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百年陋習 尼泊爾政府:不拆掉「月經小屋」就不給民生補助

by:波波
23172

「月經小屋」是尼泊爾行之有年的傳統習俗,由於當地民眾認為月經是不潔的象徵,月經來潮的女性需要被隔離在戶外小屋當中。為了解決這項陋習,在立法禁止與刑法上路之後,尼泊爾政府又祭出新招。

post title

尼泊爾民情保守,各地的鄉鎮村莊仍有大量民眾遵循最傳統的人文習俗和宗教信仰,諸多限制女性人身和教育自由的月經禁忌是政府極力根除的迷信陋習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相信月經將招來厄運

受到印度教的影響,尼泊爾人民認為女性月經是不潔的象徵,因此有一系列針對女性月經期間生活起居的限制和禁忌,例如規定女性該吃什麼、該在哪裡睡覺,以及可以與誰互動。許多人相信,打破月經禁忌會招來厄運和死亡。

限制女性生活的月經禁忌

根據英國《衛報》的報導,常見的月經禁忌包含不能照鏡子、不能剪指甲、不能接觸男性家庭成員、不能去上學,渡河會招來惡靈附身,碰觸生鮮蔬果會讓食物腐爛。其中,限制女性人身自由的「月經小屋」(Chhaupadi)是尼泊爾最極端的月經禁忌。

post title

尼泊爾西部艾克漢地區的村莊中,一名 14歲的女孩坐在空間狹小的月經小屋中。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月經小屋隔離經期女性

在尼泊爾的許多地方,「月經小屋」仍是非常盛行的習俗。月經小屋是一間蓋在主屋附近、沒有窗戶的密閉式空間,當家中有女性月經來潮時,就必須在這間屋子裡面接受隔離,直到月經結束為止。

增加女性人身安全威脅

聯合國的研究報告認為,月經小屋與腹瀉、肺炎、呼吸性疾病的發生有所關聯,更增加性暴力與野生動物攻擊的機率,尼泊爾也記錄許多女性及兒童在月經小屋中窒息或意外身亡的案件

post title

艾克漢地區的村莊中,另一名 45歲的婦女也需要在月經期間避開禁忌,待在戶外或月經小屋中度過經期。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府立法禁止月經小屋

尼泊爾政府一直以來都致力於解決這個長期困擾尼泊爾社會、純粹只是迷信的陋習。2005年,尼泊爾最高法院宣布禁止月經小屋,去年,尼泊爾政府更進一步將月經小屋列入犯罪行為的行列。強迫一名月經來潮的女性進入月經小屋隔離,可能被判高達三個月有期徒刑以及 3千尼泊爾盧比的罰金(折台幣約 828元)。

月經小屋意外案件仍未停止

然而,政府法規上路對民俗風情並沒有顯著影響,尼泊爾各地每年仍會傳出女性在月經小屋中被蛇咬死,或是烹煮食物時一氧化碳中毒而死的消息。本周,尼泊爾巴朱拉地區(Bajura)的一名女性與兩名兒子才在一間沒有窗戶的月經小屋中窒息而死。

post title

艾克漢地區一名父親手拿女兒的照片。他的女兒在 2014年遵循月經禁忌被隔離在月經小屋時,不幸意外身亡。

路透社/達志影像

各地政府祭出嚴格對策

為了加強執法與改正社會風氣,尼泊爾西部偏鄉的當地政府決定祭出更嚴格的手段。這些地區由於民風相對純樸保守,月經小屋的習俗依舊根深蒂固。尼泊爾艾克漢地區(Achham)的地區首長班達利(Janak Bhandari)說,他們的新作法推行一年至今,睡在月經小屋的女性人數已經減少了 20%。

不拆小屋就不給民生補助

「民眾會來我們的辦公室使用政府服務或領取補助,像是營養補助金、老人年金、新生兒登記、借貸顧問等市民服務,當他們在申辦服務的時候,我們會先問他們家中有沒有在實施月經小屋習俗。」班達利首長說:「如果他們說有,我們會叫他們先回家把月經小屋拆了,再給他應得的政府服務和資源。」

post title

艾克漢地區一名教師在學校宣導正確的衛教知識,反對尼泊爾不合理的月經禁忌和月經小屋習俗。

路透社/達志影像

民生必需品與習俗的權衡

英國《衛報》記者所採訪到的一名尼泊爾家庭就是卡在新舊作風之間過渡期的例子。擁有 4個孩子的 26歲媽媽班妲莉(Dilu Bhandari)告訴《衛報》記者,她們家一直以來都遵循著月經小屋習俗,直到有一天,當地政府官員告訴她們,如果她們不把月經小屋拆了,就無法領到食物配給。

因政策而改變生活方式

班妲莉說:「我當時很生氣,政府難道不知道我們沒有錢取得營養的食物嗎?怎麼會訂下這麼離譜的規定?」不過,在食物和傳統習俗的權衡之下,她丈夫還是把月經小屋拆了。之後,她只要月經來潮,就會待在家中二樓的起居空間。

