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血不來,老將凋零 日本極道組織的高齡危機

by:徽徽
35985

在日本高齡化社會的發展下,極道組織也呈現高齡化,在吸收不到新血、舊成員又紛紛離開後,曾經在 60年代盛極一時的日本極道組織也慢慢走入歷史......

post title

1988年12月16日,日本極道組織山口組高階成員出席第四代當家竹中正久的葬禮。目前,山口組由第六代當家司忍負責領導。

美聯社/達志影像

過去靠小弟,現在自己來

近年來,在日本邁入高齡化社會以及當局的大力掃黑下,日本極道組織逐漸走入歷史,過去仰賴小弟做「骯髒事」的極道中高階成員,現在得親自下海了。

首次發現有一半成員年過半百

根據日本警察廳發布的最新報告,今年是警察廳從 2006年收集極道成員年齡數據以來,首次發現有 51.2%的極道成員年齡在 50歲(含)以上,而在 70-79歲這個年齡段更有顯著成長,人數佔比超過 10%。

和 2006年日本警察廳掌握的數據相比,當時極道成員年齡段最大宗落在 30歲(含)到 39歲之間,人數佔了 30.6%,然而現在這個年齡段的成員人數只佔了整體的 14%;20歲(含)到 29歲之間,人數佔比更小於 5%。

post title

2018年2月,大批警力進入位於兵庫縣神戶市的山口組總部搜索。

美聯社/達志影像

高齡化+警方大力掃黑

極道組織高齡化的現象,除了受到日本社會本身高齡化的影響外,警方數十年來大動作掃黑、斷了極道組織的金流等,都讓年輕一輩不願意加入極道組織,畢竟,年輕極道成員在第一線代替老大出生入死面臨的刑期越來越長,出獄後也不一定能拿到相應的回報。

犧牲多,回報少  年輕一輩不願做

日本極道專家鈴木智彥(Tomohiko Suzuki)表示:「當然,日本極道組織凋零的原因包含日本邁入高齡化社會,與此同時,成為極道成員也不再對年輕一代有吸引力。他們必須犧牲很多去過極道生活,但能換取的回報卻越來越少。」

「現在入獄就完蛋了」

鈴木智彥分析道,過去聽老大命令行事的年輕極道成員就算被關,出獄後頂多 40多歲,不僅老大能保障他們接下來的經濟無虞,他們也會在道上獲得好名聲。然而,隨著刑期加重,有的極道成員得一輩子待在牢中,他們根本無法享受出獄後的日子。

「現在如果進去監獄,可以說你就完蛋了,」鈴木智彥補充道,有的極道成員長年菸酒和毒品不離手,很有可能在入獄服刑期間過世。

我們已經進入一個極道組織在日本社會無關緊要的年代了。日本極道專家  鈴木智彥

post title

2005年10月,山口組成員向離開兵庫縣神戶市山口組總部的高階成員座車鞠躬。

歐新社/達志影像

一年不到,十人走了六人

一名七十多歲、不願具名的前極道成員A在受訪時表示,過去,極道成員會把新加入的菜鳥帶到辦公室合宿一年,藉此訓練菜鳥們適應極道生活,但現在平均新進來的十個菜鳥中,有六個不到一年內就離開了。

「我這一輩夢想成為高階的極道成員,能受女人歡迎、有很多錢以及開好車,」前極道成員A接著說:「但現在時代不一樣了,年輕人不想跟極道扯上關係。」

全盛時期  極道成員破18萬人

1960年代,是日本極道組織的全盛時期,當時的社會用一種「浪漫化」的觀點看待極道成員,認為他們雖然違法,但俠義待人的風骨令人嚮往。

根據統計,1963年極道組織的人數達到巔峰,共有 18萬4,100人;2006年剩下 8萬7,000人;時至今日,只剩下 1萬4,400人,其中又以 78歲極道領導人司忍帶領的山口組人數最多,有 8,900人。

post title

過去,人們對極道組織的成員帶有浪漫的想像,然而在現實的考量下,願意犧牲正常生活加入極道組織的年輕人越來越少。

Photo: elmimmo

開戶、辦手機、買保險都不行

在山口組總部所在地兵庫縣,這裡除了有山口組,還有在 2015年從山口組分家出來的神戶山口組。當地一名高階警官解釋道,自從日本所有地方政府在 2011年通過《暴力團排除條例》、大力掃黑並且嚴禁平民和極道成員往來後,年輕一輩發現加入極道組織無利可圖,自然不願過著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

這名高階警官說:「極道成員無法開戶、無法辦手機、無法辦信用卡也沒辦法買保險。」

半百極道成員出面

在沒有新血加入下,發生衝突時往往是超過半百的極道成員出面。舉例來說,2019年10月在兵庫縣神戶市的大街上,兩名神戶山口組成員遭到槍殺,犯案者是一名 68歲的山口組成員。

post title

隨著極道組織高齡化,在推動幫派事務上越來越需要高階成員親力親為,也讓極道組織的影響力大幅下降。

Photo: EthanChiang

就算脫離組織  極道背景依舊在

現在,七十多歲的前極道成員A自己一個人住在大阪一間月租 3萬日圓(折台幣約 8,403元)的公寓內,他在青少年時期加入極道組織,往後 50年的人生都是在極道組織下生活,他也曾當過老大。

去年,前極道成員A想要申請社福補助,但卻因為自己的極道背景兩度遭拒。通常,當極道成員離開組織後,他們會拿到組織發下的除名文件,只要拿該文件到當地警察局,警察通常會將其從被列管的極道成員清單上劃掉,如此一來就能順利申請到社福補助。

然而,前極道成員A因為自己待的極道組織已經解散的關係,並沒有拿到組織發下的除名文件,在好不容易取信於警察後,他才申請到社福補助。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

A說:「我好不容易活到現在,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不會選擇加入極道組織。我坐過三次牢,我沒有家人,沒有存款,也沒有工作。」

「雖然這可以說是我加入極道組織半世紀來的報應,但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繼續活下去,我甚至付不起房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