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可可起源 五千年前的南美人就會喝巧克力

by:時穿
5626

在過去,有不少人相信巧克力源於 4,000年前的馬雅文化。然而最近的考古學研究指出,南美洲人早在 5,000多年前就會喝巧克力了。

post title

最近,有考古學家發現早在 5,300年前的厄瓜多,當時的人們已經會喝巧克力了。圖為巧克力飲料示意圖。

Photo: rawpixel

可可歷史比馬雅文明還早

過去,考古學家們認為,巧克力的起源可以回溯到 4,000年前的中美洲,當時的馬雅人已經懂得用乾燥的可可豆製作巧克力飲品。

本周,最新的考古學研究發現,早在 5,300年前南美洲的厄瓜多東南部高原、亞馬遜河上游地區的人們,就懂得製作巧克力飲料。這讓巧克力被人類馴化的歷史,一口氣多了 1,300年。

在厄瓜多被馴化

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的研究團隊表示,他們在厄瓜多高原的陶瓷工藝品上殘留的古代化學物質上,發現了Theobroma cacao可可樹的痕跡。

這是美洲最早、也是考古學上首次在南美洲找到能推測出巧克力年代的例子,在進一步的基因組研究下,更證實了厄瓜多就是可可被人類馴化的地區。

post title

這是厄瓜多的地理位置,厄瓜多位於南美洲的西北部,如果可可真的是從南美洲的厄瓜多傳入中美洲,必須要先經過哥倫比亞和巴拿馬。

地球圖輯隊

原本沒有驗可可

在厄瓜多的聖塔安娜-佛羅里達(Santa Ana-La Florida),是古代馬由-欽奇佩文化(Mayo-Chinchipe)的考古遺址。原本,考古學家薩利洛(Sonia Zarrillo)已經從這裡出土的陶器中,找到了玉米、豆類、木薯和辣椒。

不過,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人類學家布萊克(Michael Blake)進一步麻煩薩利洛檢查看看陶器裡面有沒有可可,這才發現當時的馬由-欽奇佩人已經會吃巧克力。

在南美洲的第一次

布萊克說,雖然植物學家們早就發現亞馬遜地區有最多種類的可可樹,包含這次的Theobroma cacao樹種,但在這之前都沒有人找到南美洲也有食用可可的考古學證據。

巧克力的起源從亞馬遜開始?

布萊克接著說到,如果馬由-欽奇佩人真的會吃巧克力,這就意味著巧克力的起源很有可能是從亞馬遜上游開始,再透過交易的方式傳到巴拿馬、哥倫比亞,最後才抵達中美洲和墨西哥。

post title

圖為 2007年7月,厄瓜多亞蘇尼國家公園(Yasuni Park)那坡河(River Napo)的鳥瞰圖。

路透社/達志影像

驗出澱粉粒和可可鹼

為了要證明這樣的假設是對的,研究團隊全面檢查從聖塔安娜-佛羅里達出土的器皿,包括石臼、陶碗和瓶罐。

結果在這些器皿當中,研究人員不只發現了可可澱粉粒,還驗出了可可鹼(theobromine)──可可鹼是可可當中的苦味來源。

只能是可可

不僅如此,研究人員進一步檢驗器皿上殘留的物質後發現,有幾段粒線體DNA只能來自可可,不可能是來自其他植物,也不是Theobroma cacao可可樹的野生近緣種,而證實了當時該地的可可樹已被馬由-欽奇佩人馴化,或處於被馴化的階段。

用陶器喝飲料

那當時的馬由-欽奇佩人,會在什麼樣的情況下用到巧克力呢?要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就得先看看這些發現帶有可可澱粉粒的器皿是在什麼情況下出土的。

布萊克說:「由於我們的證據來自於陶器,包括精心製作的stirrup-spout陶器,我們可以推斷當時的人們正在準備飲料。」

post title

圖為 2016年6月,在厄瓜多的Sarita可可農場,網子上鋪成一整片的可可豆。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可能融入日常生活

驗出可可澱粉粒的器皿當中,有的是在墓地附近出土的精美陶器,研究團隊推測,當時巧克力飲料可能是儀式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不過,也有些器皿只是沒有特別經過裝飾、普通家用的容器,或許當時馬由-欽奇佩人在日常生活中已經很習慣喝巧克力飲料。

現摘的豆莢味道溫和

布萊克指出,馬由-欽奇佩人有可能是利用磨碎的可可種子來做飲料,也可能在研磨可可種子之前會先發酵可可豆。布萊克也說:「新鮮現摘的成熟可可豆筴周圍含有美味的甜果漿,混和在一起後巧克力的味道就會變得非常溫和。」

「現今的巧克力含有大量的糖,這和 16、17世紀歷史記載的可可用途有很大的不同。」

post title

這是Theobroma cacao可可樹、花和可可豆莢剖面圖。

Photo: Fondo Antiguo de la Biblioteca

出土陶瓷發現可可豆筴

事實上,早在這次研究之前,就已經有人在厄瓜多出土的陶瓷上發現了疑似可可豆筴的圖騰,再加上亞馬遜上游是可可樹遺傳多樣性最豐富的地區,所以一直都有科學家推測這裡才是巧克力的起源。

誰馴化了可可?

不過,沒有參與這次研究的華盛頓州立大學人口基因學家可內羅(Omar Cornejo)認為,這次的研究雖然證實了厄瓜多人在數千年前就會喝巧克力,但沒有辦法證明可可是在該地被人類馴化。

紐約城市大學考古植物學家麥克尼爾(Cameron McNeil)則認為,可可引入中美洲時已經被人類馴化,馴化是一個連續的過程,馬雅人或其他中美洲的先人能繼續馴化可可,培育出最適合他們口味的品種。

麥克尼爾接著說道:「人們可以爭辯說,是馬雅人把可可消費文化變成一種藝術形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