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利塔尼亞──最後一個廢除奴隸制度的國家

by:時時
11222

在非洲西岸的茅利塔尼亞,早在 17世紀北非柏柏人來到當地之後,當地哈拉廷人便成為世襲的柏柏人奴隸。雖然茅利塔尼亞政府早已廢除奴隸制度了,但奴隸問題解決了嗎?

post title

圖為茅利塔尼亞阿爾金岩石礁國家公園(Parc national du Banc d'Arguin)裡的一名婦女。

Photo: Carlos Reis

世界上最後一個廢除奴隸制度的國家

1981年,非洲的茅利塔尼亞成為世界上最後一個正式廢除奴隸制度的國家,但一直等到 2007年政府才將蓄奴列為刑事犯罪,並在 2015年設置專門起訴奴隸制度的法院。

非洲聯盟:政府輕判蓄奴的主人

雖然茅利塔尼亞政府認為自己在廢除奴隸制度有功,也說到現今茅利塔尼亞面臨的問題是當年的奴隸制度遺留下的社會、經濟問題,但非洲聯盟認為,茅利塔尼亞只輕判蓄奴的主人,並沒有完全消除奴隸制度。

今年年初,非洲聯盟法院(African Union court)要求,茅利塔尼亞政府必須要賠償兩名從前主人手中脫逃出來的兒童奴隸,並處罰他們的前主人。

post title

圖為茅利塔尼亞的地理相對位置,茅利塔尼亞介在北非阿拉伯馬格里布(Maghreb)地區和撒哈拉沙漠之間,除了說阿拉伯語的柏柏人之外,還有哈拉廷人等和非裔茅利塔尼亞人。

地球圖輯隊

小補充:茅利塔尼亞的奴隸制度

茅利塔尼亞位於北非阿拉伯馬格里布(Maghreb)地區和撒哈拉沙漠之間,自 17世紀起說阿拉伯語的柏柏人(Arab-Berbers)來到茅利塔尼亞之後,當地膚色黝黑的哈拉廷人(Haratines)和非裔茅利塔尼亞人(Afro-Mauritanians)受到膚色相對較白的柏柏人歡迎。

膚色較黑的哈拉廷人被稱為「黑摩爾人」(Black Moors),而來自北非的阿拉伯柏柏人則為「白摩爾人」(White Moors)。

自此,阿拉伯柏柏人掌管了整個茅利塔尼亞地區,他們在政府體系下掌握較多的資源,薪資收入也比膚色黝黑的哈拉廷人、非裔茅利塔尼亞人來得高。

post title

圖為 2006年11月,在茅利塔尼亞首都諾克少,1981年廢奴後從奴隸制度解放出來的茅利塔尼亞人們。

路透社

少數族群多為底層勞工

少數族群的哈拉廷人或非裔茅利塔尼亞人在當地從事的工作──像是在屠宰場、蒐集垃圾等底層勞工或家務幫傭──對於柏柏人來說都是骯髒、侮辱人格的工作。

而絕大多數的哈拉廷人或非裔茅利塔尼亞人沒有什麼受教機會,他們多半生活貧困甚至是失業。

每兩名哈拉廷人就有一人無償工作

根據地方團體的統計,在茅利塔尼亞有 20%的人口處在被奴役的狀態,每兩名哈拉廷人就有一名被迫在農場或主人家裡無償工作。

絕大多數的奴隸都是哈拉廷人,哈拉廷人約佔茅利塔尼亞人口 40%,是該國最大的西非原住民族裔,而且當地的奴隸階級是世襲的。

post title

圖為 2007年3月,在茅利塔尼亞首都諾克少附近的貧民窟,一名婦女和兒童在臨時庇護所裡站著。

路透社

2011年判蓄奴主人關兩年

薩伊德(Said Salem)和楊格(Yarg Salem)兩兄弟打從一出生就是奴隸,負責服侍海辛恩(Ahmed Ould El Hassine)。2011年4月,薩伊德和楊格兩個人脫逃出來之後,他們決定把前主人海辛恩告上法院。

同年,海辛恩在茅利塔尼亞首都諾克少(Nouakchott)的刑事法院上,以蓄奴和不讓男孩上學為由獲判有罪,但法官只判海辛恩監禁兩年加上罰款 4,700美元(折台幣約 14萬230元)。

