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 裏世界專題 arrow_forward

不是黑更不是白,是現在比日本黑道還難管的「準暴力團」

2019年,日本NHK製作的一支《準暴力團 反社會勢力的真實記錄》播出後,在網路興起一股正反兩面的評價。紀錄片找來了小田切讓配音,鏡頭對準了「帶領大阪最大準暴力團的兩名男子」與「為了賺錢,詐騙女生下海的男大生」,以及訪談六本木俱樂部襲擊事件的前幹部、中國龍的創始者。

沒想到節目播出後,大阪警視廳接到大量民眾要求「趕快抓住節目裡的人」(準暴力團拳月頭目 相良正幸、籠池勇介)的憤怒電話,就連東京警視廳都對節目組表達嚴正表達。即便節目有和大阪警察合作,但是NHK也表示實際播出的內容可能與現實有異,網路更有「拍出準暴力團奢華的樣子,有可能會成為年輕人崇拜的對象」等批判。

先不論紀錄片是否會對年輕人造成不良的影響,作為準暴力團成員卻能高調地接受媒體採訪,「準暴力團」儼然成為不論白天或黑夜都能大搖大擺遊走在街頭、無「法」可管的灰色地帶,而他們的勢力與魔爪,也正在伸向日本的年輕族群。

文章插圖

義氣是什麼,現在講得是金錢至上的準暴力團

2022年10月16日,一間位於日本池袋的高級餐廳發生一起百人鬥毆事件,根據警方表示,起因為「準暴力團」組織中國龍,為了幫一名出獄的夥伴接風聚餐,最後卻因引爆口角意外演變成一場幫派大亂鬥。

新聞報出後「準暴力團」一詞成為推特上的熱門話題。準暴力團又稱半グレ,根據紀實記者溝口敦2011年的著作《ヤクザ崩壊 侵食される六代目山口組》一書中,對於半グレ的解釋:

「半グレ是介於正直的人與黑道之間。グレ(Gure)是灰色的Grey;是愚連隊(Guren tai);是非黑飛白;更是灰色地帶。」

1992年日本全面掃黑實施《暴力團對策法》,規定只要加入黑道集團(暴力團)便無法申請銀行戶頭、信用卡、保險手機門號。但是「準暴力團」在狹義的定義上,並不等於暴力團黑道集團,兩者雖然都是由不良份子組成,專門從事違法活動,但兩者最大的差別在於是否有「系統化」。

準暴力團,因為流動性高、並無明確上下組織關係,狹義定義上不同於黑道,加上無法明確規範其組織勢力、難以取締,並不列入《暴力團對策法》規範內。

2013年,日本警視廳將這些同樣從事非法行為的半グレ集團,正式命名為「準暴力團」。

過去黑道之於大眾的魅力,已不再是人們嚮往的icon,這個世代面對和不良份子劃上等號的黑道不再感興趣,更不願被黑道裡各式各樣的規定所綁住。對於在繁華街上玩樂的上班族,乃至於企業家或藝人,準暴力團的勢力範圍相較於黑道,更容易接觸到一般民眾。此外許多準暴力團會以企業家自居,成為地下社會裡有頭有臉有錢的「成功」人士,讓準暴力團變相成為千禧年後滋養犯罪者的溫床。

比起義氣,他們更崇尚金錢;比起兄弟,他們更相信自己的手段。社群媒體的發達,也讓只看見光鮮亮麗與五光十色一面的人,誤入非法世界,準暴力團的勢力,開始深入日本各個角落。

文章插圖

抓了一個我,還有千千萬個我

準暴力團之所以難以像黑道集團被管束,其主要原因:

●無明確上下關係

準暴力團的核心成員多由暴走族、地下格鬥選手,或是前黑道成員組成,同一個集團彼此間並無絕對的上對下階級,除了少部分的獨裁統治,多數的準暴力團是以志同道合的夥伴為基礎,或是衍生出類似直營店與加盟主的關係:各分店聽命店長,店長聽從總公司,總公司社長尊從首腦。

因為準暴力團無明確上下關係,不只無法套用《暴力團對策法》的連帶責任法,即便抓到一個「分店」,其他分店也無法被查緝,導致要殲滅準暴力團組織,變得困難重重。

●成員流動性高

以黑道為題材的電影之所以好看的原因,莫過於他們將組織視為一個「大家族」。在日本,會以おやじ(音:Oyaji/譯:老爸)和あにき(音:Aniki/譯:大哥)稱呼老大和大哥,彼此間是歃血為盟的忠誠關係,如果想要金盆洗手,就必須切斷手指以示與兄弟尊長的骨肉分離。根據調查,高達45%的黑道成員都曾切過手指頭。

反觀準暴力團,彼此之間是平行的夥伴關係,刺龍紋鳳全憑個人意願喜好,且無須斷指就能全身而退。這也使得成員之間的流動性很高,警方也難以追蹤組織動向。

文章插圖

最黑暗的灰色地帶,準暴力團是靠什麼賺錢?

