at the highest lev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