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之春」怎麼來? 回到五十年前的布拉格

by:時時
7561

說到「XXX之春」,大家最常聽到也最熟悉的詞應該是 2010年的「阿拉伯之春」,而「XXX之春」也儼然成為某地區邁向政治自由化的代稱。然而「XXX之春」一詞,最早可以回溯到 50年前的「布拉格之春」……

post title

圖為 1968年8月,在捷克布拉格,民眾高舉著捷克-斯洛伐克國旗,旁邊則是一台被燒毀的坦克車。

Photo: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

回到冷戰時期的共產國家

時間回到冷戰時期,當時捷克和斯洛伐克是同一個共產國家「捷克-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Czechoslovakia),並隸屬於以蘇聯為首的華沙公約組織,共同對抗西方資本主義陣營。

歷史上第一個「XXX之春」

1968年,杜布切克(Alexander Dubček)擔任捷克-斯洛伐克共產黨第一書記之後,在該國推動「帶有人性的社會主義」(Socialism with a human face)的政治、經濟自由化改革,這段自由化時期被稱為「布拉格之春」(Prague Spring),也是歷史上第一個「XXX之春」。

蘇聯不想看到改革

然而,蘇聯並不樂見旗下華沙公約組織成員國進行改革。蘇聯擔心,捷克-斯洛伐克的改革派勢力會影響到蘇聯在其他華沙公約組織成員國的影響力,而呼籲杜布切克能暫停他的改革計畫。

當時的蘇聯領導人布里茲涅夫(Leonid Brezhnev)就曾表示,當有一股勢力企圖要將社會主義國家轉為資本主義時,「這不僅是該國的問題,還是所有社會主義國家該共同關切的問題」。

post title

圖為 2013年8月21日,民眾聚集在捷克的溫賽斯特拉斯廣場(Wenceslas Square)上,觀看 1968年當晚蘇聯聯軍入侵的紀錄片。

路透社

蘇聯聯軍入侵布拉格

同年 8月20日晚上 11點,蘇聯部隊聯合了波蘭、匈牙利、保加利亞和東德(編註)等華沙公約國家組成聯軍,派出約 25萬名軍人和 2,000台坦克車與蘇聯軍用飛機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當時聯軍主要的攻擊對象為該國首都布拉格(Prague)市中心的捷克-斯洛伐克廣播電台,總計造成 137名捷克-斯洛伐克人死亡、500多人受重傷,更有 17人在車站附近遭到槍殺、被軍用車輾過或被燒死。

編註:東德軍隊在最後一刻並未進入捷克-斯洛伐克邊境。

在這支紀錄片當中可以看到當時在布拉格街頭,民眾利用公車、電車架設路障,以及駕駛著坦克車的蘇聯聯軍。

坦克車直接輾過民眾

時任布拉格廣播電台奧地利分部負責人的希曼(Richard Seeman)回憶到,在蘇聯聯軍抵達布拉格市中心前,已經有不少民眾聚集在市中心用公車、電車架設路障,企圖來阻擋蘇聯聯軍。

然而,當蘇聯聯軍的坦克抵達時,坦克車直接輾過這些路障,「一些示威者圍著坦克車,在十字路口他們當中的一人自焚,造成一台彈藥車爆炸,摧毀了附近的其中一棟建築物」。

post title

圖為 2013年8月21日,一名攝影師正在拍攝被噴上粉紅色噴漆的紀念碑。這座紀念「布拉格之春」的紀念碑在前一晚被不明人士噴上粉紅色噴漆,並用保加利亞語和捷克語寫上:「保加利亞道歉」的文字,抗議 1968年保加利亞參與蘇聯聯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

路透社

「布拉格之春」宣告失敗

21號早上,杜布切克呼籲百姓不要以武力反擊蘇聯聯軍,並飛往莫斯科(Moscow)和蘇聯進行談判。「布拉格之春」在蘇聯聯軍入侵捷克-斯洛伐克、杜布切克等改革派人士被當局逮捕之後,被迫畫下句點。

蘇聯派兵駐守

捷克-斯洛伐克也從這個時期開始,不僅蘇聯軍隊派兵駐守在捷克-斯洛伐克境內,當權者也換成親蘇聯政權的胡薩克(Gustáv Husák),直到該國 1989年脫離共產主義為止。

