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惡搞圖惹禍上身 俄國女子面臨牢獄之災

by:徽徽
9585

最近,俄國媒體都在討論一名女子因為在社群媒體上分享惡搞圖,得面臨六年有期徒刑的案子,這起案子也引起社會對俄國法律和審查制度的討論。

post title

就是這張惡搞圖害瑪莉亞惹禍上身,這張圖上寫著:「快!趁著上帝沒在看。」

Photo: wartax‏

「我是極端分子」

今年七月底,來自西伯利亞城市巴爾瑙爾(Barnaul)的 23歲女生瑪莉亞(Maria Motuznaya),在Twitter上鉅細靡遺地PO出了她被當局列為「極端分子」,並且因為分享惡搞圖而得面臨牢獄之災的故事。

分享惡搞圖侮辱人

她寫到:「哈囉大家,我的名字是瑪莉亞,我今年 23歲,我是一名極端分子。」瑪莉亞接著表示,在今年五月時,警方到她的住處帶走了她,指控她在俄國最大的社群媒體VKontakte(簡寫成VK)上張貼、分享惡搞圖「侮辱他人」。

冒犯信徒的情感

法院初審後,瑪莉亞被判高達六年有期徒刑,原因出在她過去發表了所謂的仇恨言論,並且冒犯了東正教信徒的情感。瑪莉亞說:「我分享的惡搞圖有好多張,有的是宗教主題的,尤其和俄羅斯正教會有關。」

趁上帝沒在看快點抽

舉例來說,其中一張惡搞圖裡出現了好幾名打扮成修女的女性,她們一邊抽菸,一邊鼓勵大家「趁著上帝沒在看」快點抽。另一張圖的主角則是一群手拿空盤的非洲小孩,底下搭配這樣的字句:「黑色幽默就像食物─不是每個人都有。」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23歲的瑪莉亞,她表示自己年少輕狂不懂事,才會在社群媒體上分享和張貼惡搞圖。

Photo: Мария Мотузная

年少輕狂不懂事

遭到判刑的瑪莉亞辯駁道:「這些惡搞圖裡沒有大屠殺或其他東西,只不過是一些好玩的圖片罷了。」她說這些惡搞圖反映了她少不更事的一面,現在她已經不會再PO了,畢竟她的幽默感已經改變了:「我 20歲時是一個和現在完全不同的人。」

一開始以為在開玩笑

而當瑪莉亞發現,警察居然因為惡搞圖在調查她時,她的第一個反應是難以置信:「老實說,一開始我看到搜索票時我笑了,我還問警察:『你們是認真的嗎?』我以為這是某種玩笑,是我的朋友在鬧我。」

簽下認罪自白書後......

然而,在被警察帶去警局偵訊後,警察告訴瑪莉亞只要她簽署自白書,就可以靠做社區服務來贖罪,並且不會留下任何犯罪紀錄。瑪莉亞說:「於是,我什麼都簽了,我相信我們偉大的警察。」

然而,瑪莉亞還是得面臨六年的有期徒刑。

8月14日這天,巴爾瑙爾市居民聚集在史達林時代受害者紀念碑旁聲援瑪莉亞,認為她不該因為分享惡搞圖就得去坐牢。

「極端主義之都」

在瑪莉亞成為俄國頭條後,陸陸續續有和她情形差不多的人被捕,這些人被冠上和她差不多的罪名,也有可能入監服刑。其中,有另外兩人和瑪莉亞一樣都來自巴爾瑙爾市,有的俄國媒體乾脆諷刺地把巴爾瑙爾市封為俄國「極端主義之都」。

害怕警察早上抓人

今年 19歲的丹尼爾(Daniil Markin)已經被警察調查超過一年了,原因出在他曾經分享過一張把美國影集《權力遊戲》主角瓊恩史諾(Jon Snow)畫成耶穌的惡搞圖。

「自從我開始害怕入睡以來,已經超過一年了,我害怕警察他們會在早上的時候來抓我。」

「俄國正在慢慢地殺死我,因為我是一名不受歡迎的公民。」

對宗教的情感被冒犯

根據媒體報導,告發瑪莉亞和丹尼爾的人是同樣的兩名女學生,她們表示自己對宗教的情感被這些惡搞圖給冒犯,從那時開始,這兩名女學生就把自己在社群媒體上的帳號刪除了。

上圖這張把美國影集《權力遊戲》主角瓊恩史諾畫成耶穌的惡搞圖,就是害丹尼爾遭到警察調查的原因。

不想去坐牢  只好先自白

今年 38歲的安德烈(Andrei Shasherin)是另一名惡搞圖「極端分子」,他用惡搞圖諷刺神父和俄羅斯東正教主教長祈偉義(Patriarch Kirill),警方也指控安德烈「破壞俄羅斯東正教會的領導力」。

