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口香糖」找到石器時代的她 5,700年前的蘿拉這樣過生活

by:徽徽
12676

在接近石器時代晚期,在丹麥南方的一個小漁村,有一名深色皮膚、棕色頭髮、藍色眼珠的女孩正咬著一塊從樺樹汁液提取出來的焦油......

post title

圖為當代一名模仿石器時代打扮的小女孩。

Photo: Robin Persson

歡迎來到Syltholm

在現代考古學家的世界中,這座小漁村叫做Syltholm,它位於丹麥的洛蘭島(Lolland)上,附近有一座潟湖,還有幾座沙質的隔離島。女孩就在這裡和她的族人一起造堰捕魚,並且把捕到的魚用動物骨頭做成的長矛給串起來。

石器時代的「口香糖」

這名女孩之所以嘴裡嚼著焦油,可能是為了把像口香糖一樣的焦油給咬得更有延展性,好拿去修補破掉的陶器或拋光打火石。對生活在石器時代的人們而言,焦油是很常見的黏著劑。不過,也有可能只是因為咬焦油很好玩,所以她才嚼著焦油。

5,700年後被找到

無論如何,當她將嘴裡的焦油吐出來丟掉時,這塊焦油被層層的沙子和淤泥給封了起來,直到 5,700年後被一群考古學家給找到。神奇的是,考古學家們能從這塊焦油上提取女孩完整的基因組,還有她的口腔微生物群以及她剛吃下不久食物的DNA。

芬蘭藝術家比約克隆德(Tom Björklund)畫下了女孩的樣貌,這名女孩也被暱稱為「蘿拉」(Lola),得名自她被找到的洛蘭島(Lolland)。

沒找到遺骸  照樣可以還原女孩的生活

簡單來說,雖然考古學家在挖掘地點沒有發現任何人類遺骸,但焦油上的線索讓他們可以還原這名女孩的樣貌、她吃了什麼、她身上的細菌和病毒、她和族人可能來自何方,以及她們是否已經開始過農業生活。

第一次從非人骨上提取

研究人員表示,這是第一次人們從非人骨上提取整個古代人類的基因組。參與研究的哥本哈根大學施羅德博士(Dr Hannes Schroeder)表示,這塊團隊挖到的「口香糖」是古代DNA非常有價值的來源,他說:「從除了人骨以外的地方得到整個古代人類基因組真的很不可思議。」

「我們手上這塊幾千年前被某人隨意丟棄、不起眼的焦油,突然之間可以藉此還原出這個人,能透過這個小東西這麼做真的很棒。」

因此,研究團隊決定把他們的發現發表在《自然通訊》期刊(Nature Communications)上和大家分享。

圖中的這塊黑色焦油,正是女孩口中的「口香糖」,上頭還可以看到女孩的齒痕。

「口香糖」可以找到DNA

至於,研究團隊怎麼會想到這麼做呢?

團隊成員之一的哥本哈根大學生物考古學家洋森(Theis Jensen)提到,答案和他先前在瑞典做的研究有關。當時,他在研究現場挖到了好幾塊上頭有齒痕的焦油,於是他想次世代定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技術說不定能對古代DNA研究產生革命性的影響,「我認為這些『口香糖』可以是DNA的來源」。

最後,洋森的同事成功從這些焦油中找出了三個人的部分DNA,且這三個人的生活年代可以追溯到 1萬年前,他們也將發現刊載在今年五月的《通訊生物》期刊(Communications Biology)上。

獨一無二的考古地點

對洋森來說,這次跟著研究團隊來到Syltholm考古更有斬獲,因為Syltholm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地方,「幾乎所有的一切都被泥土封住了,這代表在有機殘留物的保存上絕對很驚人」。

「這裡是丹麥規模最大的石器時代考古地點,根據考古發現顯示,這裡的人大量利用野生資源進入新石器時代,這個時期農業和豢養家畜第一次出現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南部。」

宛如無價之寶的樣本

沒有參與這次研究的瑞典烏普薩拉大學考古學家卡舒巴(Natalija Kashuba)表示,在Syltholm挖到的這塊焦油之所以能保存的這麼好,就是因為它被埋在無氧的環境內。此外,卡舒巴表示,要是考古學家們能多挖到一點這類含有古代微生物組的樣本,他們就可以把與人類健康息息相關的細菌和病毒演化史給兜起來。

「對於人類健康和環境研究而言,這樣的樣本是無價之寶。」卡舒巴說。

post title

圖為 19世紀俄國畫家瓦斯涅佐夫(Viktor Vasnetsov)筆下的石器時代生活。

Photo: Viktor Vasnetsov

發現細菌和病毒

研究團隊表示,他們從這塊焦油發現了會引起牙周疾病的細菌,以及人類皰疹病毒第四型(Epstein-Barr virus)和幾種會引發肺炎的病毒。

患有乳糖不耐症、剛吃完榛果和野鴨

除此之外,研究人員也發現女孩有乳糖不耐症,這對過著採集和漁獵生活的人來說很普遍,當時的人們還沒有受到新石器時代革命的洗禮,還沒有開始豢養奶牛。而焦油上頭出現了榛果和野鴨的DNA,顯示女孩在嚼焦油前可能吃了榛果和野鴨,這兩樣是過著採集和漁獵生活者的主食。

了解過去,預測未來

施羅德博士說:「我們的祖先生活在不一樣的環境之中,並且有著和我們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和飲食。因此,找出這些是怎麼反映在他們的微生物組中非常有趣。」

「這能幫助我們了解病原體是如何演化、如何隨著時間擴散,還有在特定環境下,是什麼讓它們變得特別有毒。同時,這也有助於預測病原體未來會如何變化,以及(人們)要如何控制或根除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