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國粹誰來擔?日本相撲人才荒

被視為日本國粹的相撲,辛苦的訓練和對傳統的堅持讓日本年輕一輩卻步,然而對從蒙古來到日本的摔角選手來說,這是他們另一個發光發熱的舞台。

文章插圖

練習場的肉搏聲

在日本愛知縣的名古屋市,一大早就可以聽到相撲力士們的肉搏聲,11名體格健壯的選手穿著相撲腰帶,在練習中想辦法將對手推出土俵外。

千年歷史的國家運動

這些相撲力士每天早上得花上三小時,在聲譽卓著、歷史悠久的友綱部屋練習相撲這項已經有 1,500年歷史的國家運動,凡是被對手推出土俵或摔出土俵外就算輸。

一窺相撲力士的生活

這一次,路透社採訪團隊獲得日本相撲協會的特准,能一窺相撲選手的訓練和日常生活,他們為了迎接名古屋相撲大賽的到來,個個繃緊神經努力練習。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怎麼吃、怎麼穿都有規定

進入練習場,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留著武士頭的相撲選手,他們嚴守相撲世界對日常生活的一切規定,從吃喝到階級無一不遵守。

訓練太辛苦  日本年輕世代卻步

然而,仔細觀察後會發現,有的選手並非日本人,而是來自蒙古國的摔角力士。

相撲辛苦的訓練和嚴守傳統這點讓日本年輕世代卻步,不過卻為來自蒙古國的摔角選手開了一扇門,但是,這些蒙古選手得先跨越文化的鴻溝,融入日本社會,成為一名除了出生地不在日本外,從內到外都散發日式精神的日本人。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跨越語言不通的障礙

身為首位來自蒙古帶領友綱部屋的相撲力士,旭天鵬勝提到:「最大的壓力來自語言不通,(過去)當我被罵或被稱讚時,我都聽不懂在說什麼。」旭天鵬勝是 1992年來到日本的 6名蒙古選手之一。

只不過出生在蒙古

「我們梳著武士頭、穿著和服和木屐,遵守日本還有相撲的規則,」旭天鵬勝接著說:「我們只不過生在不同的國家。」

現在,一代相撲冠軍旭天鵬勝已經說得一口流利的日文,娶了一名日本妻子,放棄了蒙古國籍入籍日本,成為了相撲部屋的掌門人。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