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到才算數 為什麼觸覺給人安心感?

by:徽徽
11840

你有沒有過明明看到鑰匙在包包裡,但還是要伸手去摸一摸才安心的經驗呢?觸覺和其他感官相比,似乎可以帶給我們更多安心感,這一次,倫敦大學哲學研究所副主任兼感官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德洛伊絲(Ophelia Deroyis)要告訴你這是怎麼一回事。

post title

你有睡覺一定要抱著的「安心毯」(safe blanket)嗎?摸著手中的毯子就能安心入眠,這背後的原因和人對觸覺的那一份特殊感情有關。

Photo: Michal Bar Haim

不祥的幻象,你只是一件可視不可觸的東西嗎?

《馬克白》(第二幕,第一場),莎士比亞

虛擬實境的世界  摸不到也抓不著

隨著虛擬實境裝置上市,它們和馬可白的話互相呼應:虛擬實境的世界可能看起來或聽起來是對的,但你摸不到也抓不著。你看到桌上有一把匕首,你可能會想去抓它,但你的手只會穿過空氣,留下一種事情不那麼真實的幽靈感。

摸不到的物品令人無法相信,所以現在下一步就是把觸覺整合到新科技中。但是,為什麼對馬克白和我們來說,觸覺這麼重要呢?觸覺帶給了我們什麼視覺沒有的東西嗎?

post title

對銷售人員來說,如果眼前的顧客不知道要不要買,或許讓他們摸一摸商品就能做成生意。

路透社

觸覺確保我們對現實的認識

失去整個感覺可能會令人覺得困擾,但失去觸覺可能會比失去像味覺之類的感覺帶來更糟糕的下場。和諺語「眼見為憑」相反,是觸覺確保了我們對現實的認識,日常生活中我們知道觸覺是一種「事實確認」(fact-checking)的感官。

摸一摸就會買

這種狀況問銷售人員最知道:如果客人猶豫要不要買,把產品拿給他們摸一摸很可能就能做成生意。我們都喜歡在包包裡摸到皮夾的感覺,即使我們早就知道它在包包裡。就算有無數的告示牌要參觀民眾不要碰展品,展場保全仍然不時得禁止人們去碰脆弱的雕像和畫作。究竟,觸覺帶來了什麼視覺早就告訴你的事?

post title

圖為正在閱讀的英國文學家和字典之父塞繆爾·詹森,相信許多人都是從這張圖片認識他的。

Photo: Joshua Reynolds

觸覺比較客觀

一直以來在哲學的回應上,都同意觸覺比其他感官還要客觀。

用踢石頭來駁斥

舉例來說,當英國字典之父塞繆爾·詹森(Samuel Johnson)想證明愛爾蘭哲學家喬治·貝克萊(George Berkeley)認為物體不存在這件事有多荒謬時,他對著一顆大石頭踢了一腳,然後高興地宣布:「我用這樣的方式來駁斥。」光是指出物體的形狀是不夠的,詹森認為觸覺不容質疑。透過碰觸物體帶來的阻力,能夠提供我們這件東西在這裡的感覺,一種這件東西獨立於我們的感覺。

依周遭環境而定

但是,觸覺真的是「現實的感覺」嗎?當然不是,觸覺並沒有帶給我們比其他感覺對現實更好或更直接的管道。

拿物體的形狀、材質或大小來說,無論觸覺有沒有提供我們比視覺來得更正確的資訊,都得看周遭環境而定。有時觸覺比較好,有時則是視覺。

post title

「眼見為憑」不一定是正確的,同樣的,觸覺體驗到的感受也不一定就是真相,只不過我們比較不常聽到觸覺幻覺的出現。

Photo: Sebastian Abbruzzese

真實可以用摸的?

此外,我們有可能會受到觸覺讓人「直接」碰觸真實的這種印象給誤導:事實上,碰觸的過程是受到高度中介的,並且仰賴預期還有下意識的推論。觸覺甚至比其他感覺還要複雜,所以我們的認知和其他感官體驗有很多方式會導致錯誤結論。

觸覺也會出現幻覺

觸覺至少跟視覺一樣會出現幻覺,我們只是比較不常聽到有觸覺幻覺的出現。就拿一個例子來說好了,許多人對手機上的按鍵事實上在按下時沒有移動這件事感到驚訝,這種有感是靠著振動來創造,藉此騙了大腦,讓大腦推斷有東西被按下的感覺。你只要把手機關機,然後重複一下按壓的動作就知道,你會發現手機表面一動也不動。

為什麼我們相信觸覺?

