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治理的義大利」選出懸峙國會 民粹主義席捲全國

by:徽徽
7263

隨著義大利國會大選結果出爐,民粹主義和右翼政黨表現強勁,反映出了飽受移民和經濟問題所苦的義大利社會。

post title

義大利選民看著眼前的政黨海報,盤算要投哪一個政黨才能改善國家經濟,讓生活更好過。

路透社

懸峙國會怎麼辦?

周一(5),義大利國會大選結果出爐,沒有任何一個政黨得票率超過 40%取得絕對多數執政,導致出現「懸峙國會」(hung parliament)的局面,要如何籌組聯合政府將是義大利接下來的挑戰。

「五星運動」年輕民粹政黨出線

而在這次大選中,表現最亮眼的要屬年輕的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5-Star Movement,M5S),他們代表的歐洲懷疑主義讓他們獲得多數義大利選民的支持,成為本次選舉中得票率最高的政黨,總共獲得 32.22%的得票率。

傳統大黨滑一跤

以 18.9%的得票率緊追在M5S後的是現任執政黨——走中央偏左路線的民主黨(Democratic Party),再來是得票率為 17.69%、反移民的北方聯盟黨(Northern League),和得票率為 13.94%,由前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 帶領的義大利力量黨(Forza Italia)。

「無法治理的義大利」

面對大選結果,義大利總理兼民主黨黨魁的倫齊(Matteo Renzi)據傳會下台負責,同時,義大利政壇將上演民粹主義政黨和右翼政黨互爭組聯合政府權利的場面,而這也讓義大利日報La Stampa以「無法治理的義大利」形容這一團混亂。

post title

圖為民粹主義政黨「五星運動」的黨魁迪馬尤(Luigi Di Maio),今年只有 31歲的他十分受到年輕選民的歡迎。

路透社

獲得年輕選民的支持  脫離傳統政治光譜

而說到這次大選中得票率第一的M5S,這個政黨獲得龐大的網路世代支持,2009年才由喜劇演員格里羅(Beppe Grillo)成立。主打歐洲懷疑主義、民粹主義和環保的他們脫離過往右翼和左翼的政治光譜,讓選民耳目一新。

渴望改變的氛圍  邁入不確定期

羅馬國際社會科學自由大學政治系教授達利蒙提(Roberto D’Alimonte)說:「這次的大選反映出社會上有一股非常渴望改變的氛圍,我們正在進入未知的領域,因為『五星運動』太不一樣、太不傳統了。我們將會進入一段很長的不確定期。」

post title

一名抗議人士戴著前義大利總理貝魯斯柯尼(Silvio Berlusconi)的面具站在羅馬競技場前,他反對貝魯斯柯尼帶領的右翼政黨義大利力量黨。

路透社

可能出現極右派領導人

另一方面,在同屬右翼路線中,極右派政黨北方聯盟黨打敗了走中間偏右路線的義大利力量黨,這背後代表了要是右翼政黨共組聯合政府,他們推選出來的總理一定是一名極右派總理,而這人很有可能是北方聯盟黨的黨魁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屆時他將成為西歐國家自二戰以來首位極右派領導人。

重塑歐洲國家政治格局

來自米蘭博科尼大學的政治學專家史坦尼格(Piero Stanig)說:「這樣的調整將重塑未來 20或 30年歐洲國家的政治格局。」

post title

圖為極右派政黨北方聯盟黨黨魁薩爾維尼,在得知國會大選結果後,他對著媒體比出大拇指。

路透社

不相信歐盟有存在的必要

針對聯合政府的組閣選擇,分析師表示M5S有可能找中間偏左、在大選中落馬的民主黨和其他小黨共組聯合政府,要不然他們也有可能找北方聯盟黨,因為M5S和北方聯盟黨共享許多核心價值,包含他們不相信歐盟有存在的必要,他們都不支持強制給國內孩童注射疫苗等。

極右翼政黨率先否決

不過,北方聯盟黨黨魁薩爾維尼率先否決了和M5S共組聯合政府、並且由M5S執政的可能。薩爾維尼表示,他帶領的政黨「有權利和義務」成立聯合政府,並且由他來擔任領導人。

