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揮別香港 1/3員工明年轉戰首爾

by:山謬
4514

在中國通過並全面實施港版《國安法》後,面對充滿不確定性的未來,《紐約時報》決定讓部分員工撤離香港,成為首個因港版《國安法》離開香港的外媒。

post title

中國在香港全面實施港版《國安法》後,引起不少外媒的疑慮,《紐約時報》已經決定明年要將部分員工轉移至南韓首都首爾。圖為《紐約時報》在美國紐約的總部。

歐新社/達志影像

1/3員工轉戰首爾

在審慎考量《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下稱港版《國安法》)對媒體的潛在影響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於周二(14)宣布:1/3在香港工作的員工,將於明年起轉至南韓首都首爾工作。

《紐約時報》高層在一份內部備忘錄中寫道:「中國加強對香港的統治後,香港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時代。因此,《紐約時報》的編輯們認為我們在此區需要另一個營運中心。」

情勢惡化的跡象

香港浸會大學(Baptist University)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認為,雖然《紐約時報》只撤離部分員工,頂尖國際媒體撤離一事已經足以反映外媒對香港新聞自由的擔憂。

他說:「允許資訊自由流通是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指標之一,然而目前香港政府藉由拒絕核發工作簽證,禁止記者們在香港地區自由地盡其職責,明顯是一個情勢惡化的跡象。」

數位部門先遷移

根據《紐約時報》自家的報導,明年改派至首爾的員工主要隸屬數位新聞部門,主要負責在倫敦、紐約的數位新聞部門同事下班後,接手運作《紐約時報》全年無休的數位新聞。

post title

香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指出,「資訊是否流通」是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最重要的指標之一。

Photo: Florian Wehde

香港條件曾經得天獨厚

過去,香港鄰近中國、保障言論自由以及寬鬆的簽證核發政策等優勢,讓它成為外媒在亞洲地區的重要基地之一,美國知名媒體CNN、《彭博社》(Bloomberg)、法國媒體《法新社》(L'Agence France-Presse,AFP)、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等皆有在香港設立辦公室。

港版《國安法》通過後......

中國全面實施港版《國安法》後,隨即在香港媒體界引發疑慮,媒體們擔心未來將面臨嚴格的監督與管控。舉例來說,港版《國安法》第 54條中,允許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公署採取必要措施,加強對在香港的新聞媒體的管理和服務,就引起不少外媒的疑慮。

post title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表示,只要記者們依法報導,香港政府就能保障媒體們的新聞自由。

路透社/達志影像

香港政府:媒體不違法報導,政府即可保障新聞自由

本月稍早,香港外國記者會(Foreign Correspondents' Club,FCC)曾詢問香港政府未來是否能保障媒體新聞自由的相關問題,當時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如果記者們可以承諾未來不會違反港版《國安法》撰寫報導,那麼她也可以保障媒體們的新聞自由。

其他部門仍然留在香港

從目前《紐約時報》釋出的消息來看,明年只有數位新聞部門確定轉戰首爾,其他如:《紐約時報》國際版的印刷團隊、廣告、行銷部門都會留在香港。此外,報導香港在地新聞的記者也會留下,《紐約時報》高層在備忘錄中表示:「我們仍然願意繼續維持甚至增加關於香港轉型的報導,並將香港作為對中國的窗口。」

post title

在《紐約時報》撤離後的去處中,新加坡一度也成為考慮名單之一,但新加坡曾有限制媒體自由的紀錄,因而未獲得《紐約時報》的青睞。圖為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他在今年 7月10日的新加坡大選中,戴上口罩外出投票。

美聯社/達志影像

大多數外媒仍持續留在香港

至於其他國際媒體,大部分都未傳出短期之內要離開香港的消息,但根據CNN的報導,《華爾街日報》、《法新社》等內部都已經開始討論到時離開香港的去處。

CNN自己也暫時決定留在香港,只表示如果未來必須在報導工作上妥協,才會重新審視留在香港的決定。

亞洲大城,哪裡適合外媒?

《紐約時報》撤離香港此舉,也帶起一波東亞各大城哪裡才適合外媒的討論。曼谷、東京、新加坡和首爾都曾在《紐約時報》的考量之列,但CNN事後分析指出,新加坡過往有限制新聞自由的紀錄;東京高昂生活、經營成本和日本嚴格的簽證核發規定,可能是兩者最終沒有獲得青睞的原因。

《紐約時報》則對外表示,南韓因「對外國企業的友善態度、獨立的新聞媒體和作為亞洲新聞中心之一等因素」,讓《紐約時報》最終決定落腳於此。

post title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紐約時報》的決定是該公司內部安排,中國不會多加評論。

美聯社/達志影像

中國外交部:不評論外國媒體內部安排

對於《紐約時報》離開香港的決定,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表示,這屬於《紐約時報》內部對員工的安排,中國不會多做評論。但她強調:「香港國安法規懲治的是極少數,保護的是絕大多數。要遵守法律,依法規進行報導,就沒有必要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