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被關最久的死刑犯 日劇《99.9不可能的翻案》真人版

by:時穿
26807

日劇題材常常出現以律師、檢察官、法醫為主題的推理劇情,要來推翻「嫌犯起訴後 99.9%有罪」的刑事案件。然而,在現實世界裡,日本真的有一位死刑犯被關了 48年後,透過一群支持者為他翻案。

post title

照片左邊為袴田巖本人,他在 2014年獲釋後,成為金氏世界紀錄認可的世界上被關最久死刑犯。

Photo: 石渡 貴洋

世界上被關最久的死刑犯

2014年,日本前職業拳擊手袴田巖被關了 48年後,靜岡地方法院認為當年檢警有捏造證據的可能性,認為整起事件應重審,因而決定釋放袴田巖。

當時,袴田巖更一度登上金氏世界紀錄,成為世界上被關最久的死刑犯。

維持釋放  但撤回地方法院判決

周一(11),袴田巖的案子在東京高等法院進行重審,法官決定撤回 2014年靜岡地方法院的裁決,但維持釋放袴田巖的決定,直到終審確定。

東京高等法院認為,2014年靜岡地方法院採用辯護律師的DNA鑑定結果缺乏可信度,但在衡量袴田巖現年 82歲健康狀況不佳的情況下,東京高等法院同意在終審確定之前,袴田巖可以維持地方法院暫停拘禁的處分,維持人身自由。

支持者們會繼續努力

如果袴田巖不服這次東京高等法院撤回重審的結果,還是可以上訴到最高法院。袴田巖的姊姊袴田秀子表示,這次高等法院的結果令人遺憾,但袴田巖的支持者們會繼續為他洗刷冤屈。

post title

圖為袴田巖和他的姊姊袴田秀子在前往法院的路上,支持者們舉著布條希望袴田巖能夠無罪獲釋。

Photo: 金浦 蜜鷹

在員工宿舍找到證據

時間回到 1966年6月30日,在靜岡縣靜岡市清水區一戶人家遭遇不測,除了當時不在家中的長女之外,一家四口全遭歹徒殺害。隨後,歹徒也放火燒掉整棟建築物。

警方到這戶人家經營的味噌製造工廠,以及味噌工廠的員工宿舍進行調查,當時袴田巖就在這家味噌工廠工作。最後警方在袴田巖的房間裡找到了 5件帶有微量血跡的睡衣,便以強盜殺人的罪名起訴袴田巖。

當時被拷問  才會選擇認罪

雖然袴田巖曾在檢警調查過程中一度認罪,但他在法院上主張自己是無辜的,並表示自己在拘禁的 20天內不斷遭到警方毆打和威脅,他才會認罪。

最後,最高法院在 1980年終審確定袴田巖死刑。

post title

圖為袴田巖的姊姊袴田秀子為他理頭髮。

Photo: 五十嵐 義隆

2014年驗出其他人的DNA

2014年3月,筑波大學本田克也教授提供的最新DNA鑑定證據指出,檢方在事發 1年2個月後,在工廠內的味噌醬缸找到的 5件「犯案時穿的衣服」上,除了袴田巖的DNA之外,還有驗出其他人的DNA。

「再拘禁下去令人難以忍受,也違反正義」

因此,靜岡地方法院認為當年警方有捏造證據的嫌疑,並以「再拘禁下去令人難以忍受,也違反正義」為由,宣布釋放袴田巖。這也讓袴田巖創下金氏世界紀錄史上被關最久的紀錄。

post title

圖為 2014年日本靜岡地方法院決定重審袴田巌一案後,台灣廢除死刑推動聯盟特別為前拳擊手袴田巌製作了一個羊毛氈人像,並在背後繡上「來自台灣的愛」的文字。

Photo: Lin Hsinyi

法官覺得鑑識結果有疑慮

雖然 2014年靜岡地方法院認為當時搜查機關找到的 5件帶有血跡的衣服有捏造證據的嫌疑,但東京高等法院的法官認為,要抽取出附著在衣服上的DNA有一定的難度,加上本田克也教授表示他進行這項實驗的數據和筆記已經刪掉了,從這點看起來很不自然,也缺乏鑑識結果的可信度。

「只看到檢方捏造證據」

再者,袴田巖的辯護律師主張,他們重新實驗過把衣服丟進味噌醬缸裡,但實驗染出來的衣服顏色和檢方認定為證據的衣服顏色不太一樣,才會說檢方有可能捏造出證據。

對此,高等法院的法官認為辯護律師的實驗和當年的味噌醬缸顏色不同,何況當年檢方蒐集到的口供當中有「這就是犯案當時穿的睡衣」,如果現在又說這些衣物是捏造出來的證據的話,兩者相互矛盾,「動機上只看到檢方捏造證據」,也質疑靜岡地方法院當時會採用這樣的主張有欠周延。

post title

圖為袴田巖事件的紀錄片《在夢想之間的世界》(夢の間の世の中,暫譯)宣傳頁。袴田巖曾在東京看守所寫下:「我要成為與冤罪戰鬥的世界冠軍」這段話。

Photo: 藤井 一夫
post title

雖然東京高等法院考量到袴田巖現狀,維持地方法院釋放袴田巖的決定,但國際特赦組織的庄司洋加認為,袴田巖所剩時間不多,法官不應該繼續拖延下去。

Photo: 元ボクサー袴田巌さん応援ページ

考慮袴田巖的狀況  維持釋放

東京高等法院強調,考量到袴田巖的年齡、生活以及健康狀況,在終審出來之前袴田巖沒有逃亡的可能性或危險性,故維持地方法院釋放袴田巖的決定。

「袴田巖所剩時間不多」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東亞研究員庄司洋加認為,袴田巖是在警方的強迫下才認罪,而在DNA證據也有疑慮的情況下,這次東京高等法院的裁決結果不夠公正。

她說:「袴田巖所剩時間不多,他否認犯案也已經過了 50年,任何袴田巖辯護律師團隊提出的證據都不該拖延。他已經老了,在死刑犯監獄關了多年也讓他精神狀態欠佳。」

「把袴田巖送回監獄,不僅會讓日本當局違反國際上保護精神殘疾或老年囚犯不採用死刑的做法,也是一種殘忍的行為。」


延伸閱讀:《2016年執行死刑數出爐 人權組織籲中國公布處刑數字
坐牢找溫暖 日本女子監獄20%是老人

參考資料:
01 Japan: man freed after 45 years on death row could go back to jail
02 高裁「DNA型鑑定、信用できぬ」 袴田さん釈放は維持
03 袴田事件の再審認めず、釈放は維持 東京高裁決定
04 再審取り消し 血痕鑑定、信用性否定 東京高裁
05 Japan: Longest-serving death row inmate deserves retrial despite court rul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