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圖書館】什麼是軟金?從珍稀寶藏看俄羅斯的美洲掠奪史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 X 臺灣商務印書館攜手合作---

除了槍砲與鋼鐵,舊世界的帝國主義是如何征服和理解龐雜的新大陸?不只是壓迫與殖民,帝國主義者又是如何被迫與原住民族合作與貿易?1776年,東北方一群想脫離英國控制的新移民登高一呼,美國隨即抽芽誕生,這是一個全世界都習以為常的白人史觀敘事。

然而,美洲是如此廣大,在東北部十三殖民地燃起陣陣硝煙之際,革命從未到達的西岸,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新舊世界的碰撞,帶來的除了疾病、殘殺,還有什麼?氣候、早期部落貿易、地理因素,又是如何影響這個時代?而西班牙、英國與俄羅斯的殖民,是如何與西岸原住民族合作與衝突,又是如何沾染了血跡?大陸西岸多元族群的碰撞與激盪、疾病與物種的傳播與交流,這些被歷史遺忘的故事,卻激起了比東岸更燦爛的火花!

本文摘自克勞迪奧.桑特(Claudio Saunt)作品《1776革命未竟之地:煙硝、貿易與生態瓦解,不為人知的美洲史》,以下為摘要選文。

文章插圖

軟金:阿拉斯加的阿留申人與俄羅斯人

十年前,阿留申人(Aleut people)相信世上所有的俄羅斯人,就只有乘著漏水的小船探索他們島嶼的那幾百人而已。在 1770年代,十六艘俄羅斯船隻來到群島蒐集皮草,每一艘都為當地居民帶來災難性的影響。聖保羅號在這方面不是特例。就在英國士兵在北美另一頭接受波士頓大屠殺審判的不久之前,這艘單桅帆船在 1770年9月離開鄂霍次克(Okhotsk)展開為期五年遠征。

船長伊萬.索洛維夫(Ivan Solov'ev)雖不識字,卻是個經驗豐富的航海家, 來自托波爾斯克(Tobolsk)這個在歷史上協助俄羅斯征服西伯利亞的城鎮。索洛維夫和他七十二名的船員先是在千島群島(Kurile Islands)過冬,如往常般一邊狩獵、一邊為來年儲備糧食。等到 1771年7月出發前往阿留申群島之時,已有十六名船員去世。

一邊擴張 一邊找皮草

聖保羅號尋找皮草的路徑雖然很多人走過,卻依然充滿險峻。在十七世紀,皮草捕獵交易人(promyshlenniki)已經走遍西伯利亞。這些外來者在沙皇的武裝部隊協助下往東挺進,一邊追尋珍貴的黑貂皮草、一邊為俄羅斯政府宣示土地。在這擴張活動的核心有兩個重要的概念,一路影響到遙遠的阿留申人:貢品(iasak)與人質(amanaty)。

文章插圖

獻給俄羅斯政府的貢品通常是以皮草來計算,而為了確保人們繳納貢品,官員會從當地抓走人質。進貢帶給當地人很大的負擔,而且徵收貢品的手段也很殘酷。無數民族,包括薩摩耶(the Samoyed)、通古斯(the Tungus)、雅庫特(the Yakut)、尤卡吉爾(the Yakagir)等族,都承受了沉重的壓力,其中有很多民族甚至完全瓦解。十八世紀的俄羅斯人把這些人看作西伯利亞的「紅人」,相當於北美洲的印地安人,而西伯利亞對俄羅斯人而言則是「我們的祕魯」、「我們的墨西哥」或「我們的東印度」。

黑貂獵殆盡 皮草獵人向東挺進

1670年代,皮草捕獵交易者已將西伯利亞許多地區的黑貂捕殺殆盡,只剩下價值不高的松鼠和白鼬。他們一邊繼續挺進,一邊征服當地民族,最後在世紀末抵達堪察加(Kamchatka)。謠傳東方存在著「偉大的國度」,再加上對亞洲和美洲地緣政治關係感到不確定,促使俄羅斯沙皇彼得一世及其後繼者支持維圖斯.白令(Vitus Bering)的「東海」探險之旅,希望找到連接北美洲跟西伯利亞的陸橋。結果,生於丹麥的白令發現了後來以他命名的海峽,而他本人則在 1741年第二趟旅程將近尾聲時過世。倖存的船員從現今以白令命名的島嶼帶回了海獺皮,開啟了一場淘金熱,只是淘的不是黃金,而是俄羅斯人口中的「軟金」。到了 1750年代,皮草捕獵交易人已經多年在阿留申群島進行捕獵與交易活動,獲取數以千計的狐狸和海豹皮草,當然還有最珍貴的海獺皮草。

人口銳減 原因就是索洛維夫

阿留申人堅稱索洛維夫是造成他們人口銳減的主要原因。他們說,這名俄羅斯船長殺了數百或數千人,很多人看到他接近就四處逃跑。此外,他還喜歡摧毀他們的拜達卡(baidarkas)──阿留申人製作的小舟。一名俄羅斯人說,這些小舟是他們不可或缺的狩獵工具,「就像農夫的犁和馬一樣重要」。這些用皮覆蓋的小舟要花超過一年才能完成,因此為了趕工造舟,有許多難民死於飢餓或風吹雨淋之中。

1789年三名當地人回憶道,索洛維夫在烏納拉斯卡島和周遭的島嶼「射殺所有的人」。據說,他還做了一個冷血的實驗:他會把阿留申人排成一排,然後射殺第一個人,看看子彈有辦法穿過幾個人。有一次,村民逃到烏納拉斯卡島東邊的雞蛋島(Egg Island),這是一座躺在深度很深的海水中、懸崖峭壁高度達一百二十公尺的小小島嶼。其多岩的海岸線讓索洛維夫難以接近,但他在第二次嘗試時成功登陸,殺死了躲在那裡的男女老少。阿留申人說:「那次屠殺非常殘暴,小島周圍的海水都被那些跳水或被丟進海裡的人的鮮血染紅。」

