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哈拉女性化妝台必備品:眼線粉Khôl

by:山謬
5930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友站英語島文/ 蔡適任 

有句阿拉伯諺語說:「眼睛是弓,射出的箭永遠正中紅心。」

Khôl(كُحْلkuḥl),也就是眼線粉,是摩洛哥女性魅惑利器,當女人全身包裹,只露出一雙眼,Khôl讓女人以「眼」展現萬種風情,Khôl字根來自阿拉伯語,意指由「銻」製成的眼用物品。傳統北非女子以Khôl細細描繪雙眼,希望自己能有雙瞪羚一樣的大眼睛,以吸引心儀男子。眼線粉khôl至今依然出現在摩洛哥女性的化妝台上,數個世紀以來,無論阿拉伯、柏柏爾或貝都因,皆廣泛使用。

post title

摩洛哥是相對開放的伊斯蘭國家,女性會配戴有傳統花紋的Hijab(頭巾),遇到風沙亦可遮住臉部、保護口鼻

合作廠商

純天然礦物眼線粉,各家秘方不外傳

Khôl的主要成份為銻,這是一種礦物粉末,用於塗在眼部四周,早期可由硫化鉛或硫化銻組成,混以動物脂肪,甚至用燒焦的木頭與瀝青做成,顏色呈現黑色或灰色。現在摩洛哥Khôl多數被接受的主要成分是來自亞特拉斯山區的銻礦。銻礦在摩洛哥當地稱為hajra,是一種表面發亮的鐵灰色礦物,開採出來的時候,成塊狀,需磨成粉方能使用,由於Khôl是純天然材質製成的化妝品,沒有保存期限的問題,無須添加任何人工物來延長使用期限,不含石油化學成分,更不會引起過敏。

依據傳統,Khôl皆由年長女性負責磨製,且這位女性必須已經停止來月經。不同地區的作法稍有不同,且每個女性工作者各有屬於自己的秘方,也不外傳。一般來說,成分除了銻礦,尚有橄欖核、椰棗核、丁香、薑、白胡椒、sarghina、hdida hamra、hdida zarka、nila fassia與其他礦物或植物。

post title

圖為常見的Khôl原料。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圖為商家內販售的銻礦(hajra),是Khôl的材料之一。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圖為塔吉,指的是一種煎鍋或是陶皿。

合作廠商
post title

圖為另一款塔吉,不過像這種精緻的塔吉,通常是作為盛裝物品使用。

合作廠商

五顏六色的Khôl,必須在晴天製作

銻礦可在市集購得,製作時,必須是個晴天無雲的日子,女性生產者依照自己的獨家配方,先將植物原料以陶製塔吉(註)燒成炭,再加上適量的銻礦,之後將所有原料放入臼裡,以人工的方式,仔細地用杵磨成粉,即將完成時,加入幾滴橄欖油,再將所有原料以絲襪一般薄的布料包裹起來,用兩根手指反覆搓揉,好讓已搗成粉狀的原料更加細柔。

註:塔吉(tajine):意指「煎鍋」或「陶皿」,以陶製成並上釉,分為圓形鍋底與圓錐形鍋蓋兩個部分,可直接放在爐火上烹煮.但飾以繁複彩繪的塔吉,僅用來盛盤不做烹調用。

post title

圖為Khôl眼線粉的步驟。

合作廠商

坊間販售的Khôl看似雷同,仍因製作者與素材而有細微差異。較黑的Khôl較容易刺激眼睛,添加較多植物,會刺激眼睛的原因可能是因為加了白胡椒;另一種較不刺激眼睛的messouss,顏色從灰到藍綠色都有,純粹由銻礦磨成。撒哈拉地區亦有特殊Khôl,稱之為Oud dafla,其成分與Marrakech等大城市裡的Khôl粉不同。

post title

一般市面上買到的Khôl還是會有小小的差異,會因為製作者的配方而有差異。

合作廠商

除了是變美神器,也是小藝術品

Khôl粉通常放在小玻璃瓶裡保存,伴隨使用的小木棒——mirwad則衍生出另種小木瓶工藝品,現以半手工、半機器的方式磨製瓶身,爾後加以手工彩繪,是極為美麗特殊的手工藝品。舊時柏柏爾女人的mirwad小木瓶雕工美麗古樸,成為值得收藏的古老藝術文物。 

