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舉行」的婚禮 印度比哈爾邦的綁架新郎現象

by:泥仔
15395

上周,一支以「強迫結婚」為名的影片,紀錄下一名印度男子被迫和一名女子舉行婚禮,雖然他在過程中不斷哭泣,但是女方的親戚一直安撫他、說服他完成整個儀式。這支引起瘋傳的影片也讓人注意到,在一些家庭支付不起高昂嫁妝的情況下,所延伸出的一種不合法、卻被默許已久的結婚方式。

post title

圖為一張 1800年繪製的圖畫,紀錄下印度婚禮的其中一個片刻,圖畫中左上角、坐在帳棚內的即是新娘。

Photo: wiki commons

本來去看朋友  輾轉遭到綁架

今年 29歲的庫馬爾(Vinod Kumar)是一名鋼鐵工廠的工程師,當他到比哈爾邦(Bihar)城市巴特那(Patna)參加朋友的婚禮時,一名自稱是雅達夫(Surendra Yadav)的男子說服他到以東 80公里的城鎮莫卡梅(Mokama)作客,結果他就在莫卡梅被一群人綁架到Pandarak,而雅達夫隨後就強迫庫馬爾跟自己的妹妹結婚,一個他素未謀面的女性。

當庫馬爾表明不想要結婚時,一名新娘的親戚甚至拿槍脅迫他就範。

當地警方:不在職權內

另一方面,在庫馬爾沒有依原定時間回家時,就已經引起庫馬爾一家擔憂;隨後他們接到一通不知名電話,聲稱庫馬爾已經被「強迫結婚」(Pakadua Vivah,英譯forced marriage)了,然而,當庫馬爾的家人向Pandarak當地的警方尋求幫助時,卻被警方以「不在轄區範圍」為由拒絕,一直到庫馬爾的家人向巴特那高級警司(Patna Senior Superintendent)求援才成功把庫馬爾救出。

post title

2017年 2月,一名打扮成猩猩的表演者經過了一群準備要參加集團婚禮的穆斯林新娘。

路透社

當事人一狀告法院  警方要查清楚

現在,庫馬爾也向首席司法裁判法院(ACJM)提出訴狀,要求法庭將計畫綁架、強迫婚姻的人們定罪,他也請法庭採取嚴厲的手段,讓這種「邪惡和十惡不赦的習俗」不會再發生。此外,他也指控當地警察在整件事上不僅毫無作為,而且還和綁架他的人相互勾結。

巴特那高級警司也出面表示,他們除了會針對庫馬爾的指控進行調查,也會對警察的職權劃分再進行討論。

女方強調不是綁架

然而,女方家人雅達夫跳出來說庫馬爾的指控缺乏基礎,他強調雙方的家庭已經認識超過 10年,而這起婚事是自從庫馬爾的父親覺得自己來日不多後,從去年開始策劃的。

至於被控毫無作為的Pandarak警察局,其負責人維許卡馬(Prabhakar Vishwakarma)則反駁道:「我們請男孩的家人到城鎮莫卡梅報案,只是因為據他們所說,綁架案是在那裡發生的。」

post title

在 2005年的德里,要送給男方的嫁妝一字排開地展示在平台上。

Photo: Jorge Royan

2016年有三千起

根據官方統計,在 2016年至少發生了 3,075起新郎綁架事件、2015年發生 3001起、2014年則是 2,533起,而且大部分的婚姻都被視為有效。

之所以會出現這個現象,有很大一部分與印度的嫁妝傳統脫不了關係。

付不起嫁妝衍生的問題

在論及婚嫁時,印度社會期待女方準備大量的物品、金錢,作為男方願意讓兒子與對方結婚的條件。這樣的習俗已經被視為非法,但在印度卻還是非常普遍。

而對一些比較貧困的人家來說,當他們沒辦法支付大筆嫁妝,直接綁架男性——通常是年輕的男孩——就變成比較容易的事,而且在事成後,他們就只要支付相對低廉的嫁妝即可。有的家庭甚至會雇用犯罪組織來進行綁架。

post title

2017年 8月在比哈爾邦的村落,受到淹水影響的民眾正在等待救援。

路透社

不合法  但是照樣做也沒問題

雖然「強迫結婚」已經被明訂為非法手段,被制裁的人卻不多,巴特那大學的社會學教授查(Hetukar Jha)便說:「由於和解的可能性非常高,所以大多數人不會在意這件事是否合法。男方的家人一開始會非常憤怒,不過他們當下能做的也不過是提高嫁妝要求。」

當地的社會科學家古帕塔(Saibal Gupta)則補充,由於離婚在社會上普遍受到汙名化,所以這類婚姻方式才會如此廣泛地被接受或隱忍。

《今日印度》指出,有些村落的神職人員還會幫這類婚姻舉辦儀式、頒發結婚證書。整個風氣都顯示為什麼有些家庭會願意以綁架他人的方式來成就一椿婚事。

這裡的經濟狀況一直不好

至於文中一開始提到的比哈爾邦與鄰近地區一直是「強迫婚姻」案例非常頻繁的地區。這也與比哈爾邦的經濟狀況息息相關:一直到現在,比哈爾邦仍然基礎設施發展不足、識字率低落、官員腐敗,人們也普遍處在貧困的窘境,事實上,它也一直被官方視為「印度最貧窮省」 之一。

在這支 4分鐘的短片中,紀錄下比哈爾邦「強迫結婚」的情況,在影片末端也談到除了新郎,對新娘來說,她也是從此被迫和一名從沒見過的男子一起生活,而且男方的家人可能也不想看到她。

希望未來可以擺脫這一切

雖然「強迫結婚」的例子偶爾還是會出現「一開始百般不願,但逐漸吸引,最後一起幸福地成家立業」的故事,但這也導致許多相敬如「冰」、不論哪一方都不情願的夫妻。

今年 47歲的賈哈(Brahmanand Jha)在 22歲被迫和黛薇(Munni Devi)結婚,兩人現在雖然過得很好,也已經有 5名小孩,不過他們均同意「強迫結婚」是糟糕的一件事。

賈哈便說:「社會應該盡早擺脫這樣的習俗。」黛薇則補充道:「這從來不該發生。每一個人都應該要有機會來選擇他/她的伴侶,這不該強求。」

直到整個社會改變他們的價值觀,不然像『強迫結婚』這種弊端就只會一而再、再而三地摧殘這些男孩和女孩的人生。

巴特那大學社會學系主任  普薩(Dharmshila Prasad)

上線時間:2018/01/09
增修時間:2018/01/09、11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