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上已經沒有野馬了?讓DNA結果告訴你

by:時時
8395

棲息在中亞的普氏野馬,因為不曾被馴化,而被譽為地球上最後的野馬。但在最新的研究中發現,普氏馬不再是野生種了。

post title

圖為在塔欽塔國家公園(Takhin Tal National Park)的普氏野馬。普氏野馬被認為是世界上僅存的野馬,但最近有研究團隊發現普氏野馬其實不是野馬。

路透社

地球上最後的野馬

在過去,普氏野馬(przewalskii horse)被視為世界上僅存的野馬,因為普氏野馬不曾被人類馴化。

但最近有研究發現,普氏野馬的祖先是波泰馬(Botai horse),但波泰馬是目前已知最早被人類馴化的馬,這讓普氏馬不再「野生」。

波泰馬是現代馬的祖先

考古學家發現,距今 5,500年前住在北哈薩克的波泰人(Botai people)是目前已知最早馴養馬的人。因為考古學家從波泰人生活的遺跡中挖出馬具和殘留馬奶的鍋子,這意味著當時的人們已經懂得使用馬作為交通工具,也會把馬奶當作食物來源。

因此,這種和波泰人一起生活的馬,也就是波泰馬,被認為是現代馬的共同祖先。

post title

一隻普氏野馬在塔欽塔國家公園的草地上跳躍著。塔欽塔國家公園在蒙古西南方的布爾干省(Bulgan),是大戈壁保留區(Great Gobi B Strictly Protected Area)的一部分。

路透社

從DNA來找答案

為了要找出波泰馬與現代馬之間的關係,丹麥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al History Museum of Denmark)的遺傳學家奧蘭多(Ludovic Orlando)和他的團隊分析了 5,000年來生活在歐洲和亞洲共 88匹馬的DNA。

分析基因序列

研究團隊以哈薩克北部的波泰地區和克拉斯尼亞爾(Krasnyi Yar)的考古研究為基礎,因為在這兩個地方都有發現把馬當作家畜的證據。

研究團隊再以這兩處挖掘出來的馬齒和馬骨為基礎,和 20匹波泰馬、分散於歐亞大陸的 22匹馬進行基因序列的分析。

post title

2012年,在蒙古西南部塔欽塔國家公園裡的一群普氏野馬。普氏野馬原先被認為是野生馬,但在最新的研究中發現普氏野馬是最早被馴化的波泰馬後代,這也讓普氏野馬從野生種變成了「野化」的馬。

路透社

波泰馬不是現代馬始祖

研究團隊比較了新發現的古代馬基因序列,和之前已經有團隊研究出來的 18匹古代馬和 28匹現代馬的DNA序列。

研究結果發現,過去 4,000年的馬在DNA的相似度上和波泰馬不到 3%,這意味著現代的馬的始祖和波泰馬並不一樣,在古代應該有其他尚未挖掘出來的馬才是現代馬的祖先。

普氏野馬並不是「野生種」

結果也發現,被認為是地球上僅存的野馬:普氏野馬(przewalskii horse)其實是波泰馬的後代。

但波泰馬,也就是普氏野馬的祖先,是目前已知最早被馴化馬。這也間接地指出普氏野馬並不是「野生種」,而是「野化」的馬。

post title

2017年,一隻普氏野馬從柵欄裡被放出來。普氏野馬被列為瀕危物種,在經過復育之後,工作人員會將普氏野馬送回原生地。

路透社

地球上沒有活著的野生馬

論文的共同研究者,也是美國堪薩斯大學(University of Kansas)生物多樣性研究所的研究員歐森(Sandra Olsen) 對於研究結果一方面感到驚訝,同時也感到難過。 她說:「這結果告訴我們,現在在地球上並不存在活著的野生馬。」

遺傳學家奧蘭多也表示,研究團隊接下來該從別的地方尋找現代家畜馬的起源了。

post title

2016年,俄國總統普亭(右二)正在餵普氏野馬吃東西。這些普氏野馬在吃飽之後,即將回到俄國奧倫堡(Orenburg)的野馬保留區生活。

路透社

瀕危的普氏野馬

普氏野馬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上被列為瀕危物種(endangered species)。

根據《維基百科》,瀕危物種指的是因為濫捕、盜獵、環境破壞、數量稀少等因素,其野生種很可能在近期滅絕。

現在只剩2,000匹

普氏野馬的特徵是腹圓、腿短,毛色從紅棕到米色,在史前時代分布於中亞、歐洲和中國。到了 1969年,普氏野馬曾經被宣判所有野生種已經絕種,在導入復育計畫之後,現在仍只有 2,000匹左右。


延伸閱讀:《用千年DNA 理解貓咪如何征服全世界
喜憂參半 國際組織更新極危動物清單
研究:馬知道你正在生氣

參考資料:
01 Ancient genomes revisit the ancestry of domestic and Przewalski's horses
02 How DNA Proved Wild Horses No Longer Exist
03 The last wild horses aren't truly wild
04 Ancient DNA upends the horse family t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