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寒瑪莉」去哪都散播疾病 近代史上最著名無症狀帶原者

by:徽徽
33048

COVID-19(武漢肺炎)的出現改變了人們的日常生活,除了互動要保持安全社交距離外,各國也紛紛下令民眾居家隔離,非必要不要出門群聚,這一切都是為了避免疫情擴散。而在 20世紀初,一名無症狀帶原者因為沒有遵守規定,為世界帶來了難以想像的災難,也讓她的名字永遠和疾病掛勾......

post title

圖為 1909年《紐約美國人報》對瑪莉的報導,插畫將瑪莉做菜的樣子畫了下來,然而本該是打蛋的地方卻成了一顆顆的骷髏頭。

Photo: Lupo

為有錢家族做飯  拿手菜:水蜜桃冰淇淋

1869年9月23日,瑪莉馬龍(Mary Mallon,下稱瑪莉)誕生於愛爾蘭,她在少女時期就離開當地,跑到美國找工作,並且成為一名輾轉替各大有錢家族做飯的廚師,用拿手好菜「水蜜桃冰淇淋」收服眾人的心。

富裕階層出現傷寒患者

根據統計,在 1900-1907年間,瑪莉在紐約曼哈頓最富裕的地方擔任廚師,她的雇主不是住在第五大道上就是住在牡蠣灣,最後一名雇主則是住在公園大道上,這些雇主共同的特徵除了都曾請瑪莉幫忙燒菜外,他們都發現家中有人生病或死亡,而且死因居然是講究衛生的有錢階級少見的傷寒

另一個世界的疾病

對這些有錢家族而言,傷寒是另一個世界的疾病,常常出現在曼哈頓龍蛇雜處、衛生環境不佳的地區,如「地獄廚房」(Hell's Kitchen)、「五點地區」(Five Points)、「展望高地」(Prospect Hill)等等。

post title

瑪莉的拿手菜是水蜜桃冰淇淋,這道菜沒有經過高溫烹調,很有可能是病菌孳生的溫床。

Photo: katyveldhorst

「衛生工程師」追來源

為了瞭解傷寒從何而來,住在牡蠣灣的有錢家族聘請了人稱「衛生工程師」的索柏(George Soper)醫生去追蹤疾病的來源。

高溫烹調會殺菌,除了冰淇淋

索柏是一名勤奮的調查員,他懷疑傷寒的出現應該不是因為不潔的水源,而是患者吃到了遭感染的食物,而在廚子們替大家燒的菜之中,大部分都有經過高溫烹調,就算裡頭本來有傷寒桿菌也會被消滅,除了「水蜜桃冰淇淋」以外。

懷疑瑪莉是無症狀帶原者

於是,索柏找上了負責製作水蜜桃冰淇淋的瑪莉,他懷疑本身沒有任何傷寒症狀的瑪莉是所謂的「無症狀帶原者」,並且因為自己沒症狀的關係,無意間導致了 24人染上傷寒、1人因傷寒而死。

post title

上圖畫出了傷寒是如何從帶原者身上跑到食物中的過程,沒有任何傷寒症狀的瑪莉無意間將疾病傳染給了他人。

Photo: National Museum of Health and

身體充滿傷寒桿菌

1907年3月,索柏在紐約公園大道上的房子堵到了當時受雇該處的瑪莉。索柏請瑪莉提供排泄物、尿液和血液的樣本,但瑪莉揮舞著切肉叉把索柏給趕出門。出於不得已,索柏帶著他的理論找上了衛生部門的官員。最後,瑪莉被警察拖出房子押到了醫院取樣。

結果發現,瑪莉的身體充滿了傷寒桿菌。

廚師早離開  沒被懷疑過

索柏在《紐約醫學院學報》上回憶到,那些富裕且具社會知名度的家庭感染傷寒的病例,幾乎都得不到令人滿意的解釋,因為作為廚師的瑪莉總是很快就會離開,讓她從來沒有被人懷疑過。

這也是索柏後來意識到自己必須調查瑪莉的原因,他寫道:「我盡可能地保持我的禮貌,但我必須說我懷疑她(瑪莉)造成人們生病,所以我需要她的尿液、排泄物和血液樣本。」

post title

洗手是維持衛生整潔最簡單也最重要的方法之一。

Photo: Arlington County

如果有洗手就好了

在威拉德帕克醫院(Willard Parker Hospital)醫院的隔離病房中,索柏向瑪莉解釋為什麼衛生部門要把她帶到這裡隔離起來。索柏對著瑪莉說:「當妳去上廁所時,妳體內孳生的細菌會跑到妳的手指上,而當妳在做飯時,這些細菌就會跟著跑到食物裡,誰吃到了這樣的食物等同把病菌吞到肚中,然後就會生病。」