當上總理就驅逐非法移民

身為極右翼政黨,北方聯盟黨之所以會在這次大選中崛起,關鍵點在他們對移民政策的強硬態度。黨魁薩爾維尼承諾要是當上總理,他會大規模地驅逐非法移民。

post title

在羅馬街頭,義大利警方忙著驅離非法在街上逗留的難民。目前,有不少來自阿富汗、利比亞和敘利亞的難民在義大利出沒。

路透社

難民激化歐洲政治

非法移民議題持續破壞和激化歐洲政治,在德國希臘荷蘭義大利都可以看到社會因為移民而分化。目前,義大利接收了不少來自阿富汗、利比亞和敘利亞的移民和難民。

政府不知道怎麼辦

然而,移民帶來的種種問題義大利主流政黨找不出解法,義大利也沒有獲得多少來自歐盟或其他歐盟成員國的幫助。

post title

在義大利南部西西里島的港口,成群披著毛毯的難民剛剛被從海上救起,等待當局進一步的安置。

路透社

整個放棄移民

歐洲智庫「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負責人倫納德(Mark Leonard)說:「在歐洲瀰漫著一股整個放棄移民的氛圍,在德國因為移民問題受苦前,這還不是個危機。」

過了高峰期  用選票表達失望

目前,義大利的移民問題已經過了高峰期,義大利和其他歐洲國家都阻斷了移民進入國內的路徑,並且也越來越不歡迎移民。不過,面對五年一次的國會大選,這是義大利民眾第一次有機會用選票表達他們對當局處理移民問題的失望。

所有焦慮的代罪羔羊

「社會改變研究所」(Institute for Social Change)首席經濟學家提爾福德(Simon Tilford)表示:「移民是所有焦慮最完美的代罪羔羊,無論是經濟還是文化方面都是,而且這對民粹主義者來說也是很容易發揮的沃土。」

「這樣的氛圍反映出大眾對政府機構和治理失去信心。」

post title

圖為周日抵達投票所準備投票的義大利總理倫齊,他領導的民主黨在這次的選舉中表現不佳。

路透社

經濟止跌回升  但成長仍然疲軟

在經濟方面,義大利經濟終於開始止跌回升,不過和 2008年金融危機爆發前相比仍然顯得疲軟。

目前義大利的GDP成長率只有 1.5%,和歐元區其他國家相比表現不佳,而且就算經濟稍稍成長,對年輕人和中產階級來說也很無感。

上層菁英貪腐沒效率

面對急於尋求改變的義大利民眾,「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負責人倫納德表示,民眾普遍認為上層的領導菁英貪腐沒效率,「很少人想投票給主流政黨,這些主流政黨是讓義大利過去十年停滯的罪魁禍首」。

不是年紀大就是無能

此外,這些主流政黨的領導人不是年紀太大,就是沒有能力,而年輕政黨M5S和北方聯盟黨的領導人都展現出了他們鮮明的個性和活力。

post title

當義大利前總理貝魯斯柯尼投票時,一名上空的女子衝入投票所抗議,反對貝魯斯柯尼的貪腐和過氣。她在身上寫上「貝魯斯柯尼,你過氣了」的字樣。

路透社

和其他歐洲國家一樣  投入右翼政黨的懷抱

對英國肯特大學的政治系教授古德溫(Matthew J. Goodwin)來說,義大利大選落入了和其他歐洲國家一樣的模式:傳統社會民主政黨衰敗,選民轉向右翼政黨,「藉此回應他們對移民、難民和國家安全的擔憂」。

懷疑歐盟  改革難行

最後,分析師認為這次義大利大選由主張歐洲懷疑主義的政黨獲勝,雖然沒人認為義大利會脫歐或是離開歐元區,但未來執政的政府對歐元區的改革一定比較敵視。

加劇所有面臨的裂痕

「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政治風險諮詢公司分析師拉赫曼(Mujtaba Rahman)說:「這個(義大利即將出現的)政府將會加劇所有歐洲面臨的裂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