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醫生大罷工 當局祭重罰:吊照、罰金、坐牢

by:徽徽
19611

在南韓疫情捲土重來、醫療資源和人力短缺的現在,成千上萬名醫生走上街頭罷工,抗議政府擴大招收醫學生等一系列政策。對此,政府祭出重罰,要是醫生沒有在限期內重返工作崗位,就可能面臨醫生執照被吊銷、罰款和牢獄之災......

post title

26號這天,參與罷工的醫生們手持海報,在首爾一間醫院外抗議。海報上寫到:「增加醫生?重點在勞動條件。」

美聯社/達志影像

發起三天罷工  抗議擴大招收醫學生

今天(28)是南韓醫生大罷工的最後一天,擁有 13萬名會員的南韓醫師協會(Korean Medical Association,KMA)在周三(26)發起三天罷工,抗議南韓保健福祉部推出擴大招收醫學生等政策,不只首爾大首都圈受到嚴重影響,全國各地也出現基層醫院停擺的狀況。

手術量減少  健檢和約診被取消

根據南韓保健福祉部的統計,全國有 58.3%擁有實習醫生的醫療院所將會因為醫生罷工的關係受影響,有的醫院不得不縮短看診的時間、將比較不那麼緊急的手術往後排,以及取消健康檢查和約診。

在某些大型醫院裡,因為負責擔任急診室主力的實習和住院醫生罷工的關係,改由教授級的主治醫生親上第一線照顧急重症病患。

對於這樣的情形,首爾大學醫院表示,他們院內的手術量由一天平均 120台刀減至 60台刀,縮減了將近 50%;首爾峨山醫院的手術量則減少了 30%,峨山醫院發言人表示:「目前大部分的刀都是針對急重症病患,如果醫生罷工的狀況繼續,我們將面臨嚴重問題。」

post title

圖為南韓保健福祉部部長朴淩厚(左),他在 12號這天召開記者會,呼籲南韓醫生們不要罷工。

Newscom/達志影像

當局祭出重罰  醫生不回去有可能被關

面對成千上萬名醫生上街罷工,南韓保健福祉部除了發出行政命令下令所有罷工醫生重回崗位外,也祭出重罰。

南韓保健福祉部部長朴淩厚表示,那些不服命令的醫生有可能面臨醫生執照被暫停或吊銷,甚至還得面對三年以下的有期徒刑,以及最高 3,000萬韓圜(折台幣約 74萬元)的罰款。

「政府別無選擇」

朴淩厚部長說:「現在政府沒有選擇,只能採取必要的法律行動,讓民眾的生命和安全不會涉險。我們呼籲所有實習、住院醫生立刻回到工作崗位。」朴淩厚部長表示,當局已經遞出橄欖枝,想要跟南韓醫師協會和南韓實習/住院醫師協會(Korean Intern Resident Association,KIRA)和解,但對方都不接受。

究竟,南韓保健福祉部推出了什麼新政策,讓在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捲土重來的現在,大批醫生上街罷工呢?

post title

在首爾大學醫學院學生會會長金智賢(右二)的帶領下,學生會正在討論如何讓政府在這次醫生罷工中聽到他們的心聲。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一、擴大招生

引發最多爭議的就是擴大招生政策,南韓保健福祉部計畫在 2022-2032這十年間,多招收 4,000名醫學生,相當於每年多招收 400人,這會讓原本每年進入醫學院的醫學生人數從 3,058名成長到 3,458名,人數增加了 13%。

當局表示,擴大招生的目的在預防未來要是再有大型流行病發生時,能有足夠數量的醫生治療病患。

然而,醫生們表示,增加醫學生的人數無法達到該目的,畢竟在整體醫療勞動環境沒有改善下,這些新錄取的醫學生很有可能畢業後選擇醫療糾紛少、生活品質相對高的皮膚科、放射科等,而非在第一線對抗流行病的科別。