百姓逃離  移居海外

這件事情也迫使不少捷克-斯洛伐克人逃離國境。根據該國共產黨的官方紀錄,1968-1969年間有超過 7萬人移居國外,許多人自此不曾再和家人相見。

post title

圖為 1998年8月18日,在布拉格Malostranska地鐵站舉辦的「布拉格之春」30周年紀念影像展上,一名女性扶著頭看著當年的黑白照片。

路透社

「布拉格之春」滿50年

1968年發生的「布拉格之春」,到今年正好滿 50年。捷克-斯洛伐克在這 50年來歷經 1989年「天鵝絨革命」(Velvet Revolution)脫離共產主義,又在 1993年分離成捷克共和國和斯洛伐克共和國兩個國家。

現在的捷克、斯洛伐克人又是如何看待這段歷史的呢?

對俄國沒有好感

當時曾因「布拉格之春」遭當局逮捕的電視新聞播報員莫科娃(Kamila Moučková)表示,在看過俄國人這段期間在捷克境內的所作所為之後,她還是對俄國沒有好感。

她說:「也許我太老了……沒有辦法改變我的想法。直到今日,當我們和俄國在比曲棍球的時候,我不覺得這是一項運動,而是政治。甚至當有俄國人在路上向我問路的時候,我不得不在心裡說服我自己要有禮貌。」

post title

圖為 2008年8月,在布拉格溫賽斯特拉斯廣場的「布拉格之春」影像回顧展一景。

Photo: jaime.silva

「俄國人滾回家」

生於 1955年,「布拉格之春」年僅 13歲的金德洛瓦(Dana Kyndrová)則提到,她的媽媽是一名攝影師,當時她的爸爸帶著她上街,並和她說:「看著這個(景象),而且要永遠記得(這一幕)。」

在金德洛瓦保留下的照片當中,當時布拉格街頭也有不少塗鴉上寫著「俄國人滾回家」的文字。

人很好  但不要討論歷史

現在,金德洛瓦將當時記錄下來的影像整理成冊並出版、舉辦攝影展。她說:「1968年的事件仍會影響到我對俄國的看法,當俄國人知道你是捷克人時會對你非常好,但你們最好不要討論到歷史。」

「俄國人又來了」

金德洛瓦也說,捷克人面對當地每年數千人次的俄國人,或在捷克擁有永久居留權的 3萬名俄國人,總會抱怨一下「俄國人又來了」。

post title

圖為 1989年11月,在「布拉格之春」領導捷克-斯洛伐克進行社會主義改革的杜布切克(右),和捷克-斯洛伐克脫離共產主義後第一任總統哈維爾(左)互相擁抱。

路透社

可以和俄國當朋友

《衛報》則認為,在政治上,捷克和斯洛伐克不管是右派或左派都認同應該要改善和俄國之間的關係。

捷克政治家杜伯拉瓦(Jaroslav Doubrava)說:「想想我們和德國間的歷史,但我們現在是朋友。」

斯洛伐克國會議員馬契克(Peter Marček)也說:「對我來說,1968年8月的事情是蘇聯共產主義的侵略,而不是俄國人的敵對行為。」

除了普亭都很好

曾任捷克駐英、美大使、同時也是捷克-斯洛伐克脫離共產主義後第一任總統哈維爾(Václav Havel)顧問的坦托夫斯基(Michael Žantovský)則強調,在捷克-斯洛伐克脫離共產主義時,國內幾乎很少有反俄言論,而且哈維爾也和蘇聯前領導人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俄國前總統葉爾欽(Boris Yeltsin)處得很好,但哈維爾一直都不信任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

他說:「捷克政治家只有在當俄國侵略(烏克蘭的)克里米亞(Crimea)之後,大家才會譴責俄羅斯。」


延伸閱讀:《民主就是對的路?
信仰不和蘇聯一起解體 那些逐漸老去的史達林粉絲

參考資料:
01 Prague Spring: 50 years on what can we learn from Czechoslovakia's failed attempt to reform communism?
02 1968 Prague Spring begins in Czechoslovakia
03 Russian presence divides Czechs 50 years after Prague Spring
04 THE 1968 INVASION: WHEN HOPE WAS CRUSHED BY SOVIET TANKS
05 1968: How The Soviet Union Crushed The Prague Sp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