仍害怕違背傳統習俗

據她的說法,起初她的婆婆對此感到十分不悅,擔心讓月經來潮的媳婦待在家中會對神明不敬,憤怒的神明會降下天譴,懲罰她們違背習俗的罪惡。「不過,到現在什麼都還沒發生。」

post title

遵循月經禁忌的尼泊爾女性不被允許進入家中,她們必須在戶外或月經小屋中度過經期。圖為艾克漢地區一名遵循月經禁忌的女性,入夜後在家門外等待家人為她送來晚餐。

路透社/達志影像

「請神入廟」新政策

艾克漢地區的拉馬羅珊(Ramaroshan)村政府在鼓勵村民拆掉月經小屋的同時,也同步推行了一項新的政策,試圖解決政策與民間信仰之間的衝突。他們在村莊中央蓋了一間大廟,邀請村民在家中女性月經來潮時,將家中的神像暫放在廟中,讓女性家人可以不必離家。

讓女性安心待在家中

在尼泊爾的某些地區,人民相信讓月經來潮的女性和神明共處一室會遭天譴,因此許多女性被要求在經期期間去親戚或鄰居家借住,或是被關在月經小屋中隔離。「我們用這個新作法取代傳統的習慣。」拉馬羅珊的女性副首長拉宛(Saraswati Rawal)表示:「讓神明待在廟裡,讓女性待在家中。一來神明開心,二來女性安全。」

五個月減少20%月經小屋

根據副首長拉宛的說法,這項「月經回家,神明進廟」的政策實施至今五個月,被迫待在月經小屋隔離的女性已經減少了百分之二十。

post title

尼泊爾長年實施的另一項月經禁忌禁止月經來潮的女性出門上學,許多女孩因此無法獲得適當的教育資源。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另一項陋習:禁止女孩出門上學

尼泊爾西部緊鄰印度邊界的達德胡拉地區(Dadeldhura)的當地政府則試圖改正不讓月經來的女兒去上學的風氣。該地區巴甘沃(Bhageshwor)村政府首長巴塔(Kaushila Bhatta)說,該地區居民會禁止女兒在經期出門上學。

同樣手段改正不合理傳統

「這讓我們地區女生的教育狀況嚴重落後。」首長巴塔表示,當地政府決定對仍在遵循此習俗的家庭停止提供任何政府服務與資源,直到他們決定改正這項作法。「這個陋習必須盡快消失,我們也盡了最大的努力。」

post title

即便政府致力於根除尼泊爾民間的月經禁忌,人民也很難一時之間拋棄傳統的價值觀。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策只是治標不治本

即便各地政府推出各種策略改正陋習、禁止人民遵循不合理的傳統習俗,最根本的問題仍然是尼泊爾宗教與文化在人民心中根深蒂固的價值觀,以及長年以來缺乏的教育宣導。

觀念已經根深蒂固

尼泊爾西北部巴居拉(Bajura)地區人權團體的專案負責人居塔(Judda Bahadur Rawal)說,非營利組織針對相關迷信的宣導和教育仍不敵存在多年的社會風氣和宗教影響,就連受迷信所害的女性都很難在一時之間拋棄迷信、接受新的觀念。

post title

尼泊爾村莊中許多家庭都與家畜共用房屋空間。一樓畜養動物,二樓則是家庭的飲食與起居空間和神明祭拜空間。人權組織認為,房屋空間不足是月經小屋盛行的根本原因之一。

路透社/達志影像

十年宣導進展不彰

尼泊爾女性人權組織(Sama Bikash Nepal)的負責人甘瓦爾(Pasupati Kunwar)也說,改變陋習的進展非常緩慢。「十年前我開始推行反月經小屋運動時,尼泊爾全國大約有 95%家庭都有月經小屋。」甘瓦爾評估道:「十年過後,現在這個數字才降到 60%。」

短期內不可能根除迷信

尼泊爾女性、孩童與年長者福祉部部長塔帕(Tham Maya Thapa)相信,要根除這項已經在尼泊爾文化深根的習俗需要很長一段時間。「月經小屋的習俗已經有數百年的歷史了,要在一、兩年內完全根除它並不容易。」

法律與政策永遠是輔助

「從去年 8月開始,強迫隔離月經來潮的女性已經成為一項刑事罪刑,犯罪者可以處高達三個月有期徒刑和罰金。然而,法律與政策永遠不會是改變百年社會習俗最有效的手段。」塔帕部長說。

政府需先了解人民生活模式

甘瓦爾指出,政府不能只專注在表面政策的制定和規範,更要深入了解當地民眾的生活模式,才能找到根除陋習的辦法。

「很多尼泊爾居民都和動物同住。家畜住在一樓,家庭的生活、飲食、起居空間和神明敬拜空間都擠在二樓。」她解釋:「人們相信月經來潮的女性不能和家畜、神明和男性家人共處一室,但家中沒有額外的空間讓她們度過經期,因此她們就被迫只能待在月經小屋中。」


上線時間:2019/04/18
增修時間:2019/04/29  修正貨幣單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