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人亡、128人受傷 為何埃及拉瓦達清真寺遭恐攻?

上周五,埃及西奈半島北部的一座清真寺遭到恐攻,武裝分子引爆裝在清真寺內的炸彈後,持槍堵住清真寺門口掃射信眾,造成至少 305人死亡,128人受傷。

文章插圖

血洗清真寺  最致命恐攻

上周五(24),位於埃及西奈半島北部阿貝德鎮(Bir al-Abed)的拉瓦達清真寺(al-Rawdah)遭到恐怖攻擊,恐怖分子先在寺內引爆炸彈,隨後持槍包圍清真寺掃射從寺中衝出來的信徒,造成至少 305人死亡,128人受傷,這起事件也成了埃及現代史上最致命的恐攻事件。

堵住大門掃射信徒  

目擊者表示,當時信徒們正在拉瓦達清真寺進行周五禮拜,結果寺內傳出轟然巨響,當信眾們紛紛逃離案發現場時,出現了 25-30名持槍武裝分子,他們守在清真寺門口和 12扇窗戶前對著信徒開槍,連隨後趕到的救護車都是他們的目標。此外,恐怖分子還放火燒停放在清真寺附近的車輛,藉此擋住離開清真寺的路。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攻擊清真寺很罕見

這次的恐攻事件規模之大、手段之凶狠讓埃及全國震驚,不只是因為死傷慘重,還因為遭到攻擊的目標是清真寺。在埃及,針對清真寺發起的攻擊非常罕見,先前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曾攻擊基督教教堂和信徒,但會避開穆斯林所在的清真寺。

罹難者多為蘇非教派

在 305名罹難者中,大部分是平民,他們是信奉蘇非教派(Sufism)的穆斯林。蘇非教派穆斯林和一般穆斯林不同,他們奉行神秘主義的伊斯蘭教,長期被遜尼教派的極端組織如伊斯蘭國斥為異端邪說。

小補充:蘇非教派(Sufism)

根據《維基百科》,蘇非教派為伊斯蘭教的神秘主義,特色在追求精神層面的提升,其詮釋方式有別於一般穆斯林,他們在生活方面相當嚴格。遵行蘇非主義者被稱為「蘇菲行者」,他們認為透由冥想及導師接觸到阿拉,他們把敬畏之心化為對阿拉無私的愛。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屍體散落一地

恐攻發生後,當地居民席迪威(Ibrahim Sheteewi)說:「現場很可怕,屍體散落在清真寺外頭的地上。」

針對平民的大屠殺

另一名目擊者莫哈美德(Mohamed)說:「我和親友到達清真寺時,發現救護車載著滿滿的屍體和傷患。拉瓦達清真寺發生的事是一場針對和平平民的大屠殺。」

而在這場大屠殺中,一名不願具名的倖存者說,他靠著躲在屍體底下逃過槍手的搜尋,槍手當時正在四處走動看還有沒有活口。

醫院被傷患淹沒

許多傷患都被送到北西奈省首府阿里什(El Arish)的醫院,醫護人員手忙腳亂地迎接一波波湧入的傷患和屍體,不少傷患都遭到了嚴重的燒傷和斷手斷腳。

一名醫護人員說:「我們被傷患淹沒了,我們不知道該說什麼,這太瘋狂了。」

文章插圖

埃及總統:我們會復仇

接獲拉瓦達清真寺遭恐攻的消息後,埃及總統塞西(Abdel Fattah al-Sisi)和內政部長、情報局長、國防部長等國安官員召開緊急會議,他說:「我們會傾力打擊這些恐怖分子和離經叛道的人...這起恐攻想要阻止我們打擊恐怖主義,並且摧毀我們的意志,但我們會挺住,我要向全埃及人說,你們現在在打的這場仗是最光榮的一場仗。」

「埃及軍方和警察會報仇。」

派出戰機空襲火藥庫

在恐攻發生數小時後,埃及軍方出動戰機空襲阿貝德鎮附近的山區,瞄準恐怖分子作案用的車輛和他們的火藥庫。

嫌犯手拿伊斯蘭國旗幟

然而,目前沒有任何人出面扛責,但埃及檢察總長沙迪克(Nabil Sadek)提到,恐怖分子手拿伊斯蘭國的旗幟。現在受眾人懷疑最深的就是在西奈半島上的伊斯蘭國區域組織「伊斯蘭國西奈省」(Wilayat Sinai),他們旗下據說有 800-1,500名恐怖分子,大部分是埃及人和某些來自利比亞西部沙漠的外國人。

