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於國際期待,為什麼翁山蘇姬對洛興雅難民態度被動?

by:泥仔
18081

本周二,緬甸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首次向國民談起若開邦正在發生的事情。其實這幾周來,翁山蘇姬對若開邦洛興雅人遭到鎮壓的消息一直抱持消極態度,因此受到各方猛烈批評,究竟為什麼國際社會會對翁山蘇姬抱有高度期待,翁山蘇姬的態度又如此被動呢?

post title

本月 18號,洛興雅人列隊走在充滿泥濘的農田中,準備穿越緬甸一孟加拉的邊境。

路透社

「教科書般的種族清洗」

今年 8月,聲稱要「捍衛、搶救、保護」洛興雅人的若開洛興雅救世軍(Arakan Rohingya Salvation Army, ARSA)攻擊了若開邦(Rakhine state)的警察局,造成 12人死亡。以此為開端,這幾周來,若開邦持續傳出洛興雅人遭到緬甸軍殺害、住處被焚燬的消息,根據聯合國統計,至少有 40萬名洛興雅人逃離若開邦。聯合國人權事務主管侯賽因(Zeid Ra’ad al-Hussein)更形容洛興雅人正面臨著「教科書般的種族清洗」。

翁山蘇姬有話說

本周二(19),在緬甸具有實質領導權的翁山蘇姬(Aung San Suu Kyi)首次向國民談起了在緬甸北方的爭議。

post title

本周二,翁山蘇姬在緬甸議會進行演說,她這天本來要前往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

路透社

譴責所有暴力人士

在向緬甸議會的談話中,翁山蘇姬強調她和她所領導的政府「譴責所有破壞人權和非法暴力的舉動」,也替那些衝突中受苦的「所有人民」感到不捨,因此會想辦法找到永久的解決方法。

歡迎國際檢視

翁山蘇姬本來要在周二前往紐約參加聯合國大會,不過她改變了行程,她在演講中強調,自己並不害怕國際社會前來檢視她的政府如何處理穆斯林(編註,即洛興雅人)危機。

會調查逃跑原因  想回來也可以

翁山蘇姬指出,雖然有穆斯林離開若開邦,但大多數的穆斯林都沒有離開,代表情勢可能沒有那麼嚴重,不過他們一定會找出造成這些穆斯林離開的原因為何,而且只要有證明文件,那些逃往孟加拉的難民也可以回到他們的家鄉。

政府已經在努力改善現狀

此外,翁山蘇姬也提到,她的政府這幾年來致力於改善住在若開邦的穆斯林的處境,包括提供他們健保、教育、以及基礎建設。

post title

在翁山蘇姬發表演講的同時,她的擁護者站在議會外表達對翁山蘇姬的支持。

路透社

「謊言和譴責受害者的綜合體」

在整起演說中,翁山蘇姬都以「孟加拉穆斯林」稱呼洛興雅人,過去她曾說使用「洛興雅人」對促進民族和解沒有幫助。此外,翁山蘇姬也沒有提到緬甸軍在這起衝突中所扮演的角色,僅提到「自從 9月5日後,(若開邦)就沒有發生武裝衝突和清理行動」。因此翁山蘇姬的演講很快就招來批評。

國際特赦組織在聲明中指出,翁山蘇姬的演講是「謊言和譴責受害者的綜合體」,而且對軍隊的作為置若罔聞。

真的回來得了嗎?

《半島電台》的記者海德勒(Scott Heidler)表示,雖然翁山蘇姬對逃到孟加拉的人們釋出善意,但是「大多數洛興雅人一直不被視為緬甸公民,自然也沒有妥善的文件來證明身份......要證明他們來自某個村落,勢必是個大工程」。

對現況視而不見

BBC駐緬甸記者費雪(Jonah Fisher)則懷疑若開邦的穆斯林處境有得到改善,因為洛興雅人到現在仍沒有得到平等的健保和教育權益,費雪批評,翁山蘇姬若不是完全與現實脫節,就是對現況視而不見。

post title

本月 7號,在孟加拉灣的代格納夫(Teknaf)區,洛興雅人剛透過船隻跨過了緬甸一孟加拉的邊境,希望可以遠離緬甸軍的迫害。

路透社

小補充:誰是洛興雅人?

