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島人成功減少青少年藥物濫用的情形,其他地方也有可能成功嗎?

by:泥仔
19482

在冰島,青少年抽菸、喝酒、吸毒的情況在這 20年有了顯著下降,這也讓人好奇,冰島政府究竟是如何辦到的,類似的方法又有沒有辦法適用在其他國家上呢?

post title

圖中的一名男子在吸了雪茄後,用鼻子噴出了「來一根」的訊息。一名美國學者認為,你會吸食什麼樣的毒品,跟你當下想要怎麼面對壓力有關,而之所以會讓人想要持續使用,則跟大腦作用有關係。

Photo: Wellcome Images

20年前  那些直撲你面前的醉漢

談起 20年前的冰島,在雷克雅維克大學(Reykjavik University)任教的冰島心理學家亨森(Gudberg Jónsson)說:「每到周五晚上,就一大群醉醺醺的年輕人直撲你面前,讓你沒辦法出門。」

不過情況到現在已經獲得大大改善,面對這樣的改變,現在同樣在雷克雅維克大學任教的美國心理學家繆克曼(Harvey Milkman)可說是一切的推手。

成癮源自尋求大腦化學作用

1970年代,還在美國的繆克曼在研究「人們為什麼持續使用毒品(如海洛因、安非他命)」時,認為人們會成癮於大腦化學作用改變的感覺,特別是當一個人進行刺激、緊張的活動(如喝酒、飆車、犯罪、性愛、美食、花錢)的時候,大腦化學作用改變的情況就會發生。

主動提供健康的刺激活動

因此繆克曼想到,既然如此,為何不主動提供一些既可以改變大腦化學作用,又與毒品無關的活動呢?

post title

一名女士走過充滿冰島小孩照片的牆面。面對 20年前,冰島青少年使用毒品、菸酒的狀況,政府、學校都希望可以改善現狀。

Photo: Helgi Halldórsson

不是要矯正  是讓他們上課

1992年,在美國政府的支持下,繆克曼的研究團隊找來一些有吸毒、犯下輕微罪刑的 14歲青少年,不過比起說要「矯正」他們,繆克曼提供了一些他們想要學習的活動,像是音樂、跳舞、畫畫、武術等。此外,研究團隊也提供他們像是提升自信、增進互動技巧等生活技能的訓練。

繆克曼指出,毒品教育老是行不通,是因為人們從來不會專心聽課,而且他們真正需要地是改善生活的能力。

有防毒課程  但不怎麼管用

當時繆克曼也獲得冰島邀請,把這一套計畫帶到這個北歐島國。

冰島大學的學者辛芙杜蒂(Inga Dóra Sigfúsdóttir)回憶道,當時冰島有很多「毒品很危險,不要碰」的杜絕毒品課程,但是大多不怎麼管用,1992年,繆克曼針對 14-16歲冰島青少年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更是充滿警示訊息,因為全國有 25%的青少年每天都會抽菸,超過 40%的青少年在過去一個月都曾經碰過毒品。

post title

休閒活動對現在的冰島年輕人來說是不可或缺的一環,但是在 20年前並不是如此。

Photo: Dave Imms

鼓勵大家多多出去玩

於是在冰島政府的支持下,「年輕人在冰島」的全國性計畫開跑了,冰島人在放學後有各式各樣的課後活動可以選擇,學校也鼓勵他們在周末多從事一些休閒活動,如果是經濟狀況不允許的家庭,政府也會提供補助。

孩童宵禁令、未成年不得買酒

法律上也出現改變。新法規定未滿 18歲的青少年不得購買煙草,未滿 20歲的青少年則不得購買酒精飲料,與煙草、酒有關的廣告同時也遭到禁止。直到現在仍有效用的法律則是宵禁令,根據規定,年齡介於 13-16歲之間的青少年在冬天超過晚上 10點後就不能出門,夏季的時間則是晚上 12點。

鼓勵家庭之間的互動

此外,家長也被要求花更多時間,更認真地陪伴孩子,像是在晚餐時間聊聊他們的生活、瞭解孩子最近又交了什麼朋友等等。

近20年來效果顯著

「年輕人在冰島」在推行後確實獲得了顯著的成果,根據統計,在 15-16歲就會飲酒的青少年從 1998年的 42%掉到 2016年的 5%,會使用大麻的人數從 17%掉到 7%,至於每天抽菸的人數則從 23%掉至 3%。

post title

2013年 2月在冰島首都雷克雅維克,人們在結凍的冰湖上行走著。一個社區能有多少資源來確實執行計畫、公眾有沒有強烈想要改變現狀,都是計畫能否成功的問題。

路透社

十年前開始推廣計畫  真正實行的不多

從 2006年開始,來自繆克曼的研究團隊席夫森(Jón Sigfússon)以「年輕人在歐洲」計畫,把冰島模式推廣到歐洲其他國家,目前他們已經針對 17個國家內共 35個地區進行一樣的問卷調查,也會針對調查結果提供一份適合當地的計畫。

然而,席夫森指出,大部分地區都沒有真正把計畫付諸實行。這可能是因為他們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社區出現問題,或是比起把錢花在防患未然,有關單位更寧願把預算花在後續治療上。

其他國家適用嗎?

不過「冰島模式」真的在其他區域推行了,也能獲得一樣的成功嗎?

雖然繆克曼深信是這麼回事,立陶宛城市考那斯(Kaunas)、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Bucharest)在推行相關計畫後也獲得顯著成果,不過繆克曼承認,國家與市民責任之間的平衡是在推行計畫時很重要的問題,他說:「(對整個國民來說,)你想要給予政府多少控制權來管理你的小孩?政府干預人們怎麼生活會是太超過的事情嗎?」


編註:本文綜合彙整自原文 “Iceland knows how to stop teen substance abuse but the rest of the world isn’t listening”,該篇報導使用創用CC授權4.0版,允許重新發布編排。對完整原文有興趣的朋友,可造訪原文網頁。

延伸閱讀:《「大家都講英文」 冰島語未來令當地人憂
10個讓澳洲成為「保母國」的法律
不是毒品讓人上癮 而是孤單讓人選了毒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