文章插圖

原因出在對蘇非教派的仇恨

深入分析這次恐攻發生的原因,可能和伊斯蘭國等恐怖組織對蘇非教派穆斯林的仇恨息息相關。

想要根除蘇非教派  

去年一月,一名住在西奈半島的伊斯蘭國指揮官在接受伊斯蘭國雜誌訪問時提到,整個組織痛恨蘇非教派和他們的宗教儀式,包含陵墓崇拜、動物祭祀和「巫術與預言」。在這場訪問中,指揮官提到拉瓦達清真寺所在的區域,是整個西奈半島上三大蘇非教派穆斯林居住的區域,也是伊斯蘭國想要「根除」的區域。

以施行巫術為由  處死蘇非教派老教士

這本雜誌還刊登了一張照片,上面有一名戴著黑帽的蒙面人士,他拿著一把劍擺在下跪的蘇非教派老教士赫拉茲(Sulayman Abu Hiraz)身上。2016年年末,伊斯蘭國以赫拉茲施行巫術為由處死了他。

文章插圖

淨化信仰  蘇非教派是一種病

從 2016年開始,伊斯蘭國便開始屠殺蘇非教派穆斯林,他們聲稱已經殺了至少 130名蘇非教派穆斯林,死者大部分位於巴基斯坦。

而在其他區域,伊斯蘭國打著淨化信仰的名義,大肆毀壞蘇非教派的祭祀地。不只如此,伊斯蘭國還釋出了一部影片,他們在影片中稱蘇非教派是「一種病」。

左右為難的貝都因人

而住在西奈半島北部的蘇非教派信徒,不少人是貝都因人(Bedouin),他們一方面受到伊斯蘭國的迫害,另一方面又出於生計考量,不得不和伊斯蘭國合作,提供恐怖分子物流服務好換取金錢。

以色列人的間諜

再來,西奈半島因為和以色列接壤的關係,貝都因人也和以色列多有接觸,導致埃及政府不信任貝都因人,認為他們是以色列的間諜。

小補充:逐水草而居的貝都因人(Bedouin)

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貝都因人(Bedouin)是以氏族部落為基本單位在沙漠曠野過遊牧生活的阿拉伯人,「貝都因」在阿拉伯語意指「居住在沙漠的人」。他們在中古初期佔阿拉伯半島居民的絕大多數,處在水源、牧場公有的原始公社制階段,逐水草而居是他們大多數人的基本生活方式,住的是可以隨時遷移的帳篷。

在伊斯蘭教產生前夕的這一關鍵時期,阿拉伯半島中部和北部的主要社會特徵就是貝都因人的遊牧生活。

文章插圖

修補和貝都因人的關係

過去兩年來,埃及當局企圖靠著區域發展計畫和來自沙烏地阿拉伯的資金,在西奈半島上蓋房子和小型工廠,希望可以紓解和貝都因人之間的緊張關係,讓貝都因人的經濟好轉不要幫伊斯蘭國運送物資,然而進度緩慢,這也讓在敘利亞伊拉克節節敗退的伊斯蘭國有機可趁。

南北發展不均

不像政治動盪的伊拉克和敘利亞,埃及有整個阿拉伯世界規模最大的軍隊,總統塞西本身就是軍人出身。根據以色列《國土報》的分析,埃及軍隊根本不缺在西奈半島對抗動亂的軍力。然而西奈半島南北發展不均,讓埃及當局付出慘痛的代價。

北方成了充滿仇恨的黑洞

西奈半島南部靠著紅海觀光業相對富裕,北方則因為經濟發展不佳的關係,讓貝都因人選擇和伊斯蘭國合作,幫忙提供後勤補給。《國土報》記者巴瑞爾(Zvi Bar'el)說,埃及當局十幾年來對西奈半島北部的忽略,「讓西奈半島北部成了充滿仇恨和激進主義的黑洞」,而現在當局正為此付出代價。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