「如果妳在上完廁所後、煮菜之前願意洗手,可能就不會有這些問題了,妳的手不夠乾淨。」

拒絕讓醫生移除膽囊

對於索柏的「建議」,瑪莉聽不太進去,她也拒絕讓醫生移除她的膽囊。當時人們認為膽囊是病菌的來源,這樣的想法的確有幾分道理,過去曾有研究顯示許多傷寒無症狀帶原者的膽囊中有傷寒桿菌。當膽汁進入到小腸,傷寒桿菌也跟著一起到小腸,最後出現在帶原者的排泄物中。

據說,當醫生提出要移除瑪莉的膽囊時,瑪莉說:「不准把刀放在我身上,我的膽囊一點問題都沒有。」

post title

圖為瑪莉第一次被隔離在島上病院的模樣,她是左邊數來第一個。

Photo: Ideru

難接受自己是帶原者  被送到島上隔離

BBC在報導中寫到,在這個階段人們其實很能同理瑪莉的心情,沒有出現任何傷寒症狀的她很難接受自己是帶原者。不出所料,難以理解情況的瑪莉被紐約當局移送到北兄弟島(North Brother Island)一處病院隔離。當時,這間病院專門收容染上天花和其他需要和人隔離的患者。

「傷寒瑪莉」歧視意味甩不掉

對被關在裡頭的瑪莉來說,她是整起事故中的受害者,她什麼事情也沒做。在《紐約美國人報》披露瑪莉的故事後,人們開始同情瑪莉,報紙大亨赫斯特(William Randolph Hearst)也因為瑪莉的關係荷包滿滿,他替瑪莉請來律師打官司,要告紐約當局違法隔離她。

一方面,瑪莉的遭遇因為報導的關係受到大眾同情;另一方面,記者在報上給瑪莉取的綽號「傷寒瑪莉」(Typhoid Mary)一輩子跟著她,甩不掉歧視的意味。

瑪莉當時說:「這整件事都令人不可思議,在基督教社群內,一名手無寸鐵的女人竟然遭到這樣的對待。」

post title

瑪莉獲釋後曾短暫地當過洗衣工人,然而最後她還是決定重操舊業擔任廚師。

Photo: Rudy and Peter Skitterians

成功獲釋  條件是不准再當廚師

三年後,瑪莉在法庭的准許下成功獲釋,條件是不能再重操舊業當廚師。然而,瑪莉沒有遵守承諾,她在接下來的五年內用假名輾轉於各大餐廳、飯店、小旅館擔任廚師,甚至在一所婦產科醫院內服務。不過,瑪莉都沒有在同一個地方待太久,所以初期她也沒有引人起疑。

53人感染,3人死亡

然而,1915年瑪莉還是被發現了,因她而感染傷寒的人數上升到了 53人,死亡人數則來到 3人,外界認為實際數字應該更高。

去哪都會傳播疾病

這一次,大眾不再同情瑪莉的遭遇,媒體也不站在瑪莉這一邊。當時,《紐約時報》的頭條標題是:「傷寒瑪莉再現:活體細菌,她本身免疫,去哪都會散播疾病」。

於是,瑪莉又被關回隔離設施,並且在那裡度過了人生剩下的 23年。在這 23年中,她曾獲得當局的准許短暫離開隔離住所去探望親友,然而親友並不希望見到她。在平常的日子裡,瑪莉在島上的一處實驗室擔任技術人員,想盡辦法地降低和他人的接觸。最後,瑪莉在 1938年11月11日去世,享壽 69歲。

post title

圖中的小屋是瑪莉晚年被隔離的住所,她在這裡度過了人生最後的時光。

美聯社/達志影像

對傳染病學貢獻良多

雖然瑪莉晚景淒涼,但她的存在對傳染病學研究貢獻良多。

索柏表示:「瑪莉的命運解開了許多圍繞著傷寒傳染過程的謎團,並且讓大眾注意到,當疾病以地方性、零星性或是流行性的方式傳播時,通常人比物更能提供恰當的解釋。」

網路雜誌《Mental Floss》作結道:「雖然很不情願,但瑪莉為研究傳染病的科學家們開拓了一條新的道路──並且告訴我們洗手有多重要。」


上線時間:2020/04/20
增修時間:2020/04/22  修正內文錯別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