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我的臉免費送給別人」頭像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南非作家

by:時時
13452

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自己的照片出現在世界另一端,這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近日,一名南非作家決定現身說法,和大家分享她的頭像出現在世界各地的故事。

post title

最近,南非作家可汗在網路上分享了自己既荒謬又無奈的遭遇。

Photo: BRICK 101

出現在世界各地的南非作家

你可能不認識南非作家可汗(Shubnum Khan),也沒有讀過她寫的文章,但你可能曾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都看過她的臉。

不管是美國維吉尼亞州(Virginia)的牙科廣告,還是在紐約賣地毯、去柬埔寨旅遊廣告、去法國尋找愛情的交友網站,或是中國的麥當勞廣告上,大家都可以看到可汗的臉。

最近,可汗決定在自己的Twitter上分享她的故事。

可汗的朋友在Facebook分享了一張「看起來很像」可汗的加拿大移民廣告,就是這張照片讓可汗發現事情好像有點不太對勁。

「這看起來很像妳」

2012年,可汗的朋友在加拿大的報紙上看到一張移民的宣傳廣告,這位朋友立刻將這張廣告分享到Facebook上說:「這看起來很像妳」,底下也有不少網友覺得這看起來就是可汗本人。

可汗說:「我研究了這張照片,我也覺得這就是我。我不介意自己在加拿大幫忙宣傳移民,但我沒有辦法理解為什麼我的臉會出現在世界另一端的報紙上。」

免費的專業攝影計畫

後來,可汗的另一位朋友提醒了她,她們在還是大學生的時候曾經拍攝過一組照片。

當時,有一位攝影師想要在南非東部的靠海城市德班(Durban)募集 100張不同年齡和種族的照片,只要來參加這場攝影活動就可以免費換得一組專業的沙龍照。這組照片一共有三種表情,分別是嚴肅的臉、微笑和瘋狂的表情。

post title

可汗的臉之所以會出現在各大平台,其實和她在大學時期參與的一場活動有關。

Photo: Wallpaper Flare

整個過程非常快

可汗表示,當時她覺得這個攝影計畫是用來製作作品集或是某個藝術計畫,便不疑有他地簽了一張契約。

可汗也說到,整個拍攝過程非常快:「你在一張紙上簽名,你走進去,攝影師說為拍照笑一個」、「但我絕對沒有被告知說這是在拍商用照片。」

一開始還覺得很有趣

可汗回憶道,起初當她發現世界各地都出現自己的臉時,她覺得這非常有趣。但隨著時間過去,她看到太多版本的廣告上出現自己的臉,但她從來沒有為此獲得一分錢。

於是,可汗決定和當初拍攝這組照片的攝影師聯繫,才知道當時她簽的那份契約裡面已經將這些照片的販售權全部交給了攝影師。攝影師還和她說,他已經賣了這組照片,所以可汗還會繼續在世界上更多角落發現自己的臉。

post title

可汗坦言,當時去拍照的她沒有細讀授權協議書的情況下就簽了名,講到這裡,她自嘲道:「我們並沒有閱讀上面的小字。我知道,這很蠢。」

Photo: pxhere

照片越Google越糟

接著,可汗開始利用Google反向搜尋自己的照片,她說她看過這組照片超過 50種的修圖版本,「這是張很有名的臉,但沒有人認識真正的我」。

利用Google的反向搜尋,可汗發現自己的臉被用在不實的美容廣告上,在廣告中可汗變成帶有妊娠面斑的迪娜(Dina M),在使用完Dermolyte的商品後獲得一張煥然一新的臉。

照片被修圖  名字也改了

還不只如此,可汗同時也是來自舊金山(San Francisco)的羅培茲(Phoebe Lopez)和凱西(Kelsi)、來自加州的錢卓拉(Chandra)、澳洲拉籌伯大學(LaTrobe University)大學的克里斯汀(Christine)。

這都是因為在當初那份表格上寫道,這些商用照片可以再製、修圖,也可以將照片上的本人置換成其他的名字。

透過Google反向搜尋,可汗找到了自己的臉被放在各式各樣的廣告裡,像是中國麥當勞廣告(上圖左下角),她甚至會「化名」其他人,幫某個商品或品牌背書——像下圖中明明是來自南非的可汗,就變成了「來自舊金山的凱西」。

這是不實廣告  還不用付代言費

「我以為我知道商用照片的運作模式。你知道的,你有一張房子的照片,然後拿它來圖解說明某棟房子,」可汗說道:「但我從來都不知道你可以拿商用照片仿冒成某人的推薦或換成假名,這不是誠實的行為。」

可汗強調,廣告商從商用圖庫裡找到了代言人,這不僅是不實的宣傳,更不用說廣告商沒把代言費付給和她一樣的商用照片當事人。

目前照片已經下架了

由於這些商用照片越修越誇張,2013年,可汗決定鼓起勇氣再度和攝影師聯繫,她和攝影師說自己是一名作者,有可能會被讀者認出來,所以希望攝影師可以協助將這些照片下架。

可汗說她本來以為攝影師會拒絕,但還好攝影師願意幫忙從他的網站上刪除,只是可汗的照片還是有機會在一些照片已經出售的場合上繼續被使用。

post title

對木已成舟的一切,可汗雖然無力阻止,但也呼籲人們不要成為下一個她。

Photo: wiki commons

「如果有人和我說,我就不會簽名」

攝影師也強調他所做的事情都是合法的。可汗說:「沒有人告訴我這會變成商用照片,也沒有人告訴我我會被改名。如果有人和我說,我就不會簽名。」

「要保持機靈和謹慎,不要把自己陷入困境之中。我相信我本來可以從中賺到一點錢,但現在我(的臉)在那裡賣抗痘乳霜,然後錢都被別人賺走了。」

把自己的臉免費送給別人

可汗也提醒大家,她知道整件事情是自己沒注意,她希望分享完這個故事之後可以避免其他人也犯了同樣的錯誤。

「你可能會覺得這是一件小事,然後你簽字把自己的臉給了別人。基本上,我是把我的臉免費送給別人。」


延伸閱讀:《猴子拿起攝影師的相機自拍 著作權歸誰?(9/14更新)
至少十億人看過 微軟最出名桌布的故事

參考資料:
01 The face behind a stock image: How I gave away my face for free
02 South African author’s story on how she ended up becoming a stock image
03 Woman doesn’t know her pictures from university are used all over the worl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