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你的子宮,你無權選擇」 美國女性墮胎權「羅訴韋德案」被推翻

2022年6月24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作出歷史性裁決,以5比4的票數,撤銷半個世紀以來的女性墮胎合憲權。裁決的主要意見書內容與此前外洩的草案意見書內容相似。大法官阿利托在意見書中寫道,墮胎是道德難題,而「憲法未提及墮胎,墮胎權也未受任何憲法條文明確的保護」,因此將複雜的道德難題交還到人民與人民選出的代表手中。

但自由派大法官卻持不同意見,認為此舉無疑是剝奪女性的自主權。美國各地也有人民走上街頭抗議,對於最高法院的裁決表達憤怒與不滿。

文章插圖

聯邦最高法院裁決憲法未保障女性墮胎

上周五(24),美國聯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作出歷史性的裁決,以6比3的票數對「多布斯訴傑克遜婦女健康組織案」(Roe, Dobbs v. Jackson Women’s Health Organization)作出了判定,同意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維持禁止婦女在懷孕15週後墮胎的法案,並以5比4的票數,推翻近半個世紀前有關女性墮胎合憲權的「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

此後全美女性的墮胎問題將不再受憲法隱私權保障,未來將交由各州立法機關自行決定各州女性的墮胎權益。

使全美墮胎合法化的羅訴韋德案

此前2022年5月,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草案意見書曾被美國新聞網站《政治報》(Politico)揭露,指出羅訴韋德案的歷史性裁決將會被翻轉,當時就引發美國社會極大的動盪。

1973年的羅訴韋德案是奠定美國憲法保障婦女墮胎權益的里程碑。案件最初是由化名羅(Roe)的22歲德州女性所提出,當時她未婚、失業,面臨第三次懷孕,認為自己有墮胎的需要,卻因為州政府的法律規定,胎兒只有在危及母親生命或遭遇強暴等特殊情況才可終止妊娠。她因四處求助無門導致無法墮胎,決定將代表德州政府的檢察官韋德(Henry Wade)一狀告上法院,指控德州禁止墮胎的法律侵犯了她的隱私權。

最高法院後來受理她的上訴案,以7比2的票數,裁決女性墮胎權屬於憲法隱私權,賦予了女性在妊娠三個月內擁有合法墮胎的權利。

推翻羅訴韋德案原因 保守派大法官如此說

此次,推翻羅訴韋德案的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所撰寫的意見書,內容長達79頁,大抵上與先前洩漏的草案意見書內容相差無幾。

阿利托在意見書中表示,「憲法未提及墮胎,墮胎權也未受任何憲法條文明確的保護」。他強調,墮胎是一種道德難題,也使得美國社會對墮胎一事存在截然不同的觀點,但美國憲法中從未提起墮胎權,墮胎也不屬於美國憲法第14增補條文之正當程序條款所要保障的基礎權利。

因此,當一項未列舉的基礎權利並未在憲法中被明確保障時,便要確認這個權利是否深植於這個國家的歷史與傳統,或是隱含在其他的明文權利(ordered liberty)之中,才得以被憲法保障。阿利托在許多頁數中細數墮胎權未在美國的法律與傳統中占有一席之地。他指出,直到20世紀後半,美國法律都沒有支持墮胎,並且多數州還將墮胎視為犯罪。

阿利托最後確立墮胎權不是憲法所保障的權利,墮胎是一種特別的行為(unique act),終結了生命或稱為潛在的生命。也因為墮胎是複雜的道德難題,最高法院不該越權替人民解決憲法中未明確規定的此類難題,最高法院將墮胎的問題交還到人民及人民選出的代表手中。

文章插圖

我們不同意 自由派大法官有異議

自由派大法官則持不同意見,他們稱周五的裁決是一次災難性的決定,並罕見地聯合發表異議書

三位大法官布雷耶(Stephen Breyer)、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與卡根(Elena Kagan)在聯合異議中譴責此次裁決剝奪了女性的自由,並對其他權利造成了威脅,連帶削弱了法院的公信力。

「我們相信憲法將某些問題排除在多數決之外。因為就算多數人反對,我們仍能堅守一些個人的權利——包含女性——她們能自行決定與描繪她們未來的權利。至少,我們曾經堅守過。」三位大法官寫道。

