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不要舔科羅拉多河蟾蜍」 國家公園管理局關心您的健康

童話故事《青蛙王子》,被公主親吻的青蛙變成了王子;台灣電視劇《王子變青蛙》,落水王子被人工呼吸後卻失憶變成了青蛙;而在美國國家公園,親吻科羅拉多河蟾蜍的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2022年11月,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的FB發布了一則貼文「正如我們所說,不管你在國家公園看到香蕉蛞蝓 (Banana slug)、沒看過的香菇,還是夜深人靜時眼睛閃閃發亮的大蟾蜍,請都不要舔,謝謝。」

這個警告絕非「純屬娛樂」,如果親吻了科羅拉多河蟾蜍(Colorado River toad),很可能會危害你的健康。

文章插圖

狗狗也愛舔蟾蜍

就像小時候,會被教導不要隨便把東西放到嘴巴裡一樣,因為你永遠不會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根據澳洲媒體報導,甘蔗蟾蜍(Cane Toad)在1935年作為外來入侵種被引進澳洲,從當初的3千隻,急速繁衍至2億隻,對當地造成極大的威脅。不是因為牠們會吃掉別的物種,而是所有物種都不想要吃牠們。

當甘蔗蟾蜍感受到威脅時,牠們會從頸部腮腺分泌出有毒的物質,而這種毒素具有致幻性。由於狗在發現蟾蜍時,會下意識地舔或咬牠們,毒素便會快速進入的體內,進入「迷幻世界」,輕微導致口吐白沫、頭暈、痙攣,嚴重的話很有可能會直接導致死亡。

蟾蜍毒液=迷幻藥!?

狗或許很難控制自己的貪玩,但為什麼人類也要跟著舔蟾蜍?原因很簡單,科羅拉多河蟾蜍分泌出的毒液,與迷幻藥5-MeO-DMT擁有相同的成分。

舔蟾蜍可以達到產生幻覺的效果,早從1959年開始就發現南美洲的印地安人,會從植物、蟾蜍提煉出致幻生物鹼到鼻菸裡。1960年代後期享樂主義盛行,嬉皮(Hippie)會直接舔舐蟾蜍的表皮的毒腺,達到心靈上的解放。

而近年,5-MeO-DMT開始在歐美年輕人之間大受歡迎,美國目前將其列為A級管製藥品。因為可以放大人類的中樞神經,又被稱為上帝粒子(God molecule)。

文章插圖

珍惜生命,請向科羅拉多河蟾蜍說「不」

美國國家公園管理局的警告,絕對不只是玩笑。報導指出,雖然5-MeO-DMT可以從科羅拉多河蟾蜍提煉而出,但如果直接舔食的話,會立即出現嘔吐、頭痛和胸痛等中毒狀況,嚴重者同樣會直接死亡

科羅拉多河蟾蜍,是目前唯一已知可製作成迷幻藥的蟾蜍毒液。現今北美最大的蟾蜍、長度可達18公分,主要分布在美墨交界索諾拉沙漠(Sonoran Desert)。 因為具有突出、可分泌強烈毒素的腮腺,不管是抓起蟾蜍或是讓毒素進入口中,都有可能讓人類生病。牠們大部分時間都躲在地底下,夏天雨季開始交配,在小水池中產卵,一個月後會從蝌蚪孵化成蟾蜍。

1960年代,一位義大利藥理學家發表一份蟾蜍皮膚的化學分析,開啟了德州一名研究員Ken Nelson大膽的實驗計畫。他透過類似像擠痘痘的「擠壓」方式,獲取蟾蜍脖子上的毒液,他發現只要將毒液蒸發,就可以消除其毒性,最後再將毒液乾燥成晶體,地球上最強的迷幻劑,就此產生。

前世界重量級拳王泰森(Mike Tyson)、美國總統拜登的兒子杭特·拜登(Hunter Biden)、知名主持人克里斯蒂娜(Christina Hall)都曾公開表示是蟾蜍毒液的愛用者。吸食科羅拉多河蟾蜍提煉而成的毒品後,會產生強烈的幻覺和幻聽,且「毒效」在幾秒鐘內就會發作。但對於新手來說可能會產生高血壓心跳和心率過速、換氣過度等狀況,嚴重者甚至有生命危險。DQ提醒您,以身試毒,一點都不Cool。

文章插圖

不種大麻改偷蟾蜍?

2015年,一名墨西哥醫生Octavio Rettig在YouTube上傳一部<Getting High with a Hallucinogenic Toad Prophet>影片,紀錄他在墨西哥社區推廣科羅拉多河蟾蜍毒液的過程,影片上傳至今已累積384萬點閱率。2007年美國密蘇里州一名青年,因為飼養科羅拉多河蟾蜍,並舔舐其毒液獲得快感而遭到警察拘捕,現在羅拉多河蟾蜍已無法在大部分寵物店購買。該毒液在美國被列為非法毒品,因此許多吸食者會到墨西哥試圖合法取得。

現在,「蟾蜍盜獵」成為日益嚴重的新問題,1970年後就曾因過度捕獵讓科羅拉多河蟾蜍自加州絕跡;2006年墨西哥州將其列為受威脅物種。雖然野生科羅拉多河蟾蜍的數量有下降的趨勢,但尚未被美國和墨西哥列入瀕危或受威脅物種。爬蟲學會主席Robert Villa則表示,「蟾蜍是為了防禦才分泌這些物質,那是牠們感到壓力和被傷害的情況下。最終,人類是以犧牲另一生物作為代價,作為自我藥療。」

文章插圖

文章功能

comment 1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