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急診室醫生自殺 COVID-19帶來的另一重傷害

by:徽徽
17208

周日,美國紐約市一名急診室主任自殺,她的死訊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重創紐約的現在,格外凸顯第一線醫護人員面對的困境。

post title

28號這天,《紐約郵報》的封面頭條是布琳醫生的自殺新聞,反映出第一線防疫人員龐大的精神壓力。

Newscom/達志影像

染病後康復  想重返急診室

周日(26),美國紐約市傳出一名急診室主任自殺的消息,這名醫生在第一線治療COVID-19(武漢肺炎)患者後,自己也不小心染病。在身體康復一個多星期後,她準備回到急診室繼續工作,結果被醫院勒令回家。等她被家人帶回維吉尼亞州的夏洛特鎮(Charlottesville)後不久,就傳出了她自殺的悲劇。

這名醫生是在紐約長老會艾倫校區醫院(The Allen campus of NewYork-Presbyterian)擔任急診室主任的布琳醫生(Lorna Breen)。今年 49歲的她從維吉尼亞聯邦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先在皇后區的長島猶太醫學中心擔任住院醫生。除此之外,布琳醫生也在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教授急診醫學。

紐約州死亡人數破兩萬

紐約長老會艾倫校區醫院位於紐約疫情最嚴重的地區,這間醫院總共有 200個床位,並且有高達 170名罹患COVID-19(武漢肺炎)的病患。截至 4月7日為止,院內有 59名患者死亡。而以整個紐約州來看,截至周二(28)為止,全州共有 29萬5,106名確診患者,死亡人數則飆高到了 2萬2,866人。

post title

在紐約州的揚克斯市(Yonkers)的聖約瑟夫醫院(St. Joseph's Hospital),醫護人員正在治療一名COVID-19(武漢肺炎)患者。

美聯社/達志影像

工作殺死了她

在接獲女兒的死訊後,布琳醫生的父親飛利浦醫生(Dr. Philip C. Breen)表示:「她試著做好自己的工作,而這殺死了她。」飛利浦醫生提到,女兒曾跟他提過醫院湧入大量患者的消息,有時候這些患者還沒有從救護車上下來就過世了。

飛利浦醫生回憶道,自己的女兒並沒有精神病史,但當他最後一次與她說話時,她看起來有點心不在焉,他知道有什麼地方出了錯。

「她是真的身在前線的壕溝裡。請把她當成英雄一樣來稱讚,因為她真的就是一名英雄。她跟任何過世的人一樣,都是罹難者。」

她就是一名英雄

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和紐約長老會艾倫校區醫院發言人特蘭(Lucky Tran)說:「布琳醫生是英雄,她替急診部門充滿挑戰的前線設下了最高的醫學理想。」

即使在家休養也放不下工作

布琳醫生的同事則說,她永遠都在照顧別人,確保旗下的醫生們有足夠的防護裝備。即使她因為罹患COVID-19(武漢肺炎)在家休養,她仍會傳簡訊確認大家的狀況。

熱愛滑雪和跳舞

閒暇之餘,布琳醫生熱愛騷莎舞和滑雪,她是紐約滑雪俱樂部的成員之一,會定期出門滑雪。她也是一名虔誠的基督教徒,每周會固定在老人之家擔任志工。

紐約美國急診醫師學院執行董事塔蘭特利(JoAnne Tarantelli)表示,她常常和布琳醫生聊旅行和滑雪的事情,「她有一顆仁心還有隨和的個性。布琳對急診醫學的貢獻和付出將永遠被記住」。

post title

面對人滿為患的醫院,第一線醫護人員無論是體能還是精神都承受了極大的壓力。

美聯社/達志影像

第一線防疫人員精神壓力大

時值COVID-19(武漢肺炎)全球蔓延,作為第一線醫護人員的布琳醫生,她的自殺凸顯了醫護人員在面對大量患者時出現的精神壓力。根據過去的研究,醫生的自殺可能性比大眾多了一倍。

在一份針對COVID-19(武漢肺炎)第一線醫護人員的研究中,研究人員發現女性第一線醫護人員有比較高的機率經歷重度憂鬱症、焦慮症、失眠等症狀。

自殺是急診醫生的職業風險

美國自殺學會成員、賓州急診室醫生史威瑟(Loice Swisher)表示,對急診醫生來說,自殺是要承擔的職業風險之一,而流行病的殘酷將讓自殺更常見。

「我擔心我們會看到更多人自殺,不只是醫生而已,那些失業的人認為自己什麼都沒了,看不到盡頭在哪。」

所處文化令他們難以求助

此外,史威瑟醫生補充到,醫生所處的文化令他們心理出問題時難以求助他人。外界都視醫生穩定有能力,就算心理出狀況醫生也不願向最能幫助他們的人求助──自己的同事。

「我們不想被視做弱點,我們不想被視作不稱職或是替自己的同事添麻煩。如果你承認需要幫助,就好像你從一座島被踢了出去、再也不屬於這裡。」

post title

在紐約州的皇后醫學中心,一名醫護人員推著空床走過急診長廊。

美聯社/達志影像

害怕職業前景受影響

除了擔心給同事添麻煩,醫生不敢尋求精神專業協助的原因之一就是害怕職業前景受影響。美國急診醫師學院主席賈基(William Jaquis)表示,州立醫學董事會和醫院通常在面試醫生時都會問醫生有沒有精神病史,不管是 20年前曾經接受過治療,或是上個月接受過治療,這對醫院來說風險都是一樣的。

「我們必須要能不帶汙名地接受憂鬱症治療,」賈基補充到,有憂鬱症的病史不一定代表有自殺風險,「也是有自殺的『快樂』醫生」。

防護衣防不了精神壓力

夏洛特鎮警長布拉克尼(RaShall Brackney)則表示,布琳醫生的自殺提醒了大家,第一線醫護人員也無法免疫於COVID-19(武漢肺炎)對精神或身體造成的影響。

「個人防護設備可以減少被感染的風險,但它們保護不了像布琳醫生這樣的英雄,或是我們第一線的防疫人員免於COVID-19(武漢肺炎)對情緒和精神造成的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