post title

Khôl通常放在小玻璃瓶中保存,現在也演變成一種精緻美麗的工藝品。

合作廠商

在使用Khôl時,會先將削尖且光滑的mirwad放入瓶中,轉動兩三次,使mirwad沾上Khôl粉,接著拉開眼皮,讓mirwad輕輕滑過內眼瞼,過程稍有不適,但可產生明顯效果,除了讓眼睛變大、炯炯有神之外,更充滿神秘魅力,男女都適用,但一般而言,使用者多為女性。摩洛哥女性習慣在白天使用,據傳如果晚上擦的話,容易造成視線不清。 

post title

圖為存放Khôl的精美小玻璃瓶。

合作廠商

Khôl眼線粉是抗生素+抗詛咒好物?

以銻為原料製成的Khôl具有療效,是傳統社會裡的眼用藥物,可舒緩眼部發炎、紅腫及感染等不適,其微毒性具有殺菌功能,可以說是四千年前發明的第一個人工合成抗生素。據說柏柏爾族、貝都因與圖瓦雷格人有個特殊作法,當新生兒出生七天大的時候,產婆會將Khôl塗抹在新生兒眼睛四周,保護嬰兒脆弱敏感的眼睛不受沙漠風沙、強烈日光以及蚊蟲叮咬的傷害,據說也能防止孩子被邪惡詛咒。 

歐美人士也喜愛的復古美妝神物 

隨著時代及經濟發展,銻礦也愈來愈少見,價格飆漲,不良商家便以「鉛」代之,讓使用者有鉛中毒的疑慮,另外也有不肖業者以燒焦的布料做為原料,品質堪虞。因此出現了新產品:銻筆,外表與一般書寫用的鉛筆完全相同,以銻礦及脂肪製成,不含水,較容易使用且減少弄髒機率。然而為數不少的摩洛哥婦女宣稱,銻筆已經失去了阿嬤時代的具有的保護眼睛不受乾熱氣候侵襲的功能,同時失去治療眼疾的療效,因此若逢齋戒月,女性必須使用時,還是會放棄現代銻筆,改用傳統Khôl粉。 

近年來,北非裔移民在歐美國家逐漸增加,亦將這傳統柏柏爾(註)美妝好物帶向移居地,不少年輕女孩亦相當喜歡這阿嬤時代的眼線粉,懷舊、新奇又有趣。此外,隨著愛美女性對化學彩妝品的疑慮,以及對有機、無毒甚至公平貿易的美妝品需求日增,Khôl粉亦逐漸躍上國際市場。

註:柏柏爾:來自西北非洲的閃含語系民族,實際上柏柏爾也不是單一民族,而是眾多在文化、政治和經濟生活相似的部落族人統稱。在北非約有1400到2500萬使用柏柏爾語的人,主要集中於摩洛哥以及阿爾及利亞。

post title

隨著北非移民移入歐美,Khôl也逐漸打入國際市場。

合作廠商

想有魅惑大眼,下次不妨試試Khôl  

在撒哈拉進行田野調查時,遊牧民族即曾經在偏遠地帶挖出一塊銻礦送我,比手畫腳跟我說這可以用來畫眼睛,甚至不用磨成粉就可使用。爾後不時可在市集看到裝在小小玻璃瓶裡的銻礦粉,雖知是用來畫眼線之用,我仍不曾使用過,倒是對手工木製品的更感興趣。 

有一回,眼睛又大又圓的三嫂要去參加婚禮,用Khôl畫眼線,不得不說她那雙原本就又圓又大的眼睛,被Khôl襯托得愈發明媚動人,閃亮有神!又有一回,我最討厭的四哥畫了眼線,我好奇地問他原因?他說是眼睛不舒服,所以用Khôl來治療.那算是我第一次親眼目睹男性使用Khôl,而且還是將Khôl當作眼用藥物來使用。貝都因人的輪廓本來就立體深邃,不得不說,四哥塗上Khôl的雙眼,還多了種平時沒有的柔媚。即便如此,生性邋遢如我,至今依然沒用過Khôl,至於為什麼呢?我想除了在台灣沒嘗試過外,我也不想把自己的眼睛畫得跟熊貓一樣,況且卸妝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倘若下次有機會去北非旅遊,不妨替我試試Khô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