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0萬隻水貂死裡逃生 丹麥水貂撲殺計畫喊停

by:山謬
21460

[本文含大量水貂遺體或令人不安照片,請斟酌閱讀]

在新冠病毒疫苗開發接近完成之際,丹麥政府發現境內水貂身上出現變異的新冠病毒,因而下令全面撲殺境內 1,700萬隻水貂。但這項突如其來的計畫在國內飽受質疑,加上缺乏法源依據,最終不得不喊停。

post title

為了避免更多人、水貂感染變異的新冠病毒,威脅未來新冠病毒疫苗的成效,丹麥政府下令撲殺境內總數高達 1,700萬隻的水貂。但目前卻因科學證據不足、缺乏法源依據等因素喊卡。

路透社/達志影像

丹麥撲殺水貂計畫

最近,丹麥政府發現境內出現水貂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案例,且這些水貂身上的病毒已經出現變異,因而果斷下令撲殺境內總數達 1,700萬隻的水貂,以免變異後的病毒威脅人類的新冠病毒疫苗效力。

雖然丹麥得為此付出龐大代價,但如果不這麼做,丹麥國家流行病學家莫爾巴克(Kåre Mølbak)警告:「最糟的情況就是,COVID-19(武漢肺炎)將從丹麥捲土重來,再次席捲全球。」

「非常沉重的決定」

丹麥總理佛瑞德里克森(Mette Frederiksen)表示:「對丹麥政府而言,下令撲殺境內所有水貂是一項非常沉重的決定。」

「丹麥政府對丹麥人民負有重責大任,」佛瑞德里克森在一場記者會上表示:「但以目前國內新冠病毒變異情形來看,丹麥對全球負有更大的責任。」

水貂撲殺計畫喊停

然而,撲殺計畫開始沒多久便因科學證據不足、缺乏足夠法源依據等因素在國內引發廣泛討論及爭議,最終政府不得不在周二(10)暫停了整起撲殺計畫,佛瑞德里克森更在國會質詢中公開致歉。

她說道:「即使情況倉促,丹麥政府依然要在取得充分的法律授權後才行動,但事實並非如此,我願意為此致歉。」

確實犯錯,但情況依然緊急

丹麥糧食、農業和漁業部部長詹森(Mogens Jensen)也同步承認政府在決策過程中確實犯錯,但他補充道:「這並不會改變丹麥的水貂養殖產業在COVID-19(武漢肺炎)面前,正面臨巨大風險的事實。」

post title

丹麥政府在展開水貂撲殺計畫後,境內各間水貂養殖場外也出現一批批身穿全套防護服,前來執行撲殺計畫的工作人員。

路透社/達志影像

自從專家們在水貂身上發現變異的新冠病毒後,丹麥政府便啟動一系列的水貂撲殺行動,有時還得借助大型機具,以便快速掩埋大量水貂的屍體。(右滑看更多)

路透社/達志影像

自從專家們在水貂身上發現變異的COVID-19(武漢肺炎)病毒後,丹麥政府便啟動一系列的水貂撲殺行動,有時還得借助大型機具,以便快速掩埋大量水貂的屍體。(右滑看更多)

美聯社/達志影像

自從專家們在水貂身上發現變異的COVID-19(武漢肺炎)病毒後,丹麥政府便啟動一系列的水貂撲殺行動,有時還得借助大型機具,以便快速掩埋大量水貂的屍體。

歐新社/達志影像

超過200間養殖場淪陷 12人確診

根據丹麥公衛部門史坦頓血清研究所(Statens Serum Institut)的調查,目前丹麥境內已經有至少 237間水貂養殖場發現水貂感染變異的新冠病毒,另外有 12人也被傳染。

棘突蛋白出現變異

丹麥學者們提出的病毒變異警告,主要出現在新冠病毒的棘突蛋白(spike protein)上,這種蛋白質是病毒傳染過程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也是目前幾款研發中的疫苗發揮效力的關鍵。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的微生物學家桑蒂尼(Joanne Santini)指出,棘突蛋白出現變異可能導致病毒的感染力增強,或是擴大病毒的宿主範圍,意味著病毒可能可以感染更多物種。