黑道的收入來源,主要靠組員和幹部以勒索、非法賭場或是毒品買賣的收入,向上繳納上納金(會費)維持。但是自《暴力團對策法》與《暴力團排除條例》實施,明訂不能收保護費、銀行不得與黑道有所往來後,黑道日益走向「沒錢途」的陌路。對於「我不想要成為黑道,但我想要輕鬆地賺錢」的年輕人,準暴力團會以新人研修的名義洗腦並灌輸他們錯誤的金錢觀,成了一條引領他們進入這條不歸路。

●特殊詐欺(譯:電信詐騙)

許多準暴力團大多和詐騙集團脫離不了關係。根據警方統計,在日本以特殊詐欺作為主要業務內容的準暴力團,全國約80個團體、約4000人,這個數字正好是日本最大的黑道組織山口組六代,2021年統計出的成員數。

他們會以電話、簡訊或網路為媒介,向被害者詐取金錢,包含日本曾流行一段時間,一接起電話就喊著「オレオレ(是我是我)」的電話詐騙。或是冒充銀行、公職人員,要求向指定帳戶轉入多筆費用。

●風俗業、剝皮酒店

準暴力團主要的活動範圍多為都市的繁華街,經營非法風俗產業,欺騙年輕女性下海也成為準暴力團的主要手段。首先招募想要賺錢的年輕男性,要求對方透過搭訕或交往關係,把女性騙到準暴力團經營的酒吧或剝皮酒店,結帳時再以不實的帳單要求付款,進而逼迫對方賣身還債。

●闇營業

闇營業,意指藝人隱瞞所屬公司、違反合約私下承接工作。而之所以稱為「闇」,不外乎是因為這些工作大多是由準暴力團或是黑道所提供。

2019年日本演藝圈最大條的新聞,莫過於日本擁有最多搞笑藝人的吉本興業,遭《週刊FRIDAY》踢爆旗下搞笑藝人受邀參加由詐騙犯罪集團所主辦的年末尾牙,涉案的知名搞笑藝人宮迫博之,後續更被爆料與福岡市犯下「7億金塊竊盜事件」的準暴力團成員野口和樹來往。

●IT企業、AV製片公司

依據地方區域的不同,準暴力團的主要業務內容也有所不同。例如以東京為勢力範圍的「関東連合」,趕上1990年後的網際網路泡沫經濟,與當時的IT企業經營者、資產家有所往來獲得龐大資金,成員也開始經營高利貸、IT企業、AV製片公司等事業,其勢力影響至今。

文章插圖

被日本政府認定的準暴力團

東京最殘暴的菜刀軍團:怒羅權(中國龍) 

怒羅權是日文片假名ドラゴン(Dragon)的發音對應漢字取名而成,傳聞也是取自憤怒、羅漢、權利之意。1980年後,由一群戰後被遺留在中國的日本人二代(日譯:中國殘留後代)又稱遺華日僑組成,他們多是在中國出生長大,有機會返回日本,卻因語言和成長背景不同,而遭受日本社會排擠

吉林省出生的汪楠,便是在這樣的環境長大,與同樣經歷相似的殘留孤兒後代成為暴走族,成立了怒羅權。因手段兇殘、逞兇好鬥,以菜刀作為主要兇器,在90年代成為惡名昭彰的菜刀軍團,全盛時期人數甚至達到300人。2000年,汪楠以詐欺罪被捕入獄13年,出獄後決定金盆洗手並成立NPO組織,專門協助殘留孤兒後代等社會弱勢團體。

2011年日本將其原名「怒羅権」改成片假名拼寫的Chinese Dragon(中國龍),2013年正式被列入準暴力團防範對象,犯罪內容多為勒索中國人開的店、偽造信用卡販毒竊盜詐騙。至今,因許多中心成員相繼被捕,加上內部紛亂不斷,其勢力已不復過往。

文章插圖

東京最狠準暴力團:關東連合OB團體

成立於1973的關東連合,是少見擁有明確上下關係,也是當時與怒羅權齊名的準暴力團。雖然曾於2003年解散,但前成員之間仍透過上下關係重新建立並團結起來,而後關東聯合衍生的團體便稱為關東連合OB團體。

關東聯合從東京世田谷區一個30人的暴走族,演變成幾乎參與以新宿、 六本木為中心發生的殺人、暴力事件脫離不了關係的準暴力團。其中,包括2010年與相撲選手朝青龍、歌舞伎演員十一代目市川海老藏,酒醉後與關東聯合發生衝突事件,以及2012年以金屬球棒將人毆打致死卻發現殺錯人的「六本木俱樂部襲擊事件」,進而促使日本警方制定準暴力團相關監控與取締。

tips_and_updates

什麼是準暴力團?

與暴力團(黑道)一樣由不良份子組成,並透過違法活動,如竊盜、勒索、詐欺等八大行業謀財。但相較於黑道,因為成員流動性高,並無明確上下組織關係,因此難以管束更不受《暴力團對策法》規範,成為日本最猖狂的社會問題。

tips_and_updates

什麼是中國殘留後代?

又稱遺華日僑。指二戰時,日本為了侵略中國向東北與內蒙古等地移民將近150萬人。日本戰敗後,大量的移民被遺棄在東北因而喪命,1946年後,部分移民順利回國,也有部分遺華日僑未能歸國,在中國成立家庭。但即使順利回國,仍有許多人因為不諳日文,而受到當地人排擠與霸凌。

tips_and_updates

最黑暗的灰色地帶,準暴力團是靠什麼賺錢?

●特殊詐欺(譯:電信詐騙)

●風俗業、剝皮酒店

●闇營業

●IT企業、AV製片公司

文章插圖

裏世界專題 logo

裏世界專題

小隊員們好。我是DQ新聘的001號情報員,喵。現在與未來(甚至在你看不見的過去),我早已存在,而今我出世的職責,是帶領各位進入「裏世界」。喵,什麼是裏世界呢?從外看不清,由裏向外才能看到另一層世界的真實。翻開事件的表面,卸下偏見,深入見證人性的千姿百態,也許還能加入一些理解的目光,看到更完整的世界。跟著DQ情報員一起勇闖裏世界!

arrow_forward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