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光旺季如淡季 泰國大象迎來失業潮

by:山謬
10059

光是二月,泰國的觀光客人數慘跌 44%。飯店可以關門,租車可以暫時停車庫,唯獨大象還是要吃飯。觀光客沒了,大象的飯錢從哪來?

post title

圖為泰國一家以中國觀光客為主要客群的餐廳,這家餐廳已經在今年 2月3日後暫停營業。自從中國實施封城令、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向全球擴散以來,泰國的觀光業便遭到重創。單單 2月,泰國的觀光客人數,就已經重挫 44%。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象沒飯吃,因為觀光客不來了

自從COVID-19(武漢肺炎)在中國大爆發以來,泰國的觀光業便隨之受到重創。

周一(23),泰國旅遊局(Tourism Authority of Thailand,TAT)表示,整個二月泰國的觀光客人數慘跌 44.3%,中國觀光客更是幾乎全數消失,硬是少了 85.3%。

對泰國來說毫無疑問是一場浩劫,因為該國 16%的人口仰仗觀光業維生,還有國內大象公園的幾千隻大象,也都將生計寄託在觀光客上。

當COVID-19(武漢肺炎)紛紛讓觀光客對到泰國旅遊卻步,大象及圍繞著大象的產業也越來越艱困。

中國封城後,一切都變了

泰國普吉島一家豪華渡假村的行銷總監卡馬克(Thareeya Deasakorn Khamkar)表示:「自從中國封鎖後,所有訂房都取消了。」

「取消的情形非常嚴重。」

「最開始只是延後,但現在人們不清楚出門旅遊是否安全。」

post title

過去,泰國的潑水節向來是個當地人與觀光客同樂的節日。但是今年COVID-19(武漢肺炎)爆發以後,清邁省也宣布取消今年的潑水節及一系列活動。

路透社/達志影像

大象公園紛紛關閉

李爾特(Boonthachai Lert)是泰國梅騰大象營區(Mae Taeng Elephant Camp)的董事長,他拿出一份數據,顯示觀光客不來後對泰國大象觀光業造成的影響:清邁 94座大象公園中,85座已經暫時閉門歇業。

沒有觀光客,要如何歡慶過節?

根據媒體《清邁一》(Chiang Mai One)的統計,觀光業已經因此損失高達 6億泰銖(折台幣約 5億5,000萬元)。

觀光客人數大量減少後,清邁也取消了部分傳統慶典,如潑水節。

沒有觀光客,只好走回老路

在旅遊旺季,李爾特經營的泰國梅騰大象營區每天至少可以接待 1,000名遊客。

但是自從觀光客大量減少後,現在平均每天的入園人數少於 50名。而根據他的估計,光是打平收支,每天大象公園至少要有 400名遊客。

他被迫減少員工們的工作時數,希望能藉此再撐一段時間。但是他也指出,如果下個月情況沒有改善,大象公園接下來就得關門大吉。

觀光客大減,大象並沒有因此不吃東西,該花的開銷仍然在。

飼養大象的象伕們沒有選擇,只能走回老路,要嘛帶大象進城乞討,或是協助非法搬運木材。

post title

圖為泰國南邦府一處大象保留區的大象,拖著特製的鼓準備於表演中使用。在過往,飼養的大象不是被帶進城中乞討,就是被帶到緬甸、寮國邊境被迫協助幫忙搬運木材。

路透社/達志影像

死灰復燃的大象惡夢

早在 1989年以前,象伕們餵飽大象的方式大概有兩種:帶著大象進城乞討,或是帶著大象協助伐木者搬運木材,藉此賺取收入。但是大量消失的森林很快被泰國政府所重視,因此在 1989年前後,泰國政府幾乎禁止了所有商業伐木。

從那之後,飼養的大象開始在觀光景點工作,讓觀光客們可以騎在牠們身上。

由大象觀光產業業者們組成的大象聯盟協會(Thai Elephant Alliance Association)主席特朗帕拉肯(Theerapat Trungprakan)表示:「我們不希望過去象伕們賴以為生的方式重現。」

「那將會威脅大象的福利,如帶著大象上街討香蕉或是甘蔗。」

post title

即便沒有觀光客、沒有收入,但是每天象伕們仍要花費約 40美元餵飽大象。

美聯社/達志影像

養大象不容易

聽著看似容易,但是養大象其實一點都不容易。

飼養一隻大象,平均每天必須花大約 40美元(折台幣約 1,200元)在牠身上,比泰國法定每日最低薪資高出三倍不止。

養不起,可以野放嗎?

可能有人會說,如果養不起大象乾脆野放牠們,不過先撇開泰國法令禁止這麼作,實際上也不太可行。

先不論泰國法令已經禁止野放飼養的大象,實際上也不太可行。目前,泰國約有 3,800隻飼養的大象,更有 3,000隻野生大象。

梅騰大象公園的經理夏李爾特(Borpit Chailert)指出,一旦將這些飼養的大象野放,牠們勢必得和野生的大象搶食物。

「飼養大象已經習慣被飼養了,牠們會找不到食物。」

「最終的結果是,所有大象都會餓死。」

需要政府成立緊急基金介入

致力於提倡大象福利的組織亞洲象之友基金會(The Friends of the Asian Elephent Foundation),一直敦促政府成立緊急基金,幫助應對這類緊急情形。

基金會的共同創辦人撒瓦拉(Soraida Salwala)說:「對大象產業而言,緊急基金非常重要。當他們沒有收入,大象的擁有者和大象公園的經營者要如何購買食物餵飽大象?」

「對於目前的情形,我非常擔心。」

post title

圖為一名獸醫斯里敦姆隆(Padet Siridumrong),他抱著兩歲半的大象病人Fah Jam。

路透社/達志影像

「退租」大象

許多小型的大象公園是向大象的飼養者租大象,以減低經營成本。近期,他們為了省成本,紛紛退租大象。

36歲的洽羅努克桑巴特(Amnuai Charornsuksombat),他的家族在過去 16年來都靠著出租大象賺錢,他們的顧客是附近一家小型大象公園。

上周五(20),大象公園退租了 5隻他的大象。

他有點不知所措,因為這是他第一次把大象帶回家,卻不知道什麼時候要再把牠們帶回去。

大象是家人,不是寵物

但是,他也沒有因此而放棄照顧牠們。現在,他向附近的農夫購買草料、玉米秸稈作為大象的飼料。

「每個人都不好過。」洽羅努克桑巴特說。

「大象是家人,不是寵物。牠們是家人,所以我們會一起撐過這段時間。家人們總是彼此照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