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殺炸彈客在想甚麼?

by:阿咖
20935

台灣新聞偶爾播到中東消息時,我們常聽到「自殺炸彈客」幾個字,這些為了追求理想、實現真理的人們,是受到甚麼樣的感召?如果沒有成功引爆,他們又怎麼自處?近日美國媒體深入報導了巴基斯坦以及阿富汗未爆炸彈客們的故事。

post title
路透社

親戚引薦
高爾可汗(Gul Khan)是位18歲的大學生,他正在巴基斯坦接受「復健」,他要復原的地方並不是身體上的創傷,而是心理上的扭曲,因為日前他正準備衝進當地一所大學把自己炸掉,幸好巴基斯坦軍方及時阻止了他。
 
可汗(報導中皆為假名)對BBC的記者表示,他在某天返鄉時,親戚引薦了武裝份子給他認識,就這樣,在他的父母毫不知情的情況下,可汗就加入了武裝組織,並開始接受訓練。
 
另一位阿里(Mubarak Ali)也對記者說到自己的經歷,他在大學校門外認識了一位神秘的人士,那位人士對阿里說,要是他能參加聖戰,就可以上天堂,於是阿里被說服成了炸彈客。


照片中是阿富汗當地的國家安全理事會中的收容所( National Directorate of Security),曾是炸彈客的人正在收容中心的圖書室中找書。

post title
路透社

收容人正在研讀經文,他們在一心當炸彈客時、為「聖戰」奮鬥時,都相信這些作為可以讓他們上天堂。進到收容中心、接受中心的講課後,才知道武裝份子對他們描述的世界不過是想要說服他們的一種說法罷了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炸掉大學進天堂
接受訪問時,可汗對記者說「他們(武裝份子)會用講課的方式告訴我們,根據伊斯蘭的律法,現在正是要對抗政府、發起聖戰的時刻;我失去理智開始相信他們說的。我聽了3個月的課」
 
「他們(武裝份子)說,女性在大學受教育,這違背了伊斯蘭的教導,如果女孩們繼續接受教育的話,她們就會變得有權力,這就會毀壞我們的信仰中心。所以我就想如果我把大學炸掉的話,我就可以進天堂了。」可汗說
 

post title
地球圖輯隊

阿富汗以及巴基斯坦地區近年來都傳出派系衝突、炸彈客釀成嚴重死傷的消息

Getty Images

艱難的工作
自殺炸彈的攻擊一直是巴基斯坦、以及鄰近的阿富汗等國的頭痛的問題,自殺攻擊將釀成嚴重的死傷,美國Daily News 13號報導中就談到,比起2010年,阿富汗在2011年時就有431位市民因為炸彈攻擊死亡;自殺炸彈已經成了第2大造成市民和軍人死亡的原因,致死率僅次於路邊炸彈。

照片中是2009年時一名塔利班組織的炸彈客,他在引爆後身亡,並在當時釀成19死54傷的嚴重傷亡。軍方人員正把血肉模糊的他抬到司法部外。

post title
Getty Images

兩條遏止炸彈客的路
阿富汗官員法索(Ahmad Javid Faisa)對Daily News的記者說,「遏止自殺攻擊是很困難的工作...目前只有2條路可走,首先,我們要有優異的資訊維安人員,藉由滲透到塔利班組織中取得炸彈客的資料;再來,我們要讓家長們知道保護孩子遠離敵人的利用。」

照片中是受到炸彈波及的阿富汗市民,在醫院痛苦底摀住臉

 

post title
路透社

重獲新生
BBC介紹到位在巴基斯坦的「復健」中心,報導訪問了中心的人員,他們表示會評估能進入復健課程的炸彈客,如果炸彈客自覺後悔想改過,復健中心就會進一步協助他們;目前,這間中心已幫助了71位青年回到社會上。
 
中心的設施,主要由提供職業訓練的教室、籃球場、電視娛樂廳、以及清真寺組成,也有派駐溫和的神職人員協助,讓炸彈客們了解自殺在伊斯蘭教義中是不可饒恕的行為。曾是炸彈客的青年們,多半在「結業」時可以習得水電工、或泥水匠等一技之長,復健學校也會提供一小筆錢讓他們重新展開生活。
 
BBC訪問到前炸彈客拉西穆拉(Rahimullah),他是第一批從復健中心結業的學生,他現在在巴基斯坦當地開起了裁縫店,也會經營房地產;拉西穆拉說「我在中心學到了裁縫,然後我在這邊開了裁縫店,現在我也開始擴張我的生意了,我多雇了一名幫手來幫我經營裁縫店和房產。我每個月都有不錯的收入。」


照片中是阿富汗收容中心的前炸彈客們,他們正在接受神職人員講授伊斯蘭教義

post title
路透社

正在收容中心籃球場運動的收容人們。

古人云「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對我們大部分人來說,每天都有新事物和體驗等待挖掘,時間都快不夠用了,又怎會選擇走上自我了斷的路,但對中東地區資源缺乏的人們來說,武裝分子成了他們另種生命出路,在武裝份子的灌輸下,炸彈帶來的疼痛、或是害怕早已無法阻擋他們對理想國的追求,就算炸得血肉模糊,只要能實現打倒美帝主義、進入「天堂」,「小我」的犧牲顯得無足輕重。
 
接受BBC訪問的可汗對未來充滿希望,他說「在我的村落中,那邊沒有學校、沒有醫院或是電力,人們的想法都偏頗了,他們覺得政府對他們不好,所以他們就成了武裝份子的獵物」、「我現在會試著和村子中的青年說他們要遠離暴力的道路,然後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家人和珍惜自己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