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曾以手榴彈、衝鋒槍暴力改革日本,aka恐攻女帝!

有「恐攻女帝」之稱的重信房子是國際恐怖組織日本赤軍的創辦人,她在2000年被捕入獄,服刑20年,近期獲釋。過去,她堅信要以暴力改革世界;如今出獄,她不想再投入社會運動,只想專注治病,平靜度日。

◆原文上線時間:2022/05/31

◆增修時間:06/02 更新內文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昔日恐怖組織領袖出獄

活躍於1970-1980年代間,曾發動多場恐怖攻擊、劫機事件的極左派武裝恐怖組織「日本赤軍」,其聯合創辦人重信房子在東京服刑20年後,於上周六(28)服刑期滿出獄。

今年76歲的重信房子,肩上披掛著黑白相間的巴勒斯坦卡夫耶(kaffiyeh)圍巾,在女兒重信命(Shigenobu Mei,音譯)的陪同下向大眾道歉。她說:「我強烈感受到自己活著出來了。過去,我們把武裝鬥爭放在最首位,傷害到許多無辜的民眾,雖然已經是不同的時代,但我想藉此機會致上最深的歉意。」

日本曾出現信奉恐怖主義的極左派武裝組織日本赤軍,由重信房子建立。該組織雖在美國等西方世界眼中是國際恐怖組織,在巴勒斯坦人民眼中卻是追求自由和勇敢的精神象徵。

衝鋒槍與手榴彈的革命

日本赤軍派是在日本學生運動快要落幕前的60年代末發跡。

重信房子在那時號召群眾以共產主義推翻日本天皇與政府,呼籲用衝鋒槍與手榴彈的暴力手段來達成世界的革命,她個人也因強大的組織力和魅力,被人稱為「魔女」或「恐攻女帝」。

加入反美浪潮 支持「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

赤軍派每次出動都是攻擊政府高官或是襲擊美軍基地,甚至到警局搶奪武器。直到1970年,赤軍派的秘密基地才被警方破獲,組織成員紛紛逃亡海外,重信房子潛逃到反美情緒正盛的中東,在黎巴嫩參與游擊戰訓練。在那裡,她成立了日本赤軍,投入「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Popular Front for the Liberation of Palestine,PFLP)共同對抗以色列,該組織也策劃、進行了多起國際恐怖攻擊,像是震驚日本與全世界的1972年「以色列盧德機場掃射事件」(The Lod Airport massacre)。

日本第一個國際恐怖組織

在那之後,日本赤軍因1974年法國駐荷蘭大使館遇襲事件(French Embassy attack in The Hague)、1975年馬來西亞吉隆坡友邦保險大廈人質危機(The 1975 AIA Building Hostage Crisis in Kuala Lumpur)等事件,被美國與西方國家定調為國際恐怖組織,而身為國際恐怖組織領袖的重信房子也在此時被列入國際通緝名單。

落網被捕 赤軍解散

在被國際通緝後,重信房子受到中東的庇護約30年,直到美國對阿拉伯國家發出警告,才讓重信房子失去保護潛逃回日本。2000年11月,重信房子在大阪酒店被捕。6年後,她在東京法庭接受審判,以綁架和故意謀殺罪被判處20年監禁。

2001年,重信房子宣布解散日本赤軍,正式宣告一個恐怖組織的時代終結。

文章插圖

從理想漸入極端

重信房子是日本戰後出生的一代,在東京貧困的家庭長大。她訴諸暴力革命的思想受到曾是二戰少校的父親影響。

60年代,日本年輕世代隨著國際掀起的中國左派紅潮,加入反美、反越戰和抗議《美日安保條約》。重信房子大約在20歲時參與東京大學(Tokyo university)的抗議靜坐活動,無意間接觸到中東的極端主義,從此深受啟發,她很快加入左派運動,在25歲時離開日本。

中東視她為自由革命鬥士

到了中東,重信房子和日本赤軍因挾持人質與劫機等惡行,在國際間留下臭名,但她在中東國家如黎巴嫩、加薩走廊和約旦河西岸地區被另類看待,她因為支持解放巴勒斯坦的理念,在中東國家被視為爭取自由的象徵、勇敢革命的鬥士。

重信房子在難民營與「解放巴勒斯坦人民陣線」成員生活,她在那裡結婚並生下一女重信命。重信命後來隨母親重信房子在難民營長大,直到母親在日本被捕入獄後,她才踏入日本,積極為母親獲釋上訴奔走。

身體走下坡 反思過去

入獄後不久,重信房子的身體便亮起紅燈。2008年,她被診斷出罹患大腸癌,日本媒體報導她在獄中多次接受手術。

2017年,重信房子轉到醫療監獄。在獄中她也向《日本時報》(Japan Times)投書,承認日本赤軍的失敗,其內容寫道:「我們沒有達成理想的目標,最後變得醜陋。」

重信房子在周六出獄獲釋後,再次向記者表明,未來她會專注於治療癌症,因身體虛弱不會再投入社會運動。她說:「我會反思自己的過去,並帶著更多的好奇心活下去。」

出獄後動向引關注

對於目前日本與烏克蘭的局勢,重信房子也與記者分享了她的想法,「我有關注日本國會是如何回應烏克蘭,而這讓我有一點擔憂。你可以對不同的意見撻伐或反對,但你不能只允許一種聲音」。

在重信房子獲釋當日,東日本成人矯正醫療設施(East Japan Adult Medical Facility)聚集許多媒體到場採訪,現場也有她的支持者拉起布條,上面寫著「我愛房子」。

除了支持者外,日本極右派團體也到場譴責重信房子,指責她是共產主義者、恐怖分子,不配當日本人,應該要離開這個國家。現場多名警力戒備,預防衝突發生。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