三位大法官表示,此次裁決限制了女性權利,授權各州制定嚴厲的法案強迫她們生育,「一些州會對墮胎提供者採取刑事處罰,像是冗長的刑期;但有些州絕不止於此,也許在今日的裁決之後,有些州的法律會將女性的墮胎定罪,向膽敢尋求墮胎的女性採取監禁或罰款」。

他們指控,多數的保守派法官為了推翻墮胎權,無視美國的「遵循先例原則」(stare decisis),甚至以法官本身的規則取代了法治。而多數的保守派法官越過遵循先例原則,就只是為了一件事——認定羅訴韋德案是嚴重的錯誤。

他們也認為,過往法院在墮胎議題上兼顧不同的意見,保持一種平衡,但這次最高法院摒棄了這種平衡,並讓女性從受精的那一刻起,就對此無權置喙。此次裁決讓成千上百萬的美國女性失去憲法的基本保障,並影響其他與羅訴韋德案有關的權利法案。

拜登:這是悲傷的一天

上周五,羅訴韋德案被翻轉的幾個小時之後,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立刻從白宮對外發表談話,抨擊最高法院的裁決是悲慘的錯誤,並指示美國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Department)確保女性們能獲得墮胎與避孕的藥物,政府也會計劃保護女性擁有跨州尋求墮胎的權益。

「我們國家女性的健康與生命現在處於危急之中。完全可以這麼說,這個決定是數十年來蓄意破壞法律平衡的結果。」拜登說道。他強調,這是法院第一次撤銷了有關憲法的權利,這對國家與法院來說,是悲傷的一天。

川普:這是我的榮幸

在拜登發表談話後,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也發表聲明,將此次推翻羅訴韋德案的結果視為他的功勞。他說:「我兌現了所有的承諾,包含提名三名備受尊敬且強大的憲政專家進入最高法院。這是我的榮幸。」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234

人民向最高法院表達抗議

在羅訴韋德案被推翻後的第二天,全美各地聚集大量的人潮走上街頭抗議,在紐約、華盛頓特區、芝加哥、洛杉磯與西雅圖,他們高喊「不是你的子宮,你無權選擇」。

周末,紐約正舉行驕傲周(Pride weekend)遊行,慶祝LGBTQ社群多年來抗爭的成果。成千上萬的人行走至市中心,一邊歡樂的慶祝、一邊對聯邦最高法院的最新裁決表達憤怒。

在丹佛科羅拉多州(Colorado),遊行示威者米雪兒(Natasha Mitchell)站在抗議隊伍中表示,「這是對女性的背叛。我很幸運住在一個尊重女性生育權的州,但我替住在那些禁止墮胎的州的女性感到擔憂」。

羅訴韋德案倒下的連帶影響

羅訴韋德案被推翻並重新定義墮胎權益由各州法律定奪後,美國將有一半的州能禁止女性墮胎。

目前有13個州因具有「觸發法」(trigger bans),包含德州(Texas)、猶他州(Utah)、懷俄明州(Wyoming)在內,在羅訴韋德案被翻案後,墮胎就不再受憲法保障,這13州會在30天內禁止墮胎。

但人們除了擔心女性的墮胎權益被影響外,倡導生育權的活動人士與教育者擔憂和墮胎權息息相關的避孕、體外人工受孕(In vitro fertilization)等醫療措施,不久後也會受到巨大衝擊。

美國生殖醫學學會(American Society for Reproductive Medicine)的發言人提普頓(Sean Tipton)說道:「我們現在會看到一些不孕患者變成墮胎權戰爭中的附帶犧牲品。」

根據一些州的法律用語,如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的法律使用「受精」的字眼來禁止墮胎,可能連帶影響到不孕患者的療程。某些特定情況下,一些醫療機構丟棄冷凍或體外受精的胚胎,可能也會導致觸法。

而更多社運人士與專家擔憂,隨著羅訴韋德案倒下,其他基於憲法隱私權而被保障的權益也將岌岌可危。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就在意見書中聲稱,同性婚姻和避孕的權益確立在羅訴韋德案的推理上,最高法院應該要重新審視這些權益,有責任矯正那些錯誤。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