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下抗HIV人類基改寶寶? 中國疑似進行基因改造胚胎惹議

by:時穿
6675

最近,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的遺傳學家賀建奎表示,他利用基因編輯技術讓一對中國夫婦產下對HIV病毒免疫的基改雙胞胎女兒。如果一切屬實,他就會是世界上第一個讓人類生出基因改造寶寶的科學家,而他的所作所為也引發爭議。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0月,賀建奎在中國深圳的實驗室接受記者採訪。他表示自己成功利用基因編輯技術,讓一對夫婦產下一對基因改造過的雙胞胎寶寶。

美聯社/達志影像

疑似出現第一對人類基改寶寶

周一(26),《美聯社》和《麻省理工科技評論》報導指出,中國南方科技大學的遺傳學家賀建奎教授疑似利用基因編輯技術,成功讓一對中國夫婦產下一對對HIV、天花和霍亂免疫的基改雙胞胎寶寶。

雖然目前無法證實賀建奎發表於網路上的臨床實驗報告是否屬實,或世界上是不是真的出現第一對人類基改寶寶,但由於科學界一直以來禁止修改人類胚胎的基因,外界認為賀建奎已經觸犯到基因工程的禁忌而引發爭議。

在這支YouTube影片當中,賀建奎親自在鏡頭前解釋馬先生和葛小姐生下雙胞胎女兒露露和娜娜的過程。

多一道手續的試管嬰兒

根據賀建奎的說法,他一共在七對夫婦身上進行過這項基因編輯手術,這七對夫婦的人類免疫缺乏病毒(HIV)檢測都是男性呈陽性、女性為陰性。

首先,賀建奎採用體外人工受精技術(IVF),在精子注入培養皿上的卵子後,再注入基因編輯系統CRISPR/Cas9,讓CRISPR/Cas9切除胚胎當中的CCR5基因,最後再將這個基因改造過後的胚胎植入媽媽體內,讓胚胎在母體內發育,最後產下基改試管嬰兒。

這七對夫婦當中,最後只有馬先生和葛小姐順利產下一對雙胞胎女兒露露和娜娜。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0月,在深圳一間實驗室裡,科學家在顯微鏡下把Cas9蛋白和PCSK9 sgRNA注入胚胎中。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小補充:關於CRISPR和CCR5基因

CRISPR全名為「群聚且有規律間隔的短回文重複序列」(clustered, regularly interspaced, short palindromic repeats, CRISPR),當CRISPR配上Cas9的酵素後,就能任意剪下、複製、貼上動物體內的基因。

由於HIV病毒能和CCR5基因產生的蛋白質結合並發揮作用,所以賀建奎選擇修改掉胚胎的CCR5基因,希望HIV呈陽性的爸爸產下的小孩不會被HIV病毒感染。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0月,賀建奎在位於深圳的實驗室裡接受採訪時,他的臉反射在一面玻璃面板上。

美聯社/達志影像

計畫到明年3月

根據賀建奎的實驗報告,在馬先生和葛小姐生下雙胞胎女兒露露和娜娜前,其他對夫婦的胚胎只存活了 24周或 6個月之久,他的計畫預計要到明年 3月才結束,目前無法判定現階段是否還有其他夫婦正在參與賀建奎的基改試管寶寶計畫。

基因工程「治癒」家庭

賀建奎認為,露露和娜娜不是「設計嬰兒」(Designer baby,編註),他是利用CRISPR/Cas9基因編輯系統來「治癒」HIV帶原者的家庭。他說:「如果我們能幫助家人保護他們的孩子,這就不是不人道的」、「我們相信這麼做是符合道德的。」

「有所為更有所不為」

賀建奎也在他的網站上列出 5點他的核心價值與道德標準,包含「悲憫之心」、「有所為更有所不為」、「探索自由」、「生活需要奮鬥」與「促進普惠的健康權」。

編註:「設計嬰兒」指的是基因編輯工程讓父母、醫生得以篩選基因,創造出具有某種特質的嬰兒。

post title

在賀建奎的爭議爆發之後,有 100多名中國科學家連署譴責賀建奎,認為他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如果要及時關上盒子就需要中國當局嚴格監管。