要求上訴  但法院遲遲不受理

在判決結果出爐後,檢察官因為法院判太輕提出上訴,海辛恩則是不滿判決結果也上訴。在等待法院作出更進一步的決定之前,海辛恩暫時獲釋。然而茅利塔尼亞法院遲遲沒有採取更進一步行動,最高法院也一直沒有受理這起案件。

這起訴訟案是 2007年茅利塔尼亞立反奴隸制專法以來,唯一一起成功起訴的案件,但海辛恩受到的處罰遠低於當時法律上建議的刑罰。

「這只是一張無用的文件」

非政府組織國際少數族裔權益團體(Minority Rights Group International)的法律顧問克拉里奇(Lucy Claridge)便說:「反奴隸制專法是好的,但如果你沒有付諸實踐的話,這只是一張無用的文件。」

post title

圖為 2006年11月,在茅利塔尼亞首都諾克少郊外的一戶人家,曾為奴隸的哈彌德(Taube Hmeid)抱著自己的兒子。

路透社

法院動作太慢  交給非洲聯盟處理

有鑑於法院遲遲沒有做出行動,薩伊德和楊格的辯護律師決定和國際少數族裔權益團體、茅利塔尼亞當地NGO組織解放奴隸救援組織(SOS Esclaves)合作,才順利將這起案件交給非洲聯盟兒童權利和福利專家委員會(African Committee of Experts on the Rights and Welfare of the Child, ACERWC)處理。

非洲聯盟:政府沒有嚴格執法

非洲聯盟法院認為,茅利塔尼亞政府沒有嚴格執行自己設立的反奴隸制度專法,因此茅利塔尼亞政府應該要提供薩伊德和楊格兩兄弟在經濟和精神上相關的協助,及法律上的保護。

post title

圖為茅利塔尼亞境內的撒哈拉沙漠地區,有一名婦女在地上擺攤販售飾品。

Photo: Paul Williams

希望非洲聯盟能發揮影響力

現在在茅利塔尼亞還有數件和奴隸制度有關的訴訟,這次非洲聯盟法院的判決結果,或許能做為茅利塔尼亞法院未來在判決相關案件的參考。

克拉里奇便說,她希望這項判決結果能對茅利塔尼亞最高法院,以及其他延宕在茅利塔尼亞法院關於奴隸制的刑事訴訟能產生正面的影響力。

最新判決最高罰20年

而在薩伊德和楊格兄弟的案件之後,類似案件最新的判決結果是第二大城努瓦迪布(Nouadhibou)法院判蓄奴主人薩雷克(Hamoudi Ould Saleck) 20年的有期徒刑,而他的父親雖然在判決結果出爐前過世,依舊收到同樣的判決結果。

另一名蓄奴主人穆罕默德(Revea Mint Mohamed)則因監禁 3名奴隸判刑 10年,這兩起判決結果是目前法院最嚴厲的判決結果。

post title

圖為 2007年3月,在茅利塔尼亞的沙漠古城欣蓋提(Changuetti)附近,一名男子跟在駱駝後面。茅利塔尼亞奴隸階級的工作包含:替主人照顧駱駝和羊群、在別墅裡為訪客準備熱薄荷茶等,而且這些工作代代相傳。

路透社

世界上奴隸人數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

雖然茅利塔尼亞政府表示,現在茅利塔尼亞並沒有奴隸制度,在政府的人口資料當中沒有關於奴隸人數的統計。但根據全球奴役指數(Global Slavery Index) 2016年的統計,茅利塔尼亞約有 4萬3,000人,相當於 1.06%的總人口被迫從事勞動工作,是世界上奴隸人數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

美國大使:這個問題很難處理

2000-2003年美國駐茅利塔尼亞大使林伯特(John Limbert)說:「我在茅利塔尼亞的時候,我們和一些反奴隸制的NGO團體密切合作,但這個問題太複雜,非常難處理。」

「要讓茅利塔尼亞法院處理奴隸問題也很困難,因為白摩爾人主導了整個法律制度,他們不會做出不利於自己的舉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