截至目前為止,丹麥的學者已經發現 7種不同的棘突蛋白變異形式,其中一種將能增強病毒對抗體的抵抗力,被懷疑未來可能會威脅到疫苗的成效。

post title

在一間水貂養殖場的圍牆上,貼了一張告示警告人們避免隨意進入,以免徒增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風險。

路透社/達志影像

證據還不夠

可是若以學界的標準來看,丹麥專家們所提出的證據依然不太夠,因而引發不少疑慮。歐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雖然大致同意丹麥發現的病毒變異,未來確實可能影響疫苗成效,但仍認為其中包含很大的不確定性。

果斷行動以防萬一

就連史坦頓血清研究所的克勞斯(Tyra Grove Krause)博士,都坦承研究者手上確實沒有「充分的證據」能完全證實丹麥科學家們的主張。但是學者們認為,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丹麥應該盡早採取預防性措施,同時研究者們也會持續進行研究,進一步釐清病毒變異產生的影響。

這就引發媒體的疑慮,擔心倉促行動反而會引發大眾的恐懼。對此克勞斯博士回應道:「在這次的情況中,比起等到蒐集充分證據後才行動,丹麥得及時行動避免感染情形持續擴大。」

post title

丹麥一直以來都是國際皮草重鎮,光去年一年的皮草產值就超過 7億美元。因此當丹麥政府宣布將全面撲殺境內的水貂後,業者們便選在同一天一同駕著耕耘機上路,向丹麥政府表達他們對此計畫的不滿。

路透社/達志影像

皮草大國的擔憂

一直以來,丹麥都是全球首屈一指的皮草出口大國,去年皮草產值高達 7億6,000萬美元(折台幣約 220億9,320萬元),主要出口至香港、中國等地,支撐國內至少 5,500個不同的工作崗位,倘若一次性地撲殺所有水貂,將是對皮草業的一項沉重打擊。

丹麥反對黨領袖埃勒曼詹森(Jakob Ellemann-Jensen)因而在受訪時向媒體表示:「丹麥政府在大量撲殺水貂的同時,也在剝奪很多丹麥民眾的生計。」

荷蘭、西班牙、美國都有水貂確診

不過,自從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爆發後,丹麥並不是唯一一個傳出水貂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的國家,早在 4月的時候荷蘭就已經有過先例,隨後西班牙、德國、美國都有傳出類似案例,最終分別以大量撲殺水貂告終。

post title

在丹麥下達撲殺水貂的命令後,越來越多丹麥人開始討論是否該就此徹底禁止飼養水貂,既能兼顧動物防疫,也能兼顧動物福利。

路透社/達志影像

順水推舟禁養水貂

荷蘭當初在傳出水貂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並大量撲殺後,國內曾掀起一波是否徹底禁止水貂養殖產業的討論,最終促成荷蘭政府宣布將於 2021-2024年間徹底禁止。同樣在法國,當局也宣布將在 2025年前下達類似禁令。

因此丹麥國內在傳出水貂感染COVID-19(武漢肺炎)後,也有越來越多人開始討論是否就此徹底禁止水貂養殖產業,主張倘若未來丹麥依舊允許養殖水貂,只會拖累從COVID-19(武漢肺炎)疫情中復甦的速度。

「真正有用的方法應該是徹底終結丹麥的水貂產業,幫助業者們轉換到不會危及公眾健康、又不會侵犯動物福利的產業。」丹麥動物保護協會表示。

建議撲殺,不要小看病毒

眼下丹麥政府雖然暫停了全面撲殺計畫,但並沒有徹底放棄,當局仍打算透過緊急立法的方式重啟撲殺計畫。但丹麥國會的反對黨已經表示不願配合立法,意味著丹麥政府想取得法律授權的時間將進一步延長。

不過丹麥糧食、農業及漁業部長詹森與丹麥水貂養殖產業協會的會長佩德森(Tage Pedersen),依然建議業者應該繼續撲殺水貂作為預防手段,詹森說道:「我仍然建議業者們持續配合撲殺水貂,因為現在我們得盡我們所能,保障國內的公共衛生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