韋伯望遠鏡聖誕節升空!克服預算、改名爭議 「哈伯傳人」進入關鍵30天

身為哈伯望遠鏡的傳人,韋伯望遠鏡總算在聖誕夜克服各種難關進入太空。不過,這只是未來一連串挑戰的起點,接下來它將進入「關鍵30天」,任何一丁點失誤,都將讓這架造價昂貴的望遠鏡,成為史上最貴的太空垃圾。

文章插圖

傾全力打造 韋伯望遠鏡順利升空

今年聖誕節晚上,一小批科學家齊聚在NASA辦公室裡,屏息等待由美國、歐洲太空單位傾全力打造的最新太空望遠鏡「韋伯望遠鏡」(James Webb Space Telescope,JWST)的發射結果。

過了不到半小時,地球方面隨即接收到期待已久的訊號:韋伯望遠鏡發射成功,順利搭著亞利安火箭(Ariane rocket)進入太空美國太空總署(NASA)的辦公室中歡聲雷動,雖然距離它正式開始運作還有許多挑戰,但至少這項任務已經有了一個好的開始。

NASA署長:「今天是偉大的一天」

在發射成功後,NASA署長納爾遜(Bill Nelson)向負責打造韋伯望遠鏡的跨國團隊表達了由衷的感謝,他說:「感謝這支團隊,你們太了不起了。在過去30多年裡,你們打造出了這座即將為我們展示宇宙創始之初的望遠鏡,人類將能發現從未想像過的事情。」

「對地球來說,今天是偉大的一天。」

文章插圖

「哈伯望遠鏡」繼承者 體積史無前例

這架有「哈伯望遠鏡繼承者」之稱的韋伯望遠鏡,是NASA有史以來建造過最大的一架太空望遠鏡,6.5公尺寬的巨大鏡面是由18塊直徑1.32公尺的「小」六邊形鏡面組成,使其觀測能力比前輩哈伯望遠鏡強上百倍有餘。

探究宇宙起源 觀測系外行星

根據NASA的規劃,在接下來為期10年的任務期間,韋伯望遠鏡將致力於觀測微弱的紅外線訊號,以獲取更多與大爆炸(Big Bang)及宇宙中第一批星系相關的資訊。除此之外,韋伯望遠鏡還將集中觀測一些重點系外行星的大氣,幫助在地球上的科學家判斷這些系外行星是否宜居,或甚至是否已經演化出生命。

用NASA署長納爾遜的話來說,韋伯望遠鏡將能讓人們更深入地了解宇宙以及人類身處其中的位置,或將為人類永恆的探索——我們是誰、我們是什麼提供全新的解答。

原本計畫35億美元、8年後升空

而從這架望遠鏡的建造歷史來看,或許更能了解科學家們為何如此期待韋伯望遠鏡成功運作的那天到來。

早在1996年,也就是哈伯望遠鏡升空約6年後,就有科學家提議要打造下一架太空望遠鏡。2002年時,NASA正式以前署長韋伯(James Webb)的名字命名此計畫,委託美國知名的雷達製造商諾斯洛普·格魯曼(Northrop Grumman,下文簡稱諾格)負責打造這架望遠鏡,總預算預計落在10億至35億美元(折台幣約279億3,499萬9,000元至977億7,249萬6,500元)間,最早在2010年時就能順利升空。

文章插圖

研發卡關、人為疏失 預算大膨脹

不料,接下來韋伯望遠鏡隨即遇上一連串研發難題,人為管理疏失也層出不窮,而美國國會在2010年委託的一份獨立調查更進一步暴露韋伯望遠鏡的建造已經「遇上了大麻煩」,根本不可能按原本預算、時間表升空。

「我認為這讓國會大吃一驚,」在美國政府問責署(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Office)中負責韋伯望遠鏡計畫審計工作的查普蘭(Cristina Chaplain)說道:「這讓國會備受打擊。」

預算飛漲 豪擲96億美元建韋伯望遠鏡

在經歷了多次預算膨脹、超支的問題後,NASA總算耗資96億美元(折台幣約2,681億7,599萬400元),成功打造出韋伯望遠鏡,並確保它在升空後還有足夠的資金可以順利運作。