文章插圖

對阿留申人來說,1760年代發生的反叛導致了災難性的後果,因此他們當然希望討好俄羅斯人,直到他們離開。同一時間,當地居民也試圖從中獲利。據說,「他們渴望獲得俄羅斯奢侈品」,想要來自黑海東方的切爾克斯香菸、七彩珠子、銅鍋、上衣和海豹皮。他們之中有一些人開始穿上俄羅斯的服飾,在防水大衣底下穿著布製長褲和夾克,有一些人在自己的傳統服飾上裝飾絲綢和玻璃珠等貿易取得的物品。詹姆斯.庫克(James Cook)在 1778年說道:「這些人對歐洲人和歐洲習俗很熟悉。」沒錯,阿留申人常是獲得較多好處的一方,「因為當地人十分冷靜鎮定,不會輕易降低他們商品的價值,而歐洲人天生就比較沒耐性。」

互相看不順眼 彼此內心惡意滿滿

然而,有一件事不變:「所有人都痛恨俄羅斯人,把他們當作跟一般入侵者沒兩樣,一有機會就殺死他們。」即使在和平時期,訪客也能感受到隱約的煙硝味,並發現「俄羅斯人必須割斷許多【阿留申人的】喉嚨才能制服他們」。皮草捕獵交易人記述了以下的故事,顯示出他們明白這段巧妙關係的本質:一名阿留申人在跟一名俄羅斯船長「擁抱時,偷偷將他刺死」。

這樣的惡意是互相的。一名俄羅斯貿易商寫道:阿留申人「一點也不乾淨,對骯髒絲毫沒感覺」。另一個人則說到,他們「不認同乾淨這個概念」,還說他們「很臭, 又長虱子」。又有另一個人表示:「這些人極度令人作嘔。他們會吃身上覆滿的蟲子,吞下鼻涕,並根據習俗先用尿液洗澡、再用水清洗,然後用嘴把手吸乾。」

然而,鄙視阿留申人的同一群人也忍不住佩服他們。阿留申人的對話和態度「溫和友善,而且什麼事都懂」。他們「對彼此非常好」。外來者覺得他們的男性「平靜、純樸、毫無心機」,又「可靠專注」,女性則「非常快活」。俄羅斯人在無數份文獻中描寫當地人的衣著和船艇,全都隱含他們對阿留申人懂得利用資源的欽佩感。

造船技術受限 非靠阿留申人不可

最重要的是,索洛維夫和其他皮草捕獵交易人是基於必要,不得不跟阿留申人建立貿易關係。俄羅斯人無法獨自或以小群體行動,因為這樣做一定會招來阿留申人的攻擊。除此之外,他們也沒有必備技能可獵捕海獺,然而海獺皮卻是阿留申群島當中最寶貴的軟金。一旦受到人類侵擾,海獺就會躲進海草裡。俄羅斯人的皮艇較笨重,又缺乏在阿留申海域航行的經驗──有些人出發前往美洲之前,甚至未曾見過大海。這些劣勢,導致獵捕活動就如一名俄羅斯海軍官員所說的,「不但勞累,有時還很危險」。濃霧、突如其來的暴風雨、強大的波浪、漲潮的迅速、險峻的海岸、尖銳的礁石,全都使外來者招架不住。

文章插圖

回到索洛維夫的部分,索洛維夫因其殘暴而出名,但殘暴的不只他一人。十八世紀後半葉,約有八十艘船從西伯利亞來到美洲,每一艘都為阿留申人帶來疾病和毀滅。皮草捕獵交易人為了尋找軟金,不斷往更遠的島嶼推進,最後帶著數十萬張海獺和狐狸皮草回到鄂霍次克。

在東海的彼端,「偉大的國度」正出人意料地湧出龐大的財富,使俄羅斯的帝國主義者十分興奮。一位宮廷科學家熱血沸騰地推斷:「俄羅斯的威力將在西伯利亞和北海上增長,並且擴張到歐美的各大歐洲開拓地。」只要俄羅斯能嚇阻敵對的帝國,未來將是一片光明。為了保護辛苦得到的地理情報,俄羅斯人把自己的發現隱藏得好好的,同時發行錯誤的阿留申群島和阿拉斯加海岸地圖,混淆視聽,就跟今天各國保護自己的核武祕密一樣。西班牙、法國和英國的戰略家就在這樣一個混濁的情勢之中,努力地想要摸清楚發生在太平洋西北地區的重大事件。

文章插圖

本文摘自摘自克勞迪奧.桑特作品《1776革命未竟之地:煙硝、貿易與生態瓦解,不為人知的美洲史》,繁體中文版由臺灣商務印書館代理,欲購買的小隊員歡迎透過以下連結前往購買:

Q:我也想看《1776革命未竟之地》!

  • 活動期間:即日起至 2021/12/17 中午12點截止
  • 送出名額:3名(限寄送台澎金馬)
  • 活動方式:
  1. 贊助DQ滿額成為DQ VIP(月定期贊助100元或年度贊助1200元)⁣:贊助網址由此去
  2. 滿足贊助條件後加入DQ VIP專屬社團,就有機會獲得《1776革命未竟之地》⁣:社團由此去

什麼是地球圖書館?

地球圖書館」是由DQ地球圖輯隊與出版社的合作活動,每月配合站上文章推廣相關閱讀與獨有優惠,獨掉坑不如眾掉坑,博覽世界大小事之餘,希冀讓小隊員對文章所述事件脈絡發展能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與體會!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