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盛讚與爭議中誕生 歡迎來到奧地利避孕和墮胎博物館

by:泥仔
6658

在這間博物館裡,你可以找到歷史上為了避孕和墮胎留下的痕跡......

post title

這是一間不太一樣的博物館...

Photo: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

打斷性行為和生育的關聯

2003年,基因學家與提供墮胎服務的醫生費耶拉(Christian Fiala),在奧地利維也納成立了避孕和墮胎博物館(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ortion, MUVS),透過大約 2,000件展品和 3,000份紙本文件,這間博物館解釋了性行為和生育之間的關聯,還有幾十個世紀以來,人們如何想盡辦法要打斷這兩者的聯繫。

post title

這座博物館裡有關於歷史上人們如何避孕、驗孕、墮胎、推動墮胎合法化等各式各樣的紀錄。

Photo: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

介於荒唐與危險之間

整個展區分成兩個部分,參觀者會先走入避孕區;顧名思義,這裡陳列了人們避免懷孕的各種方法,有些很荒唐,有些可能對身體造成危害。

舉例來說,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二世(Ramsses II)會用鱷魚糞當作隔離物,他們相信糞便裡的酸性物質能創造一個不友善精子的環境——但通常只會讓女性受到病菌感染。

20世紀初則流行過「陰道沖洗器」,即把可口可樂灌進陰道、好用碳酸「殺死」裡頭的精子。

除此之外,塞肥皂、海綿、塞子,或使用豬睪丸、羊皮膚做成的保險套都曾記載在過去的避孕歷史中。

方法五花八門  沒什麼用

當然,大部分的方法都沒什麼功用,能成功大多源自運氣好,這也帶領著參觀者來到下一個展間:墮胎區。

在展區裡的東西可能讓人不忍直視,卻是曾經或正在發生的事情。

Photo: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

可能大出血  可能被感染

比起避孕區,墮胎區可能多了一些痛苦的情緒,因為裡頭記述著女性為了流產如何把裁縫針、衣架等細長工具放入子宮,或是服用有毒草藥,甚至是故意從樓梯摔下去,這常常導致她們大出血或出現致命性感染。

也因為過去既缺乏妥善的墮胎方式又不合法,不少人會選擇在生下嬰兒後直接處理掉或是棄置他處。

「知道」很重要

一路看下來,參觀者多半很難抱持輕鬆的情緒觀看裡頭的展品,但這座博物館就是希望能藉由這一連串真實存在的紀錄,讓參觀者理解到擁有避孕知識的重要,以及安全墮胎的可貴。

post title

醫生費耶拉站在展區「墮胎區」,向參觀者解釋這裡的物品。

Photo: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

一切起於對性的不理解

這也是醫生費耶拉創立避孕和墮胎博物館的初衷。他在非洲、亞洲地區行醫期間,親眼見到到許多人因為避談性的價值觀,導致他們對避孕知識的不理解;等到懷孕後,又因為政府或教會禁止墮胎,讓他們只能想辦法「自己來」。

禁止不到的「禁止墮胎」

然而,一如博物館種種展出所顯示的,禁止墮胎不會阻止女性墮胎,反而會讓她們用更危險的方法來處理這件事。

「人們不明白的是,在出現避孕方法前,平均年齡介於 15-50歲的女性可以懷孕 15次。」費耶拉說道,他也說:「在墮胎合法化之前,歐洲各地的女性會因為採取粗暴的方式自行墮胎而死。」

「地球上幾乎所有物品都被拿來墮胎過。」

post title

博物館裡也談到了社會價值觀對墮胎的影響,畫面中間的綠色小人上的標語寫到:「誰決定了生育?」旁邊的箭頭寫到「男性/父親/兄弟/兒子」、「醫生」、「軍隊」、「經濟」、「教會」、「國家」。

Photo: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

壓力、無助  人們不該忘記

雖然墮胎已經在歐洲許多國家已經合法化,避孕知識也算普及,但費耶拉相信,人們不該忘記女性過去因為意外懷孕所面臨的無助感與心理壓力,以及因此帶來的創傷。特別是這樣的情況在不少地方仍是持續存在的議題。

希望把資訊帶給更多人

費耶拉說自己作為一名醫生,能接觸並分享生育知識的人有限,而「只有透過博物館,我們才能把可靠的避孕方法、醫學上安全的墮胎方式傳播到全世界」,也希望透過博物館來「幫助、支持這些受害者,也幫助他們的伴侶瞭解相關風險」。

post title

這份資料文件是 1971年6月,374名西德女性登上雜誌頭版,公開承認他們進行墮胎,呼籲當局將墮胎合法化。

Photo: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

一個明確的示威目標

當然,這樣的博物館也讓它成為了反墮胎支持者的示威目標,一名不願具名的博物館員工說,他們碰過把反墮胎文宣塞到參觀者手上的示威者,也看過兩個舉著反墮胎標語的示威者請求參觀女性「為了寶寶」再考慮一下。

有人則被法院下令不能太接近博物館,讓他們如果想要示威的話,就只能在離博物館入口 60公尺遠的地方示威。

正常的溝通  可能不可行

費耶拉則提到,他不只一次收到死亡威脅,還有人在他經營的墮胎診所外嚇走需要幫助的女性。他說:「很遺憾的是,你沒辦法用客觀的方式和這些人交談。他們在某種程度上受到心理上的限制,讓正常的溝通變得不可行。」

「但我們不要再著眼於這一群人,這沒辦法促進相關議題的發展......唯一且重要的,就是讓有經驗的專業人士能好好幫助那些需要支持的女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