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記本就是我的記憶」 台灣新竹的筆記男孩

by:泥仔
17743

9年前,一場車禍讓陳宏智的海馬迴嚴重受損,讓他失去了儲存短期記憶的能力。從那之後,陳宏智每天都透過藍色的墨水、一本本橫線筆記本,將他的生活點滴全部濃縮在紙頁之間。

post title

自從一場車禍後,陳宏智的日記人生已經持續了 9年。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切都要紀錄

「我用筆記本來紀錄我今天幫了誰、作了哪些農活,今天有沒有下雨......這本筆記本就是我的記憶,」今年 26歲的陳宏智說道:「我有一度弄丟了我的筆記本,當時我難過到哭了出來,一直要我爸把它找出來。」

鄰居管他叫「筆記男孩」

陳宏智和 65歲的繼母汪妙琼一同住在新竹北埔,他的父親則是在 2015年去世。從那之後,陳宏智和汪妙琼兩人就靠政府的身心障礙補助與販售蔬果的微薄收入過活,有時則會和鄰居用以物易物的方式換取物資。鄰居們也對陳宏智這名「筆記男孩」一點也不陌生。

post title

在日記中,陳宏智紀錄下自己去的地方,並提到自己弄丟了手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當時他到寺廟祈禱可以找到手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也到教堂祈禱可以找到手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幸好在十天後,陳宏智在日記提到自己找到手機,而且他還去吃了肯德基、參加了一場造勢晚會。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來到臺北榮民總醫院新竹分院,精神科主治醫師林明燈正在解釋陳宏智的腦部狀況。

路透社/達志影像

記不了太多東西  生活受影響

臺北榮民總醫院新竹分院的精神科主治醫師林明燈指出,陳宏智的腦部所受到的損傷,讓他只能記得自己在 5-10分鐘內做過的事情,這也影響到他接收和處理資訊的能力。

驚人的進步

但長年下來,林明燈認為陳宏智還是有出現顯著的進步,他一邊比畫著X光片一邊解釋道:「你可以看到這是他在車禍後,腦部還有在運作的部分。」

「考量到他在這段時光所達成的事情,這真的很驚人。」

post title

對陳宏智的繼母來說,她真的很擔心陳宏智在未來的生活。

路透社/達志影像

無法接受「真的忘記了」

不過林明燈也談到,喪失短期記憶多少會影響陳宏智和母親汪妙琼的關係,林明燈說:「有的時候,他的母親就是沒辦法接受他真的什麼都記不起來了。」

如果我不在了......

在接受採訪時,汪妙琼也坦承自己其實很想回到家鄉印尼,但是她總覺得自己不能就這樣留陳宏智一個人生活。

這一切也讓汪妙琼倍感焦慮,她說:「如果我走了,誰又要來照顧他呢?我真的不敢想像在我死後,他的未來會是什麼模樣。」

post title

在這天的日記中,陳宏智提到自己用 6,000元把抽中的獎品賣掉、餵了鄰居邵叔叔的狗、除了自家農田的 888根雜草、拜訪了朋友張姐姐。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在這篇日記中,陳宏智提到自己砍了 18根竹子好生火煮飯、在下雨天拔了 5,898根雜草、幫邵叔叔賣冬瓜賺了 500元,並在晚上 10:08睡覺。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對鄰居來說,他們對陳宏智一點也不陌生。

路透社/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密密麻麻的字句,都是陳宏智每天真實活著的證明。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上線時間:2018/12/04
增修時間:2018/12/08  修正內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