Photo: jesse ramirez

多數人事前都不知道

在賀建奎的爭議爆發之後,香港《南華早報》指出他們聯繫上的相關人員,大多數都不知道賀建奎在進行這項實驗,當中包括中國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的官員、賀建奎任職的南方科技大學同事、賀建奎在臨床實驗報告上署名的醫學倫理審查委員會成員,以及露露和娜娜出生的醫院工作人員。

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與此同時,中國也有 100多名科學家連署譴責賀建奎的行為「只能用『瘋狂』來形容」,強調CRISPR/Cas9基因編輯技術雖然早就可以這麼做,但全球的生物醫學家不做的原因在於高風險和倫理道德上的問題。

連署書上還寫到:「國家一定要迅速立法嚴格監管,潘朵拉魔盒已經打開,我們可能還有一線機會在不可挽回前,關上它」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0月,中國深圳的研究員周小青從容器當中取出了一個冷凍保存的胚胎,周小青是賀建奎研究團隊的成員。

美聯社/達志影像

突變CCR5就能對HIV免疫?

賀建奎最大的爭議在於,目前科學界的共識是這種基因編輯技術只能在實驗室當中進行,並不能讓這些經過基因改造過的胚胎植入母體產下人類的基改寶寶。

另一方面,賀建奎為了讓基改寶寶對HIV免疫選擇突變CCR5基因,這樣的作法是不是真的能讓基改寶寶對HIV免疫也是一個謎。

HIV+受試者有吃藥控制

以賀建奎的實驗對象來說,他找來的七名HIV帶原者的父親都在藥物控制之下,臨床實驗上這些接受藥物治療的HIV帶原者其後代可能一生都不會感染到HIV病毒。

像疫苗一樣只能預防

再者,賀建奎利用基因編輯技術讓露露和娜娜的CCR5基因突變,但這只能讓露露和娜娜不太容易被HIV病毒感染,像是施打疫苗一樣能預防HIV病毒,讓個體在健康上具有優勢。

post title

圖為今年 10月,周小青向記者展示了一支如何利用玻璃吸量管將Cas9蛋白和PCSK9 sgRNA注入胚胎的過程。

美聯社/達志影像

雙胞胎姊妹只有一人完全成功

這次成功產下的基改雙胞胎露露和娜娜也有疑點,賀建奎表示這對雙胞胎寶寶只有一個人體內的一對CCR5基因編輯成功,另一名只改了一個CCR5基因,換言之,這名只改到一個CCR5基因的基改寶寶還是有機會感染到HIV病毒。

有科學家質疑,賀建奎的基改實驗和CCR5基因自然突變不同在於,他沒有辦法讓胚胎中所有細胞的CCR5基因都突變成功,這種現象稱為「馬賽克效應」(Mosaic effect,亦稱為鑲嵌式胚胎)。

這是在破壞胚胎

哥倫比亞大學細胞生物學家艾格利(Dietrich Egli)指出,賀建奎使用的基因編輯技術在實驗室裡很常見,但他在胚胎上執行時控制不夠精確,這相當於破壞胚胎的基因組。

哈佛醫學院的遺傳學家邱齊(George Church)則表示,他很不滿意賀建奎的實驗只有部分細胞基因改造成功,但他認同賀建奎利用基因編輯技術來預防HIV病毒的作法。

CRISPR先驅:立刻暫停實驗

面對賀建奎的爭議,世界上CRISPR基因編輯技術的先驅、美國博勞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遺傳學家張鋒(Feng Zhang)則呼籲,要求全球暫停將經過基因編輯的胚胎植入母體子宮。

他說:「我不僅認為這有風險,我也對這次實驗不夠透明公開表達深切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