如果觸覺和視覺相比沒有什麼優勢,而且也會受到幻覺影響,為什麼我們還這麼相信觸覺呢?如果觸覺沒有提供我們對這個世界更直接或更客觀的理解,我們要如何解釋觸覺帶給人這種普遍的感覺?

帶給人一種安心感

在觸覺上,有個重要的面向常常被忽略,那就是觸覺比視覺在心理上更能帶給人一種放心的感覺。觸覺不一定能帶給我們比較好的經驗,但觸覺總是會讓我們對所經驗到的事物感覺更好。即使我們可以看到鑰匙就躺在包包裡,但我們還是要去摸一摸才能感到更安心。

post title

明明就看到鑰匙和皮夾一起躺在包包裡,但你還是受不了要摸一摸才能心安嗎?

Photo: Yamanaka Tamaki

最不會騙人的感官

某些事物一開始看起來近乎迷信,但背後可能有很深層的原因。觸摸帶給我們的安心感,對我們的認知生活來說意義更特別。

法國哲學家笛卡兒(René Descartes)提到,我們透過觸摸得到的證據比較難拋棄,他在 1633年出版的《世界》(The World)一書中寫到:「在我們所有的感官中,觸覺被認為是最不會騙人和最讓人安心的感官。」我們可能記得在聖經故事裡多疑的門徒湯瑪斯(Thomas),他必須碰到耶穌的傷口才相信眼前站著的人就是耶穌。

再去關一次水龍頭

湯瑪斯的故事告訴了我們一件重要的事情,當我們其他感官和認知創造出一個高度不確定的狀況時,靠著觸碰來確認和這息息相關。

強迫症患者出於不安的關係會不斷觸碰東西,即使他們可以看到這些東西也一樣:他們會回頭再去關一次水龍頭,即使他們可以看到或聽到水沒有繼續再滴。另一項研究顯示,當人們在和圖像使用者介面互動時,介面上展示了摸不到的物品會讓人感到焦慮。觸摸帶給人安心感,知道某些東西摸不得會讓人焦慮。

post title

相較於視覺,觸覺給人一種更積極主動的感覺,當嬰兒在探索世界時,也常常會透過觸覺來認識這個世界。

Photo: Hal Gatewood

和自信心有關

現在,我們想了解為什麼觸摸會帶給我們更多確定感?這句話和認知科學不一致。

我們的確定感得靠追蹤確定這回事而來,所以當我們覺得觸覺比視覺更值得信任時,當下遇到的情況應該是觸覺能提供比視覺更正確的資訊,但這點解釋不了多疑者湯瑪斯、強迫症患者和虛擬實境使用者的態度。

觸覺帶給我們安心感和正確感背後的原因可能更深更廣,和構成我們自信心的主觀感受有關。

感到積極  更能主導大局

相較於視覺,我們之所以更相信觸覺,有可能是因為我們透過觸摸在探索事物時,感到更積極且更能主導大局。這是一種主觀的印象,雖然我們在看東西時,也是主動地去轉動我們的眼球,但當我們用手觸摸物體表面時,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我們對摸過的物體比較有信心:我們相信自己主動收集和抽樣的證據,而非被動地接受它。覺得「我們自己做了這件事」,我們會更覺得這件事更值得信賴。

就像嬰兒探索世界

在這樣的例子中,或許有更基本和更訴諸情感面的東西在流動,或許和新生兒去體驗他周遭的事物有關。這就像是我們緊緊抓住了這個世界,而非探求這個世界的知識。

我們可能會覺得透過觸碰附近有形的物體,我們能得到更好的資訊,但或許只不過不小心透露了我們對安心感的基本需求。


編註01:地球圖輯隊精選評論文章,希望能幫助網友從多面向思考。作者德洛伊絲(Ophelia Deroyis)是倫敦大學哲學研究所副主任兼感官研究中心資深研究員,長年深耕心靈哲學和認知神經科學的領域。
編註02:本文綜合彙整自知識研究網站aeon上原文"Why you need to touch your keys to believe they’re in your bag",該篇文章使用創用CC授權4.0版。對完整原文有興趣的朋友,可造訪原文網頁。

延伸閱讀:《虛擬實境中的性騷擾算數嗎?
空汙讓「鼻子快壞掉了!」 但人沒了嗅覺會怎麼樣嗎
喜歡獨處、討厭大聲 你是高敏感一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