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遙遠的距離 身處英國,無法和家人團聚的難民兒童

你知道嗎?好不容易來到英國的難民兒童,因為英國的政策而無法和自己的家人團聚。現在,英國有一群人想要推動修法,讓來到英國的難民兒童可以和自己的原生家庭生活。

文章插圖

父母可以帶著小孩  但小孩不能帶著父母

在 2016年國際特赦組織公布的一項報告當中,英國被評比為 27國當中最歡迎難民的前三名

雖然英國的難民政策上規定,難民父母可以帶著自己的小孩一起來英國,但如果是 18歲以下的難民兒童先抵達英國,他的父母不能以依親的方式來到英國和自己的小孩團聚。會有這一項規定,是因為英國政府認為這麼做,就能確保精神受創的難民兒童可以受到當局照顧。

符合資格也未必能團聚

這項規定也寫道,就算難民父母已經取得在英國的居留權,一旦他們的孩子滿 18歲之後,已經成年的孩子必須要離開英國,和自己的父母分離。

然而,即便是符合團聚資格的難民家庭,後面還有複雜的作業流程在等著他們,這也讓不少在英國的難民,根本無法順利完成申請程序。

為了保護身心受創的兒童

現在,針對父母不能以依親方式到英國和自己小孩團聚的問題,英國社福機構SOS兒童村(SOS Children's Villages UK)和國會議員麥克尼爾(Angus MacNeil)提出了一項草案,希望能讓來到英國的難民一家團圓,這項草案預定於下周五(16)在英國下議院逕付二讀。

文章插圖

放寬標準  讓孩子可以帶父母來到英國

現行的英國法律上規定,獲得難民資格的人可以和配偶、18歲以下的小孩團聚。下周五預定二讀的草案當中,有下述三個重點:

1. 為了使難民家庭能夠團聚,放寬家庭成員資格的標準。意即,讓具有難民資格的兒童可以帶著自己的家人來到英國。

2. 確保那些無人陪伴的兒童難民,有權利資助他們的家人與自己重聚。

3. 確保有需要的難民家庭團聚案件能獲得法律援助。

讓孩子獲得充滿愛的家庭

英國SOS兒童村的執行長華萊士(Alison Wallace)表示:「我們相信每個孩子都有權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環境中成長,在一個缺乏穩定、保護的家庭下,孩子可能會面臨很多風險。英國所有移民政策的核心應該要關心、照顧到兒童和年輕人,至少在讓兒童和青少年獲得一個充滿愛的家庭上,我們有責任不去傷害或拒絕這件事。」

文章插圖

這些孩子根本就不知道

英國非營利組織難民委員會(Refugee Council)的兒童心理治療師天普史密斯(Sarah Temple-Smith)表示,她們經手過的個案都是獨自一人來到英國的孩子,很多人都在穩定、充滿愛的家庭中裡長大。這些孩子沒有想過自己的生活會產生這麼大的轉變,他們會突然間驚恐地意識到自己一個人身處外國。而且,他們更不可能知道英國是歐盟國家當中唯二(編註),拒絕讓兒童難民和成年難民一樣得以和家人團聚的國家。

天普史密斯也在《衛報》上分享了她曾經處理過的幾個個案。

我的身邊沒有任何人

一名 14歲男孩身穿大了幾號的夾克和帽子、故作堅定地和天普史密斯描述自己如何逃離母國、穿過山脈、躲過狙擊手的攻擊,在法國加萊(Calais)「叢林」被打了一頓,又差一點被洗劫一空,最後才輾轉來到英國。

在心理治療師面前,這名男童坐在椅子上搖擺、雙手環抱著自己,看起來很渴望一個擁抱,他淚流滿面地說:「我獨自一人,」他開始大哭,情緒中穿雜著痛苦:「我身邊沒有任何人。」

編註:除了英國之外,丹麥是另一個禁止難民家庭團聚的歐盟國家。

文章插圖

我獨自一個人在這裡

另一個年輕人羅賓爾(Robel,化名)是因為政治因素,讓他的家人成為了被攻擊的目標,因此他決定躲過民兵、穿過撒哈拉沙漠,並設法來到英國。

回憶起在利比亞被拘留的 6周,羅賓爾向天普史密斯表示,自己受到嚴重的肢體和性暴力,然而「你必須要抱持著希望」。

羅賓爾也提到他知道自己的爸爸已經被殺,至於媽媽和其他兄弟姊妹應該已經逃到歐洲。他現在已經和紅十字會的成員碰過面,希望紅十字會能夠幫他找到家人,讓他們一家能在英國安全生活。

接著,羅賓爾述說起前陣子的夢,他夢到自己和家人相聚,他說:「我醒來後發現這不是真的……我獨自一個人在這裡(I am here all alone)。」

像媽媽一樣照顧我

天普史密斯表示,對於站在第一線和這些難民兒童接觸的社工師或治療師來說,看著這些心煩意亂、渴望和家人相聚的孩子,自己在心情上總是難以承受。

在諮商進入尾聲時,天普史密斯告訴另一名個案賽義德(Said,化名)他並不孤單,難民委員會會在身邊支持著他。賽義德不安地啜泣著說:「那你(指心理治療師)……從現在開始你就像是我的媽媽,妳會照顧我。」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