在歷史上,洛興雅人是來自孟加拉、印度的穆斯林移民,因此「洛興雅」一詞是大約在 1950年代,因為族群和政治認同逐漸被廣泛使用。

雖然許多洛興雅人已經在若開邦居住了好幾代,但是許多緬甸人會把他們視為來自孟加拉的非法移民,在政治上,洛興雅人也因此無法獲得公民權,沒有健保、教育、土地所有權。其實和流離失所的洛興雅人相比,信奉佛教的若開邦人生活並沒有比較好,但國際援助大多只把焦點放在洛興雅人身上。

數十年來,住在若開邦的洛興雅人持續遭到緬甸軍鎮壓、驅逐,有時也傳出當地人會協助軍隊破壞洛興雅人的住處。與此同時,也有新聞傳出住在若開邦的佛教徒遭到洛興雅人攻擊。

在今年 8月發生若開洛興雅救世軍攻擊警察局的事件後,聯合國就曾譴責若開洛興雅救世軍的行為,但是他們也認為緬甸軍的反擊騷動的行為應該受到更多控制。

post title

2002年 5月,自軟禁狀態被釋放 19個月的翁山蘇姬受到支持者的熱烈歡迎。直到 2010年之前,她被軍政府陸陸續續軟禁了 21年。

路透社

面對強烈反彈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其實在這幾周,諾貝爾和平獎、緬甸的實質領導人翁山蘇姬對洛興雅人遭到鎮壓的被動態度受到國際間的強烈反彈,圖博(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諾貝爾和平獎得主馬拉拉、天主教教宗方濟各(Pope Francis)都出面表達譴責。

與過去形象不符  讓人倍感失望

國際間會期待翁山蘇姬有更多作為,是因為她在 1990年代以追求民主、人權的形象深植人心,當時她以非暴力方式對抗一黨獨大的緬甸軍政府也獲得許多人支持,因此在翁山蘇姬執政後,與原先背道而馳的形象才會讓人感到失望。

然而,現在的實質領導人究竟握有多少權力呢?

post title

本月 3號,支持洛興雅人的印尼人走上街頭抗議,要緬甸軍停止鎮壓洛興雅人的舉動,也對翁山蘇姬的不作為感到不滿。

路透社

表面交出權力  實則握有大權

軍政府雖然在三年前交出了權力,但是軍隊在許多層面仍握有對緬甸的控制權,像是他們在議會被保障了四分之一的席次,也控制了內政部、外交部、國防部,根據目前憲法,翁山蘇姬並沒有控制軍警的權力,軍隊也隨時能宣布進入緊急狀態、凍結民選政府的權力。

不能主掌軍隊  但是可以發聲

國際社會在討論洛興雅議題與翁山蘇姬時大多會提到憲法上的問題,但是人們不滿的是翁山蘇姬不願出言譴責緬甸軍、或是承認若開邦發生的事情。

先前她曾說洛興雅人遭到鎮壓是「眾多錯誤資訊的冰山一角」,稱恐怖分子(指洛興雅人)透過假新聞來得到好處。緬甸政府也不只一次拒絕讓聯合國的事實調查團(Fact-Finding Mission)「全面且不受限制地」進入緬甸調查現況。

post title

在孟加拉緊鄰緬甸的科克斯巴扎爾縣(Cox's Bazar),一名洛興雅難民剛剛成功離開緬甸。

路透社

任何動作都有政治上的風險

不過考量到緬甸軍握有的權力,也許翁山蘇姬要表態很困難。

此外,由於洛興雅人在緬甸佛教徒中並不受歡迎,因此她也可能是在政治考量上才不願多說什麼。

沒被注意到的軍方總司令

《半島電台》則認為,當所有的國際焦點專注在翁山蘇姬上時,可能會忽略真正需要為此負責的人,緬甸民主人權組織Burma Campaign UK的負責人法梅能(Mark Farmaner)便說:「......(執行種族清洗的人)是軍方總司令敏昂萊(Min Aung Hlaing,又譯敏昂蘭),但是他的名字幾乎沒有被任何媒體提到。」

有辦法國際制裁嗎?

另一方面,人權團體最近則呼籲聯合國大會譴責緬甸軍的暴力行為,也希望聯合國安理會可以對緬甸實行軍武制裁,但是緬甸政府曾表示,他們已經取得中國和俄國的支持來否決任何類似的提案。


延伸閱讀:《大屠殺可以預測嗎?
你真的唸對了嗎?緬甸國名到底是Burma還是Myanmar?
移民、難民差在哪?

參考資料:
01 Rohingya crisis: Suu Kyi does not fear global 'scrutiny'
02 Myanmar's Rohingya: Truth, lies and Aung San Suu Kyi
03 Aung San Suu Kyi condemns 'all human rights violations'
04 MYANMAR’S ROHINGYA CRISIS: 3 KEY ISSUES IN SUU KYI’S ‘MOST IMPORTANT SPEECH EVER’
05 The ‘ethnic cleansing’ of the Rohingya
06 Why the Rohingya in Myanmar may not find a saviour in Suu Kyi
07 Covering the Rohingya: Separating fact from fiction
08 The Rohingya in Myanmar: How Years of Strife Grew Into a Cri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