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晚只能玩一小時、九點後不能用手機 日本香川縣少年槓上《電玩條例》

by:徽徽
10247

對住在日本香川縣、今年 17歲的少年涉來說,這回他不只要在網路遊戲世界中扮演英雄,他也要在現實世界捍衛自決權。

post title

日本具有非常成熟的電玩產業,孩子們從小接觸電玩所在多有。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奪回憲法保障的自決權

直到最近,住在日本四國香川縣的 17歲少年涉(註)都還只能在虛擬的網路遊戲中扮演英雄,但在今年四月香川縣政府頒布《電玩條例》後,他決定在現實世界中扮演英雄,奪回憲法保障的自決權。

母親、律師、網友都支持

而他的背後,除了有母親的支持、日本知名律師作花知志也答應替他向香川縣政府打官司。他發起的廢除《電玩條例》請願活動,也已經獲得將近千人連署

與其等別人,不如自己來

要是涉的計畫成功,他將成為日本極少數挑戰憲法成功的人之一。

涉說:「我想,與其等待某人來代表我採取行動,我不如自己來,這樣還能對社會產生有力的影響。」

註:因為涉是未成年人的關係,所以他的姓氏不公開。

在影片中,日本四國香川縣 17歲少年涉在鏡頭前侃侃而談,告訴大家為什麼他要反對《電玩條例》。

打電動、用手機都要管

回到今年四月一日,香川縣政府成為日本第一個頒布《電玩條例》的司法管轄區,該條令要求家長限制孩童的電玩時間:

在周間白天要上學,晚上最多只能玩一個小時的電玩;周末則不能超過 90分鐘。此外,這項條例還建議年齡介於 12-15歲的青少年在晚上 9點過後不該使用智慧型手機;15-18歲則可以放寬到晚上 10點。

雖然沒有強制力,但依然干預家庭

雖然《電玩條例》只是香川縣政府給家長的「建議」,背後並沒有搭配強制執行手段,但主張挑戰該條例的涉表示,他仍然無法接受政府將手伸到家庭中。

涉說:「孩子可以玩多久電玩,或是用多久的智慧型手機,這應該由每個家庭自己來定規矩,而不是由政府負責。」

「我認為一個行政機構介入家庭生活是錯誤的。」

沒有科學佐證限制有用

涉強調,他並沒有特別對電玩成癮,但他仍有過在晚上十點上線打電玩時,遭電腦伺服器踢出線上的經驗,因為他違反了《電玩條例》。涉表示,《電玩條例》中提及的時間限制背後「並沒有科學佐證」,「他們只是基於電玩是諸如逃學和成癮等原因的前提下,立下這樣的條例」。

「但是,這有可能是另一種情況──逃學的原因有可能是因為在學校出問題,而且對某些人來說,玩電玩是他們唯一紓壓的方式。」

post title

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將「遊戲成癮」加入官方認證的疾病清單,各國也開始討論如何處理遊戲成癮問題。

路透社/達志影像

擔心損害孩童身心健康

然而,香川縣政府之所以會頒布這樣的條例,和整個日本社會對電玩會損害孩童身心健康、影響學業成績的擔憂息息相關。

「遊戲成癮」加入疾病清單

2018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將「遊戲成癮」加入官方認證的疾病清單中。從那時起,各國開始透過教育和加強對遊戲產業的管制來處理遊戲成癮問題,而非針對個人強加限制。

在歐盟和英國,監管單位曾考慮限制遊戲製造商設計賭博性質的遊戲,避免玩家出現成癮行為。在日本,當局請來兒童心理學家、電玩遊戲業者等專家來討論遊戲成癮這件事。

香川縣政府自己有一套

不過,香川縣政府有一套自己的玩法。前香川縣議會議長、現為香川縣議員的大山一郎(Ichiro Oyama)對打擊遊戲成癮不遺餘力,他本身被形容是一個極端保守主義者,畢生致力於扭轉大眾對日本戰時殘暴形象的認知,以及提倡在國家教育體系中,重新引入傳統家庭價值。

威脅家庭傳統價值

而大山一郎之所以會盯上電玩,和他的小學女兒有關。在接受《北海道新聞》訪問時,大山一郎表示他的女兒會和一干朋友一回家就躲到房間玩電玩,這麼做無疑對家庭生活是一種威脅。

因此,大山一郎才會極力推動香川縣的《電玩條例》,並且希望可以由此推廣到全國。目前,秋田縣的大館市已經有想要跟進,但因為在研擬成條例上遇到了障礙,所以暫時擱置。

post title

涉的這起案子可能要耗費數年才能有結果,但他的代表律師作花知志表示,他覺得自己在這個案子的贏面很大,《電玩條例》違反了日本憲法中保障人民自決權的承諾。

歐新社/達志影像

代表律師怎麼說?

對涉的代表律師作花知志來說,他認為《電玩條例》違反了日本憲法中保障人民自決權的承諾,他預期這場官司可能要耗費數年、通過層層審級才能有結果。不過,他已經決定在今年夏天就將該案提交到香川縣地方法院。

只要有趣,什麼案子都接

身為日本知名頂尖律師,作花知志的客戶來自四面八方,他也不管客戶有沒有足夠的錢請他,只要他覺得有趣,無論是刑案或是離婚案,他什麼都願意接。而在他的閒暇時間,他更潛心研究憲法。

挑戰憲法成功

對一個憲法愛好者而言,作花知志非常成功。舉例來說,在日本戰後只有 10個挑戰憲法成功的案例,其中最近的一個就是由作花知志拿下,他成功挑戰了禁止女性在離婚後六個月內再婚的法律。

認為贏面很大

因此,當作花知志接下涉的案子時,他的名氣也引來法律界和媒體關注此案。作花知志表示,他認為自己在這個案子的贏面很大,再加上近年來日本最高法院似乎對挑戰憲法一事更能接受,舉例來說,在 10個挑戰憲法成功的案例中,有 5個就是 2000年後成功的。

post title

就算涉即將成人、不在《電玩條例》的管轄範圍,他仍認為自己應該站出來替孩子們發聲。

Photo: Olya Adamovich

其他法律界人士怎麼看?

日本國會議員、本身是一名律師的松本常広表示,他雖然也反對香川縣頒布《電玩條例》,並且認為該條例違憲,但他仍然認為涉要贏得該案的機會非常小。

「要贏得憲法挑戰,就必須出現侵犯個人權利的情形,舉例來說,懲罰或逮捕某人。」然而,因為《電玩條例》沒有搭配強制執行的手段,所以很難說該條例對兒童的權利產生任何實質影響。

「如果我不站出來,誰會站出來?」

無論如何,涉說他不是公民不服從運動的擁護者,因此就算他不贊同《電玩條例》,他也會尊重該條例,並且用合法的方式想辦法廢除該條例,就算他即將成人,不受到該條例影響也一樣。

「那些比我年紀小的孩子依然會受到該條例的影響,如果我不站出來作點什麼,那麼誰會站出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