今年 26歲的首爾大學醫學院學生會會長金智賢(Kim Jee-hyun,音譯)表示,他想成為一名心臟外科醫生,這個科別因為工時長、責任相對重的關係,比較少人願意走這科。因此,他認為政府與其擴大招收醫學生,還不如好好改善這類高風險科別的勞動環境,讓更多醫學生願意到較危險的領域服務。

目前,南韓的流行病學專家少於 300人,在南韓的 10萬名醫生中佔不到 1%。

post title

在南韓京畿道首府水原市,參與罷工的醫師們將一件件醫師袍堆在地上,手拿寫著「反對忽視醫生意見的政策,確保勞動條件」標語的看板。

美聯社/達志影像

二、醫生下鄉

在每年擴大招收醫學生後,南韓保健福祉部計畫將這多出來的人力取四分之三,用學費全免和獎學金的方式,換取將他們送往醫療資源缺乏的偏鄉服務 10年。若他們在服務期未滿就決定離開,他們的醫師執照將會被吊銷。

南韓保健福祉部表示,國內醫療的城鄉差距真的很大,舉例來說,首爾每 1,000人就能配給到 3名醫師,但在偏僻的慶尚北道地區,每 1,000人只能配給到 1.4名醫師。

然而,反對該政策的醫生們表示,鄉間的重症病患要就醫時照樣會到醫療資源相對豐沛的大都市,不會留在醫療基礎設施缺乏的鄉間。因此,就算把醫生送往鄉下也沒有用。再者,如果鄉下的醫療基礎設施沒有升級,醫生服務完十年後也會立刻回到大都市磨練醫術和發展,鄉下依舊留不住人。

三、撥更多健保補助給傳統醫學

當局預計撥 50億韓圜(折台幣約 1億3,465萬元)的健保補助給傳統醫學,讓從事傳統醫學者去試驗不同的療法。南韓醫師協會批評到,傳統醫學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背後都沒有科學證據支持,當局補助傳統醫學將會敗壞南韓醫療的名聲。

此外,國家健保基金就那麼多,要是撥更多補助給傳統醫學就會排擠到其他領域,這也是南韓醫生大力反對的原因。

post title

本月 7號和14號,南韓實習和住院醫生已經間連發起罷工抗議,為了避免飛沫傳染,人人都戴起了面罩。

路透社/達志影像

醫生:覺得自己被政府背叛了

無論如何,《南韓醫生周刊》(Korean Doctors' Weekly)執行編輯朴載英(Park Jae-young,音譯)醫生表示,南韓保健福祉部在沒有徵詢任何醫生的建議下,就逕行推出這樣的政策,讓醫生們感覺自己被背叛了。

朴載英醫生說:「我們覺得自己在盡全力打擊疫情時,政府除了說聲謝謝以外,並沒有給我們任何支持。」

南韓實習/住院醫師協會則表示,除非政府願意重新考慮上述政策,否則他們不會重返工作崗位,有的醫院裡頭的急診室實習醫生甚至早已遞交辭呈。

其他醫護人員怎麼看?

對於南韓保健福祉部和醫生們之間的衝突,包含護理師在內的其餘醫護人員希望兩者能盡快和解,讓他們的工作量和行程能恢復正常。

post title

在首爾一間醫院的候診大廳,一名醫生手拿標語罷工抗議。

路透社/達志影像

政壇、大眾怎麼看?

在政壇上,南韓執政黨共同民主黨黨主席李海瓚表示:「如果醫生們因為這次的罷工失去病患和大眾的信任,要重新再獲得他們的信任很困難。為了克服這一波疫情,負責防疫隔離的官員、當地政府、醫生和大眾必須團結一心。」

南韓在野黨未來統合黨國會議員曺海珍(Cho Hae-jin)則說,這回醫生們上街罷工就好像「在第一線防疫人員的背後捅了一把刀」。

在大眾方面,根據《路透社》的報導,在 500份回收的近期民調中顯示,有 58%的民眾支持政府擴大招生的政策。

今年 49歲的民眾尹智煥(Yun Ji-hwan,音譯)說:「多招點醫學生有什麼不對?老實說,我不懂這有什麼好吵的。」另一名民眾則說,他認為醫生是在保護自己的權利,勝於保護病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