延期再延期 遲來的聖誕節禮物

然而,韋伯望遠鏡就連發射期程也是一波三折。原本訂於今年3月就要發射,可是在COVID-19疫情的攪局下,NASA只能將發射時間一路延後到今年12月18日,豈料天公不做美,只好再度順延,這才會選在聖誕節時發射火箭。

「韋伯望遠鏡遇上的問題跟很多太空計畫面臨的一樣,在像這樣的太空儀器上,每個元件都必須完美無瑕——發射後你可沒法維修它,」負責韋伯望遠鏡計畫審計工作的查普蘭說道:「它非常複雜又脆弱。(計畫期間)肯定會出錯,但在像這樣的計畫裡,即使是件小事都可能會導致戲劇性的後果。」

文章插圖

領導阿波羅登月計畫 涉入薰衣草恐慌

但預算可不是韋伯望遠鏡遇上的唯一麻煩。事實上,直到發射前一個月,都還有人抗議NASA用作風爭議的前署長韋伯的名字,命名人類最先進的太空望遠鏡。

韋伯在1961年至1968年期間擔任NASA署長,最廣為人知的成就是帶領NASA達成阿波羅登月計畫(Apollo moon program),但在另一方面,他的批評者則認定他在擔任前美國總統杜魯門(Harry S. Truman)政府的國務次卿期間,涉嫌參與策劃了後來的「薰衣草恐慌」(Lavender Scare)——當時,有無數任職於美國政府內的LGBT人士被懷疑可能「造成潛在安全風險」而丟掉工作。

爭議署長不值得紀念 換黑奴解放運動家之名更適合

不過,《薰衣草恐慌》(The Lavender Scare,暫譯)一書作者約翰遜(David Johnson)表示,「我不認為韋伯曾以任何一種形式擔任薰衣草恐慌的領導者」,現有證據頂多也只能證明韋伯應該知情、且曾和時任總統杜魯門討論過此事。

可是這層背景依舊讓四位科學家出面呼籲NASA為韋伯望遠鏡換個名字,因為他雖然領導了NASA史上最重要的任務之一,某種程度上卻也「代表著當年聯邦政府對同性戀者的恐懼、歧視」,建議NASA可以考慮改用「哈莉特·塔布曼」(Harriet Tubman)的名字為這架望遠鏡命名,紀念這位致力於幫助黑奴逃出南方的社會運動家。

但最後,NASA方面並沒有採納這項提議,仍舊以「韋伯」之名稱呼在今年聖誕節升空的望遠鏡。

文章插圖

最強望遠鏡 VS 最貴太空垃圾

對於科學家們來說,克服預算膨脹、改名爭議將韋伯望遠鏡送入太空足以稱為一項重大成就,但是跟後面的挑戰比起來,似乎又令人有種小巫見大巫的感覺。

礙於韋伯望遠鏡龐大的體積,科學家為它設計了精巧、複雜的折疊機構,這才能把它塞進亞利安火箭有限的空間當中。現在好不容易讓韋伯望遠鏡進入太空,它能否在接下來約一個月中依計畫開始繞行太陽、自動展開,並在接下來半年內陸續完成冷卻系統、校準等工作都是未定之數——任何一個地方失誤,都可能讓韋伯望遠鏡成為人類史上最貴的太空垃圾。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而現任NASA署長納爾遜也很擔心接下來韋伯望遠鏡可能會出狀況,他說:「大家得知道,接下來還有無數事情得運作,而且都得完美運作才行。」

「但我們知道,高報酬永遠伴隨著高風險,這就是這個計畫的本質,也是人類始終致力於探索的原因。」

天體物理學家里斯(Adam Riess)則是半開玩笑地表示,他已經告訴身邊一票不怎麼熱衷於天文學的朋友,他最希望的就是「接下來30天裡沒有任何有關韋伯望遠鏡的消息」,因為一旦有消息,通常就意味著韋伯望遠鏡出狀況了。

「如果什麼消息都沒有,我們應該會蠻開心的。」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