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航空推出「無目的地」航班 搶攻疫情偽出國市場

by:徽徽
3303

即將滿一百歲的澳洲航空,在疫情期間推出了「無目的地」航班,在一解民眾旅遊癮的同時,也引發了環保團體的強烈抨擊。

post title

從雪梨出發、在雪梨降落,澳洲航空推出的「無目的地」航班給人偽出國的小確幸。

Photo: Roderick Eime

從雪梨起飛,在雪梨降落

本月,澳洲國家航空公司「澳洲航空」(Qantas)推出的「無目的地」航班(flight to nowhere)正式從雪梨升空,在七小時的航程內,班機會載著乘客從空中俯瞰拜倫灣(Byron Bay)、黃金海岸(Gold Coast)、大堡礁(Great Barrier Reef)、烏盧魯岩(Uluru)等知名景點,最後飛抵雪梨作結。

而在飛行期間,澳洲航空使用的波音 787夢幻客機會下降到 4,000英尺的高度,確保加入這趟「大南方航程」(Great Southern Land flight)的乘客能近距離欣賞美景。

在這支影片中,可以看到乘客們開心地搭乘「澳洲航空」推出的「無目的地」航班,遍覽澳洲美景。

一解民眾搭機癮

澳洲航空表示,為了彌補在疫情期間國際航班取消所出現的財務缺口,它們才想出這樣子的方式增加收益,同時也讓想要「偽出國」的民眾可以一解搭機癮。

十分鐘內全賣光

而在「無目的地」航班機票開賣後,不到十分鐘就全數賣光,澳洲航空發言人說:「我們知道這趟航程很受歡迎,但我們沒有想到在十分鐘內機票就賣光了。」

「這有可能是澳洲航空史上賣最快的航班。」

票價從一萬五到七萬五

根據澳洲航空提供的資料,「無目的地」航班上只開賣 150個位置,剩下的位置因為要保持安全社交距離的關係不開放,這些可賣的位置散見經濟艙、高級經濟艙和商務艙,票價從 787澳幣到 3,787澳幣(折台幣約 1萬5,653元到 7萬5,929元)都有。不過,因為澳洲邊境封鎖的關係,唯有目前人在澳洲的民眾可以購買這趟航班的機票。

post title

圖為澳洲航空先前推出的經濟艙餐點。這一次,「無目的地」航班上的餐點由澳洲名廚佩里負責設計菜單。

Photo: SUPERADRIANME

踏進機艙就像回到家

對已經在防疫第一線工作好幾個月的醫生唐絲(Fiona Downes)來說,踏進澳洲航空「無目的地」班機的機艙內,「就像回到家一樣」。

唐絲說:「對我來說,這或許是一生只有一次的機會。」

在金融業工作、熱愛搭機旅行的Ke Huang絕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他說:「能夠在這些澳洲美景低空飛行真的獨一無二。」

美景就是最大的娛樂

澳洲航空表示,乘客一踏入機艙就會拿到紀念禮物包,座位上也會擺好繡有航班名字的抱枕。到了用餐時間,乘客還能享用由澳洲名廚佩里(Neil Perry)設計的餐點。

唯一不同的地方在,這架班機不提供機上娛樂設備,相反的,它們希望乘客好好欣賞窗外的風景,尤其波音 787夢幻客機最出名的就是它的賞景大窗戶。

乘客唐絲說:「我去過大堡礁、烏盧魯岩好幾次,但搭機飛在這些景點的上空是第一次,你從窗戶往下看就可以看到這些美景在你腳下,我不認為這樣的經驗能再現。」

整趟旅程都有好心情

乘客Ke Huang表示,澳洲航空在確保每名乘客都可以欣賞到美景上做得很好,就算他搭的是經濟艙也一樣。此外,機上的氣氛「正面、開心和刺激」,「當我們飛在景點的上方時,乘客就像黏在窗戶上一樣,讚嘆眼前的美景」。

乘客唐絲補充道,不只機上氣氛好,一進機場候機室「就有一種在開派對的氣氛」,而這樣的好心情一路伴隨乘客上機,並在七個小時後伴隨乘客降落。

post title

環保團體表示,澳洲航空的「無目的地」航班沒有意義,反而增加地球的負擔。

Photo: John Kappa ツ

目的地:更熱的地球

然而,對於環保團體而言,澳洲航空的「無目的地」航班並非沒有目的地,它的目的地是一顆「更熱的地球」。

短短七小時 增加年碳排量10%

積極推廣用無汙染方式旅行的「飛行自由澳洲」(Flight Free Australia)組織發言人卡特(Mark Carter)表示:「那些搭乘澳洲航空『無目的地』班機的乘客,在短短七個小時內,就增加了他們一年碳排放量的 10%──協助將他們從高空中欣賞的大堡礁置於死地。」

廢氣去了大氣層

「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環保組織發言人諷刺道:「雖然這架班機哪都沒去,但它排出的廢氣卻去了大氣層,導致氣候崩潰。」

「在氣候危機如此嚴重的現在,我們應該盡量減少航班的數量,而非增加更多航班在沒有意義的旅行上。」

post title

澳洲航空表示,它們有所謂的碳補償計畫,會想辦法在營利與環境保護間取得平衡。

路透社/達志影像

澳洲航空:我們有碳補償計畫

對於外界的批評,澳洲航空表示,它們會想辦法抵銷整趟「無目的地」飛行造成的碳排量。

乘客Ke Huang表示,它了解有些人可能會覺得「無目的地」飛行太超過,但因為票價裡頭有一部分會使用在澳洲航空碳補償計畫(carbon offset program)上,他才決定搭機。

「我的看法是,我們是有意識地參加這趟飛行的,我們也同意參加澳洲航空的碳補償計畫,我們都有同意這些條款。」乘客Ke Huang說。

贊助慈善事業

乘客唐絲坦言,在購票前她也經過天人交戰,最後決定買票是因為在這趟旅程中有贊助慈善事業的募款活動。

唐絲說:「整體來看,疫情期間所有航班已經停飛了──如果有像這樣的航程,人們可以開心享受、體驗到過去沒看過的事物,並且還有慈善元素在裡面,我認為這是一件好事。」

不會在美景留下腳印

澳洲旅遊作家格蘭德瓦特(Ben Groundwater)則從另一個觀點來支持這類「無目的地」航班,他說澳洲航空開闢這樣的觀景航線,除了能夠保住工作人員的飯碗,還能拯救像大堡礁這類岌岌可危的美景,因為人們可以親眼看到它們的美麗與脆弱,並且不會在這些美景留下腳印、打擾野生動物或是褻瀆神聖的土地。

post title

原本,新加坡航空打算在本月跟著推出「無目的地」航班,但卻遭到環保團體痛批而臨時喊卡。圖為今年 10月12日,乘客在新加坡樟宜機場觀看新加坡航空班機的畫面。

路透社/達志影像

台灣、日本也有推出

其實,澳洲航空並不是全世界第一個推出「無目的地」航班的航空公司,早在今年八月,長榮、星宇、華航和台灣虎航就有推出「無目的地」航班。

日本全日空航空(ANA)也在同月推出「無目的地」航班,提供 300名乘客在 1.5個小時的航程中,獲得宛如去夏威夷度假一般的體驗。

新加坡航空臨時喊卡

然而,今年十月原本打算跟著推出「無目的地」航班的新加坡航空,卻因為被環保團體痛批而臨時喊卡,改為提供地面飛機餐和虛擬飛行訓練來吸引顧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