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巴馬州新法:執行墮胎就關10-99年 美國墮胎權何去何從

by:泥仔
9906

這一陣子,美國各州紛紛出現了數十年來最嚴格的墮胎禁令,讓人擔心女性墮胎權將會受到撼動。

post title

本月 7號在喬治亞州,一名示威者打扮成反烏托邦小說《使女的故事》中的角色抗議。該小說背景設定在基督教神權統治的國家「基列共和國」,在基列共和國中,女人只是男人的財產、生育工具。

路透社/達志影像

執行墮胎  關10-99年

昨日(15),美國阿拉巴馬州議會通過了全美最嚴格的墮胎禁令,明訂孕婦除非面臨「嚴重健康風險」、「未出生的孩子有致死性異常」,否則任何執行墮胎的醫生可能被判 10-99年不等的刑期;意圖執行墮胎的醫生最高則可能被判 20年。

「每一條生命都是賜禮」

當日稍晚,阿拉巴馬州州長伊佛(Kay Ivey)簽署通過該禁令,她透過聲明表示,這條法令深刻地反應阿拉巴馬人的信念,意即「每一條生命都是珍貴的,每一條生命都是上帝的賜禮」。

這條法令  冰山一角

此法相當於禁止所有的阿拉巴馬州女性墮胎,而且就算是遭到性侵、亂倫懷孕也不得墮胎——事實上,阿拉巴馬州完全是美國現況的冰山一角,這幾個月來,有好幾州接連通過數十年來最嚴格的墮胎禁令,不少人也擔心,美國聯邦政府對墮胎權的保障極有可能因此受到撼動。

1973年在明尼蘇達州,當「羅訴韋德案」的判決結果出爐時,反對墮胎的人們紛紛走上街表達不滿。

美聯社/達志影像

今年 1月,反對墮胎的示威人士聚集到美國最高法院抗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1973年的判決  立下標準

時間回到 1973年,麥考芙莉(Norma McCorvey,在判決書中化名為羅,Jane Roe)向最高法院起訴德州區司法長官韋德(Henry Wade),認為德州的墮胎禁令侵害到她的隱私權,最終,美國聯邦法院判定墮胎權應該受憲法的隱私權保障,並要求各州將可墮胎的周數規範在 24-28周之間。

以前會被擋下

這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被視為美國聯邦政府保障女性墮胎權的重要標準。這些年來,許多州政府試圖推行比較嚴厲的墮胎規範時,都會在最高法院被擋下。

整個情勢卻隨著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人士異動出現轉變。

post title

圖為美國 9名現任的大法官。後排最右邊的,即為 2018年10月就任大法官的卡瓦諾。

路透社/達志影像

保守派上任  可能反轉結果

2018 年7月,常在大法官 9人表決投出關鍵票的甘迺迪(Anthony Kennedy)卸任,立場偏保守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則在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的提名下成為新任大法官。這樣的情況讓反墮胎的支持者相信,卡瓦諾在表決時能以關鍵的第 5票翻轉「羅訴韋德案」標準,讓較嚴厲的墮胎法通過。

陸續被通過的「心跳法」 

所以從今年 4月開始,以保守派為主的喬治亞州、肯塔基州、密西西比州、俄亥俄州均陸續修法,規定醫生不得幫懷胎 6周以上的孕婦墮胎,由於一般在懷胎 6周開始能檢查到胎兒心跳,因此這樣的法案也被稱為「心跳法」,除此之外,路易斯安那州、密蘇里州等州議會也準備就「心跳法」展開討論。

至於前面提到的阿拉巴馬州,則因為連懷孕周數都沒有商議空間,才會被視為全美目前最嚴格的墮胎禁令。

本月 14號在阿拉巴馬州議會外,一名支持墮胎的示威者手上的標語寫到:「離我的子宮遠一點。」

路透社/達志影像

1989年,數十萬名支持墮胎的示威者走上華盛頓街頭,希望社會更重視女性議題。

美聯社/達志影像

提出上訴  達成目的

嚴格來說,這些法案就算通過也不一定會馬上施行,目前「美國公民自由聯盟」組織已經宣布將對各州的墮胎法提起上訴——然而,來自支持墮胎組織Guttmacher Institute的政策分析師納許(Elizabeth Nash)指出,反墮胎勢力多半就是在等人提出上訴。

現在正在刀口上

「在大法官卡瓦諾被任命後,全國的政治人物立刻把焦點擺到墮胎議題上,」納許解釋道:「保守派希望新通過的墮胎法可以被帶到最高法院,因為如此一來,最高法院的投票結果就有可能翻轉對女性墮胎權的保障。」

其他州也沒有閒著

另一方面,立場偏自由派的州也有所行動。為了避免「羅訴韋德案」標準遭到推翻,紐約州、佛蒙特州、羅德島州已經早一步修法、拉長孕婦可墮胎的懷孕周數,內華達州、新墨西哥州、伊利諾州則在考慮跟近。

本月 14號在阿拉巴馬州議會外,支持墮胎的人們(左)與反對墮胎的示威者(右)互相對峙著。

路透社/達志影像

1985年8月,醫藥系教授那格斯(Dr. Lynn Negus,左)拿著支持墮胎的標語,站在畫面右邊、反對墮胎的示威者旁邊。那格斯表示,她在開車時看到了反墮胎的示威者,就決定要停下來表述自己的意見。

美聯社/達志影像

議題走向兩極  不存在的討論空間

事實上,這不是「羅訴韋德案」標準第一次受到挑戰。在 1992年的「賓州東南部計劃生育組織訴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中,人們一度認為聯邦政府對墮胎權的保障要就此終結,然而,該案的判決結果反而加強了政府對墮胎權的保障;不過《紐約時報》指出,現在的政治討論空間已經變得更加極端——畢竟在過去,有些溫和的共和黨員會支持墮胎,有些保守的民主黨員則會反對墮胎,但時至今日,這種中間地帶已經不復存在。

「大門是敞開的」

回過頭來看,就算新通過的墮胎禁令暫時不會施行,但在喬治亞州擔任小兒科醫師的柯亞瑪(Atsuko Koyama)指出,光是「法令通過」本身,對一些父母來說就已經夠嚇人了。

「絕對會有人擔心我們會把他們拒之於門外,」柯亞瑪說:「但我們會很快地向他們保證,大門絕對會為他們敞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