在接受俄國獨立電視頻道Dozhd的訪問時,安德烈說:「我想任何人和警察聊了兩個小時後都會感到害怕,我不想去坐牢,我簽了自白書還有其他聲明。」

影響生活  每月提款金額有限制

即使如此,安德烈還是被列入了俄國當局的極端分子名單,害他在使用銀行帳戶時面臨嚴苛的限制,他每個月最多只能提領 1萬盧布(折台幣約 4,553元)。

post title

在俄國當局嚴密的監控下,民眾在社群媒體上發文不得不小心。

路透社

越來越多民眾被盯上

除了瑪莉亞、丹尼爾和安德烈,有越來越多俄國民眾因為社群媒體上發表的言論或分享的圖片被當局盯上,近年來他們變本加厲地打擊社群媒體上的不利言論。

刑事案件數往上升

根據國際人權團體Agora的統計,2017年總共有 411件網友被告的刑事案件,2016年則有 198件。在大部分的案子中,被告遭指控為極端分子「煽動仇恨和敵意」、「讓納粹主義捲土而來」、「侮辱信眾的感情」、「呼籲國家分裂」。

「極端分子」定義廣

Agora負責人契科夫(Pavel Chikov)表示,在俄國法律中對「極端分子」的定義實在太廣了,警察幾乎可以把任何事都和極端主義扯上邊。舉例來說,某人的網路貼文用詞「政治不正確」、某些內容羞辱了特定的宗教、種族、政府官員甚至是警察,這些都和極端主義有關。

貼文點讚也可能惹麻煩

在形式方面,不管是圖片、文字、影片甚至給某人的貼文點讚都有可能惹禍上身。根據俄國最高法院的統計,從 2012-2017年,和極端主義相關的判決成長了超過三倍。

post title

在俄國,批評總統普亭是一件很敏感的事,先前曾有一名女子因為分享普亭的惡搞圖惹上麻煩。

路透社

批評普亭很危險

其中,批評俄國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非常敏感,先前就有一名女子被判了 320個小時的社區服務,因為她在社群媒體上貼了一張普亭拿刀在地圖上磨刀霍霍的圖片,而普亭的刀子下方就是烏克蘭的東部。

「把俄國擠出來」

在另一起案件中,被告男子被判了兩年的有期徒刑,因為他分享了一張牙膏的圖片,圖片下的圖說是「把俄國擠出來」。另一名面臨牢獄之災的男子則是分享了一張俄羅斯東正教主教長祈偉義戴著精品手錶的惡搞圖。

post title

在俄國,最多人使用的社群媒體就是VK,VK也遭到人權團體指控公布使用者資料給俄國警方箝制言論。

Photo: Marina Stroganova

俄國最大社群媒體

人權團體表示,這些被捕的民眾大都是在俄國社群媒體VK上發文才會被捕,因為VK積極地和俄國警方與維安單位合作。Agora負責人契科夫形容這其實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VK總是在沒有法院的命令下,回應警方的要求。」

警方要,不一定給?

對此,VK表示他們是基於法律的要求,不得不提供警方他們需要的資料。VK表示:「我們非常謹慎地去確認每個警方的要求。」VK補充道,對於那些不合法的要求他們不會回應。

不只如此,VK提到未來他們會統計警方向他們要資料的相關數據給大眾,也會更改它們的使用政策,讓使用者可以真正將自己的頁面設為「完全隱私」。

呼籲特赦被告

VK的母公司Mail.Ru集團則呼籲法院可以給那些因為分享或按讚網路貼文被定罪的被告特赦,在聲明稿中,他們寫到:「執法單位的行動往往和可能造成的潛在威脅不相符,他們對貼文中的評論或惡搞圖的反應毫無理由地嚴苛。」

post title

上個月,在 2018世界盃足球賽冠軍賽上,俄國抗議團體「暴動小貓」(Pussy Riot)成員衝入球場,他們在被捕後發表了以下聲明:「天上的警察會在嬰兒安睡時保護他,地上的警察會迫害政治犯、把那些分享和按讚社群媒體貼文的人關起來。」

路透社

獲判無罪機會渺茫

回到面臨六年有期徒刑的瑪莉亞身上,她不確定能否在接下來的審判中獲判無罪,她認為這樣的機會很渺茫:「原則上在俄國獲判無罪的比例只有 0.2%,我懷疑自己能不能如此幸運。」

如果無罪  打算出國

無論如何,當被問到如果真的獲判無罪,瑪莉亞會做什麼時,她提到自己打算離開俄國:「我會想辦法離開這裡,因為我不可能再在這裡過正常的生活了。」


延伸閱讀:《社群媒體撕裂社會 前FB高層:感到內疚
惡搞泰皇照 按讚就關32年

參考資料:
01 The memes that might get you jailed in Russia
02 Russian Woman Reportedly Faces 6 Years in Prison for Insulting Memes
03 Stop jailing people for likes and memes, says Russia's biggest social ne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