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極冰層崩垮淹死上千小企鵝 三年後帝王企鵝仍不見繁殖跡象

by:波波
67123

過去三年,南極大陸第二大的帝王企鵝繁殖地一隻企鵝寶寶都沒生出來。科學家懷疑,可能是 2016年繁殖地冰層崩垮後,成年帝王企鵝群認為該地不再適合生育,這可能也是全球暖化氣候變遷最直接的警訊之一。

post title

科學家發現,原本每年都會在南極大陸哈雷海灣繁殖的帝王企鵝群體,已經連續三年沒有在哈雷海灣生下任何企鵝寶寶了。

Newscom/達志影像

帝王企鵝第二大繁殖地

南極大陸的哈雷海灣(Halley Bay)是南極第二大的帝王企鵝(Emperor Pengiuns)繁殖地。作為少數不應受到全球暖化影響的地區,每年都有 1萬5千到2萬4千對帝王企鵝夫妻遷往哈雷海灣繁殖,佔了全球帝王企鵝群體的百分之八。

三年沒有企鵝寶寶誕生

然而,科學家注意到,從三年前開始,哈雷海灣上居然一隻企鵝寶寶都沒生出來。相對地,在哈雷海灣附近的繁殖地出現比往年數量更多的帝王企鵝夫妻。即便如此,鄰近繁殖地增加的企鵝仍然比不上哈雷海灣所缺少的企鵝。

六十年來生物研究首例

「過去六十年來,我們從來沒見過如此大規模的繁殖問題。」英國南極調查局(British Antarctic Survey)保育生物學的研究主管特拉塞博士(Phil Trathan)說:「對一個數量如此龐大的生物群體而言,完全沒有繁殖跡象是一件很少見的事情。」

post title

一夫一妻制的帝王企鵝會在穩定的冰層上生下企鵝寶寶,並花長達八、九個月的時間養育企鵝寶寶,直到牠們長出豐厚的羽毛,可以在冰冷的極地海域中游泳獵食。

Newscom/達志影像
post title

2016年,南極最大的帝王企鵝繁殖地哈雷海灣的冰層崩毀,數千隻還不能游泳的企鵝寶寶跌入海中,瞬間失去生命。

Newscom/達志影像

一夫一妻制的帝王企鵝

黑白相間、雙耳和胸口有金黃羽毛的帝王企鵝是世界上體型最大的企鵝,體重最重高達 40公斤,平均壽命 20年。帝王企鵝每年僅有一個伴侶,相互保持忠誠,在攝氏零下 40度的嚴峻低溫中共同繁殖、養育小企鵝。

依賴穩定冰層養育寶寶

科學家認為,過去三年的繁殖空白期是全球暖化下南極冰層狀況不穩定所導致的結果。帝王企鵝十分依賴厚實的冰層作為繁殖地,牠們在每年三、四月開始求愛,生下小企鵝後,會在繁殖地停留到十二月,等到小企鵝的羽毛長齊了才會離開。

冰層崩毀淹死數千企鵝寶寶

2016年,在南極威德爾海(Weddell Sea)沿岸的布倫特冰架(Brunt Ice Shelf)邊緣,作為帝王企鵝第二大繁殖地的哈雷海灣繁殖地一角的冰層崩毀,讓數千隻羽毛稀疏、還無法游泳的小企鵝跌入海中、不幸淹死。至今,聚集在該繁殖地的帝王企鵝群體依舊沒有顯示出任何繁殖跡象。

post title

繁殖地遭受變故後,許多帝王企鵝選擇遷徙到鄰近的繁殖地生育企鵝寶寶,但更多帝王企鵝一反常態,選擇不再繁殖。

Newscom/達志影像
post title

科學家表示,他們從未在如此大規模的動物群體中,觀察到這樣的零繁殖問題。

Newscom/達志影像

衛星影像追蹤企鵝群體

這個自然悲劇被英國南極調查局記錄了下來。研究大型企鵝群體的科學家通常會使用衛星影像捕捉企鵝留在白色冰層上的排泄物痕跡,藉此觀察企鵝群體的活動和規模。布倫特冰架邊緣的哈雷海灣繁殖地崩毀後,費德威博士(Peter Fretwell)和特拉塞博士透過衛星影像注意到哈雷海灣帝王企鵝的活動痕跡消失了,才發現哈雷海灣的冰層已經崩毀。

崩毀冰層不再生成

不僅如此,崩毀的冰層也不再生成。強風不斷侵蝕著布倫特冰架外圍的冰牆,使新生的脆弱海冰無法堆積得更加厚實。費德威博士表示,每年十月和十一月的暴風雪讓布倫特冰架周遭的新生海冰無法如期增厚,這改變了原本哈雷海灣的自然環境,原先穩定的冰層已經成為環境變數。

鄰近繁殖地企鵝增加

英國南極調查局相信,這導致過去三年期間,成年的帝王企鵝不是選擇遷徙到另一處繁殖地繁殖,就是選擇完全不繁殖。離哈雷海灣 50公里外的道森蘭頓繁殖地(Dawson-Lambton)上的帝王企鵝夫妻於 2017年從數百隻增加到了 1萬1,117隻,又於 2018年增加到 1萬4,612隻。

post title

科學家表示,讓他們感到擔憂的不只是全球暖化的問題,而是人們會因為抱著「企鵝還能遷徙到其他繁殖地繁殖」的想法,輕忽這個現象背後代表的生態危機。

Newscom/達志影像
post title

如果南極哈雷海灣的冰層遲遲沒有增生,未來,數萬隻帝王企鵝齊聚一堂的場面可能只會存在於歷史的影像記錄當中。

Newscom/達志影像

原以為是全球暖化倖免之地

讓科學家憂心的不是帝王企鵝的繁殖地改變,而是原本在科學家眼中,哈雷海灣是少數不會受到全球暖化影響的極地地區。特拉塞說:「我們以為哈雷海灣會一直是全球最寒冷的地區,更以為帝王企鵝能夠長住在哈雷海灣。」

許多帝王企鵝選擇不再繁殖

科學家們也指出,儘管部份帝王企鵝選擇遷徙到新的繁殖地繁殖,這並不代表哈雷海灣的繁殖問題已經解決,因為還是有很大部分的帝王企鵝群體選擇停止繁殖。哈雷海灣的繁殖問題不但代表著更大的全球暖化危機,更是眾人該謹慎看待的警訊。

群體恐消失一半以上

根據研究,在本世紀結束前,如果南極冰層持續崩毀、減少下去,全球的帝王企鵝群體可能會減少百分之五十到七十,這代表著我們曾在電視上看到的數萬企鵝大家族,將永遠成為影片才能回顧的歷史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