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入宮門深似海 雅子妃的美麗與哀愁

by:泥仔
55282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全球中央文/ 黃名璽 (中央社編譯)   

雅子在追求自我與遵循皇室體制中矛盾度日,甚至罹患疾病,受到外界正反兩面評價。隨著病情好轉,雅子5月1日後能否跳脫「適應障礙」,以皇后身分在皇室外交上有所發揮,日本社會都在關注。

post title

2018年12月,適逢明仁天皇 85歲生日,雅子太子妃和其他皇室成員一同來到皇居的陽台前和大眾打招呼。

合作廠商

日本皇太子妃雅子,5月1日將隨著德仁繼任天皇成為新皇后,但這位才貌雙全的太子妃,卻因無法適應皇室生活罹患「適應障礙」,過去15年病情時好時壞而長期療養。外界推測雅子的情況顯現出嫁入皇室前的理想與嫁入後的現實間出現落差,讓這位前外務省「職業新女性」受到正反兩面評價。

雅子原名小和田雅子,1963年出生。雅子的父親畢業於東京大學,後來取得英國劍橋大學研究所學位,進入日本外務省後,最高職務曾任事務次官,可說是菁英官僚;母親也出身名校慶應義塾大學,曾任法國航空東京分社社長祕書,婚後成為家庭主婦,可說是「菁英專業主婦」。

雅子生長在這樣的家庭,從小被細心呵護栽培長大,學業及職場表現跟父母一樣優秀。由於父親派駐國外的外交生涯,雅子小時候曾在前蘇聯及瑞士等國生活;回日本後,從小學到高中都就讀日本相當有名的田園調布雙葉學園。

post title

圖為 1993年6月,新婚的德仁皇太子與雅子太子妃準備搭車前往東宮御所。

合作廠商

在雙葉學園高中部念書時,雅子跟著父親離開日本到美國波士頓居住,之後進入哈佛大學經濟學院。雅子在哈佛大學求學時撰寫的論文曾獲優等獎,以經濟學院學生身分獲得這個獎項的,在當時只有三人。

從小受到家庭大力栽培的雅子也很勤奮向上,精通多國語言,1986年回到日本後考進東京大學法學院,隔年進入外務省工作,選擇跟父親一樣的外交官生涯。

雅子在1986年參加西班牙公主訪日歡迎宴上,與德仁相識,德仁一見傾心,但雅子不願放棄自己的工作,1988年帶職前往英國牛津大學進修,1990年回到日本。

德仁經過約六年的追求,雅子終於點頭,同意辭去工作嫁入皇室,於是這段「日本皇太子與外務省才女」戀情開花結果。雅子成為皇太子妃後,很多人期待曾在海外住過、見多識廣且聰慧的人格特質,也許能為皇室帶來新的風氣。

不過,結婚多年後,外界對雅子卻出現完全相反的評價。日本《週刊現代》曾報導,負責採訪宮內廳的記者說,這可能跟雅子「太過完美的經歷」有關。

post title

1999年12月,雅子太子妃首次傳出懷孕的消息,有關消息也立刻攻佔新聞版面。

合作廠商

雅子跟德仁結婚,是希望能在皇室外交方面有所施展,事實上,讓雅子有這樣期待的人,正是德仁。

雅子起初對放棄外交官生涯而嫁入皇室,感到非常苦惱,但德仁對雅子說:「雖然妳會有很多不安跟擔憂,但我會用一生全力守護妳。」德仁這段話說完後大約過了一個月,雅子接受了德仁的求婚。

日本皇室會議1993年舉行記者會宣布雅子將成為德仁親王妃,由於雅子身為哈佛大學畢業的職業新女性,受到日本社會高度關注;但雅子嫁入皇室後,現實生活與她原本的想像大不相同。

日本皇室最重視的就是皇嗣繼承問題,德仁身為皇太子,雅子若能順利產下兒子,皇室繼承問題就有解;雅子曾經流產,後來在婚後八年的2001年終於再度懷孕,產下女兒愛子公主。

不過,因為雅子沒有生下兒子,日本政府也還沒有決定要修改目前規定只傳男性的皇室典範,愛子暫時不具繼承皇位條件。

外界推測雅子可能因此被施壓繼續生育,導致身心理出現問題。2003年,雅子因感染帶狀皰疹而停止相關公務活動療養;愛妻心切的德仁,2004年在單獨出訪歐洲前記者會上,語出驚人為無法同行的雅子抱不平,發表了驚動日本社會與皇室的「人格否定發言」,說確實有人否定雅子的職業生涯及人格,引發外界聯想雅子與宮內廳是否不合。

post title

2018年11月,雅子太子妃與德仁皇太子一同和約旦國王、王后見面。

合作廠商

過沒多久,宮內廳對外宣布雅子被診斷患有「適應障礙」,從那時起雅子進入長達15年的療養,鮮少公開露面。

儘管在療養過程中病情時好時壞,但只要身體狀況允許,雅子還是會盡力做好工作;雅子病情約在兩年前大幅好轉,也就讓大家在更多公務場合看到她的身影。

雅子2018年5月出席全日本紅十字會大會,並在同年11月全程出席日皇與皇后主辦的園遊會,這都是15年來首度出席相關活動;接著在今年新年的一般祝賀及許多新年活動上亮相,也時隔三年參加皇宮內的祭祀活動。

對於雅子這樣一位本來可以走在日本職場追求男女平等前端的新時代女性,卻在德仁長年追求下,意外走上嫁入皇室的人生道路,在追求自我與遵循皇室體制中矛盾度日,甚至罹患疾病,也受到外界正反兩面評價。隨著雅子病情好轉,5月1日後她能否跳脫出太子妃的「適應障礙」,弭平理想與現實的落差,以皇后身分在皇室外交上有所發揮,日本社會都在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