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酷無情還可以,暖男福爾摩斯有問題?Netflix新影集因「福爾摩斯溫暖有人性」遭道爾基金會起訴

by:山謬
10255

死忠的福爾摩斯粉絲們,請先暫時放下跟著大偵探出門調查「原來我有妹妹!」的衝動,一起來看看為何Netflix新影集中「溫暖、富有人性」的福爾摩斯,反而挨告吧?

post title

上周,道爾基金會宣布將起訴Netflix、《Enola Holmes》小說的作者及出版社,控告三方未取得基金會的同意,擅自使用「溫暖的福爾摩斯」一角,侵犯了他們的版權。

Photo: Sidney Paget

未上映就先侵權

自從柯南道爾(Arthur Ignatius Conan Doyle)放下筆後,傳奇偵探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的粉絲們就只能從早已滾瓜爛熟的案件中,回味這名大偵探的精彩故事。

最近,柯南道爾信託基金會(Conan Doyle estate,下文簡稱「道爾基金會」)帶來一起乍看之下令人一頭霧水的奇妙上訴案:起訴Netflix 9月預計上映的新作《Enola Holmes》侵犯道爾基金會的版權。

福爾摩斯聰明的妹妹

今年九月,Netflix預計上架一檔新影集《Enola Holmes》,是改編自美國作家斯普林格(Nancy Springer)的同名小說。根據斯普林格的設定,Enola是福爾摩斯年僅 16歲的妹妹,而福爾摩斯在書及新影集中,也化身為一位「溫暖、富有人性」的哥哥。

目前,Netflix尚未釋出《Enola Holmes》的預告片,但是已經釋出幾張劇照,吊足粉絲們的胃口。

Netflix、作者、出版社,通通挨告

上週二(23),道爾基金會宣布將起訴Netflix、原著作者斯普林格、出版《Enola Holmes》的出版商蘭登書屋(Penguin Random House LLC.),原因是作品中的福爾摩斯「溫暖又有人性」,很明顯是柯南道爾的後期作品,而後期作品的版權尚在基金會手中。

一個福爾摩斯,兩種版權

從版權的角度來看,今天人們熟知的福爾摩斯其實可以分為兩個部分。以 1923年為分野,此前的作品已經進入公共領域,任何人都可以使用、改作;1923-1927年中出版的故事,目前版權則是握在道爾基金會手上,預計會在 2023年到期。

根據道爾基金會的說法,除了版權差異,1923年前和後的福爾摩斯個性也大相逕庭,一個冷酷無情,另一個溫暖又富有人性。

post title

根據柯南道爾的設定,福爾摩斯和華生曾一同居住在英國倫敦的貝克街 221號B室。今日,這裡已經成為福爾摩斯紀念館,也是書迷必訪的聖地。

Newscom/達志影像

冷酷無情的福爾摩斯

在早期的版本中,福爾摩斯以觀察入微、邏輯縝密和冷漠且缺乏感情聞名,就連華生都曾以「才智出眾,同理心不足」形容他的偵探室友。

道爾基金會進一步在起訴書中強調:「這個階段的福爾摩斯,對華生抱持著功利主義的想法:需要時派上用場,不用時放置一邊,鮮少以溫暖的態度面對華生。」

溫暖的大偵探

然而,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柯南道爾的哥哥及長子在戰爭中死去,當他再度拿起筆時,發現自己再也無法寫出過往那個聰明、理性,擁有近乎完美邏輯分析能力的福爾摩斯,此後寫出的福爾摩斯也成為一位更有同理心、懂得結交朋友、對外表達情感、更有人性的角色。

1923年後出版的故事,也就是更溫暖、有人性的福爾摩斯的版權,在2013年的一場官司中判給了道爾基金會,有效期限至 2023年為止。

post title

道爾基金會宣稱,Netflix、斯普林格及蘭登書屋都沒有來洽談版權就擅自使用「溫暖的福爾摩斯」這個角色,使他們決定向上述三者發起訴訟。圖為英國倫敦一場福爾摩斯展覽會場上,策展人隆恩(Timothy Long)打扮成福爾摩斯的樣子,站在會場一扇窗戶前。

路透社/達志影像

沒有人來洽談版權

因此,道爾基金會認為原著作者斯普林格、Netflix或是原著小說出版社,都未曾在開始出版書籍或是改編影集前尋求道爾基金會的授權,就擅自使用溫暖的福爾摩斯,道爾基金會這才決定起訴上述三方。

道爾基金會引述作家斯普林格在《奇怪的花束》一案中,華生失蹤後福爾摩斯異常擔心的情節,表示:「進入公共領域故事中的福爾摩斯,絕對不會產生這種情緒。」

《福爾摩斯先生》片商也曾挨告過

事實上,這已經不是道爾基金會第一次因「溫暖福爾摩斯」的版權問題而將其他人一狀告上法院。

在 2015年時,他們也曾以同樣的理由起訴米拉麥克斯影業(Miramax)一部描寫福爾摩斯晚年的作品《福爾摩斯先生》(Mr. Holmes),侵犯他們的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