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移植大躍進  豬心人用馬欸通

今(2022)年3月,全球首例「豬心移植」的患者班奈特(David Bennett),在手術宣布成功後兩個月還是不幸去世。雖然他接受移植後的存活時間不長,但班奈特的案例仍讓醫界感到十分振奮,也為未來器官移植的技術及選項,另闢了一條新路。

文章插圖

患者等換心 每天約有17至22人因此喪生

像是去年(2021)光是在美國,就已經執行超過3817台換心手術,而接受腎臟、肝臟和肺臟等器官移植者,加總起來更已超過4萬多人。

以難度高、費用昂貴且容易伴隨醫學倫理爭議的心臟移植手術為例。當一患者被判定需要進行心臟移植,代表著他/她所罹患的心臟疾病,已經造成一定程度的心肌受損,難以透過其他醫療方法進行修復。

因此像是心肌病變、末期冠狀動脈疾病或是先天性心臟病等嚴重心臟衰竭的患者,在其他藥物和手術的效果依然不如預期時,就有可能會需要進行換心手術。

末期心臟衰竭的患者等待換心,就像急診檢傷分流一樣,也有先後順序之分。

如果以台灣的心臟移植流程來看,除了血型必須相同或相容外,另外像是否有使用體外膜氧合(ECMO,又稱葉克膜)等體外循環器協助維持生命等情況,也會被列入較緊急的名單中。

只是根據目前「美國衛生資源和服務管理局」(HRSA)統計資料顯示,去年等待新心臟的病患有3502人,依年齡分佈又以50至64歲患者為大宗。

這些必須換心或換其他其他器官的病患,因為等待捐贈器官所需的時間不一,導致每天約有17至22名的患者,會因為等不到自己合適的器官而病逝。

文章插圖

為解決這個問題,醫界也開始嘗試透過使用動物的身體器官,以異種移植(Xenotransplantation)的方式,試圖延長絕症、末期及經其他醫療手段皆無效患者的生命。

從1984年,加州醫師用狒狒心臟為一名女嬰進行移植、去年一名腦死患者成功移植豬腎,且沒有排斥反應,再到今年的豬心活體移植。雖然成功率不高的異種移植目前仍處在實驗階段,但在諸如幹細胞、人工器官等醫療相關技術的發展與進步支下,除了讓醫界重拾信心外,未來有關異種移植的發展也是指日可待。

不是老了是免疫力差! 換個器官帶狀皰疹找上門 

與仍處在研究階段的異種心臟移植相比,「人心人用」的同種移植在出現器官排斥,以及潛藏疾病的機率仍較低。在1967年首次換心手術成功後,相關的醫療技術也變得愈來愈進步,也讓同種移植成為現在有換心需求時的首要選項。

不過患者在移植手術完成後,卻有可能得出現其他像是發燒、疲倦、出血等術後後遺症,而患者所服用的免疫抑制劑,也有可能產生腎毒性、腹瀉以及感染等風險。

像是八月初台中就有一名女性,在八年前完成換腎手術後復原良好,但近期卻出現臉部發疹和神經抽痛的症狀,後來到醫院看診,才發現是罹患了帶狀皰疹。

文章插圖

這種以前小時候常聽到「不要亂抓會留疤」、「隔壁班誰誰誰得了要注意」的水痘,在患者即便已經痊癒後,水痘病毒依然會繼續潛伏在體內的背根神經節中,等到免疫力下降時,就會以帶狀皰疹的方式從背部、腰部甚至是臉部等地方冒出。

對此,台中榮民總醫移植團隊與加州舊金山大學(USF)和德州大學奧斯汀分校(UT-Austin)合作,使用健保資料對9032名,長期服用免疫抑制劑的器官移植患者進行分析,該研究成果也成功登上知名的《美國皮膚醫學會期刊》(JAAD)。

該分析結果發現,有接受器官移植手術的患者,在罹患帶狀皰疹的風險上,比一般人高了9.19倍。其中,又以換心者在所有器官移植的患者中,出現帶狀皰疹的機率最高,約為常人的14.34倍。

生命誠可貴器官卻遭拋  美器官採購組織頻出包

只是在美國現有的人體器官移植上,近日卻有媒體揭發,國內器官移植系統其實存有重大缺陷。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日前揭露了美國參議院財政委員會(Senate Finance Committee)的一份報告,該份報告指出處理捐贈器官的非營利器官採購組織(OPOs)管理不善,導致旗下的「器官共享聯合網路」(UNOS)出現器官處理不當、於運送過程中遺失及技術問題等。

上述狀況加總起來,不僅造成70名患者死亡,也使得有約249名患者接受完器官移植手術後,出現其他疾病。

像是2016年,被視為美國首例成功完成子宮移植的患者麥克法蘭(Lindsey McFarland),在宣布手術成功後沒多久,卻又再度進了手術室。因為捐贈子宮給麥克法蘭的器捐者,其實在生前膀胱曾受到念珠菌感染,且有擴及到子宮及其他周邊器官。

文章插圖

負責該次器官捐贈的組織「生命聯盟器官復原組織機構」(LAORA)宣稱,在發現該子宮受到感染時,有儘速向醫師提出警告。只是當時進行手術的克里夫蘭醫學中心(Cleveland Clinic)則表示,他們在幾個禮拜之後,才收到相關的資訊。甚至直指進行移植時,也完全沒有單位回報捐贈者有膀胱感染的問題,雙方對於到底是誰的問題各執一詞。

其他諸如血型核對出包,未事先檢測心臟、腎臟、肝臟相關疾病等狀況也不勝枚舉,使得參議院委員會對相關事件展開調查。後續經委員會約兩年半的調查發現,2015年時,一家航空公司突然遺失一顆原本要從南卡羅萊納州,運往佛羅里達州的腎臟。

在2017年另一顆預計要從南卡羅萊納州送至加州的腎臟,卻「上錯班機」導致移植手術取消,以及2020年,印第安納州有兩顆健康的腎臟卻意外被丟等狀況,讓外界對器官移植組織的辦事效率及能力,打上了大大的問號。

對此,器官共享聯合網路執行長謝博德(Brian Shepard)於委員聽證會上回應:「我們這是一個複雜的系統,但依然會持續尋求改進、監測及適應。」並在會中感謝這個在40年前,由國會所啟動的器官移植系統。

雖然整體因器官移植環節疏漏導致的疾病死亡,在七年共17萬4338件器官移植中,只佔了一小部分,問題卻依然非同小可。因為並不是每一個移植到不良器官的患者,都能夠再迅速找到另一個合適的器官。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