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圖書館】把狗搬出去,讓修士搬進來 中世紀修道院的興起!

---本文為地球圖輯隊 X 臺灣商務印書館合作---

修士是如何在中世紀的西方社會漸漸變得重要、成為歷久不衰的中世紀典型人物之一?這段歷史要從亞奎丹的威廉公爵,試圖建造一座能救贖他靈魂的修道院開始講起。

大約是西元909年,威廉公爵找到了當代最權威的修士伯諾(Berno)負責建造新修道院的計畫。但伯諾一上任,立馬要求公爵將克呂尼(Cluny)附近的打獵小屋中的獵犬全數遷出。原先威廉公爵很猶豫,但伯諾告訴公爵,「你很清楚上帝會為了狗給你什麼獎勵」,因為那裡將蓋出全歐洲最成功、最強大的修道院——克呂尼修道院(Cluny Abbey)。

本文摘自丹.瓊斯(Dan Jones)著作《權力與王座:貿易、征伐與基督信仰,中世紀如何奠定歐洲強盛的基礎?》,以下為摘要選文。

文章插圖

「這世界到處都是修士。」

──格萊福的伯納德(Bernard of Clairvaux),約1130年

蓋一座大型修道院來拯救我的靈魂

在909或910年的某個時間點,亞奎丹的威廉公爵(Duke William of Aquitaine)被迫為自己的獵犬尋找新家。當時,這位公爵決定蓋一間新的修道院,為了尋求建議,他去找了當時最受敬重的修士伯諾。伯諾自己以前也是個貴族,但是後來放棄了浮華世界,全心全意讚美、服侍上帝。他原本已經蓋了一間自己的修道院(位於東部的吉尼〔Gigny〕),接著又被請到附近的博姆萊梅謝於爾(Baume-les-Messieurs)主持另一間修道院。

在伯諾的領導下,兩間修道院都因為管理品質、秩序井然的生活方式,還有嚴苛的紀律而出名。伯諾底下的修士常常因為輕微違紀被鞭打、關在房內或挨餓。但,這些不見得被當成壞事,反而提高了伯諾身為一個業績優秀又強硬的修道院執行長的名聲。威廉找上伯諾,等於找了整個法蘭克國度在修道院這件事上最頂尖的權威人士。

從打獵小屋到克呂尼修道院的誕生

但,根據後人的描述,伯諾參與這個新計畫後,馬上給公爵出了一個難題。他為這間新的修道院找到的最佳地點,是一個位於克呂尼(Cluny)的打獵小屋,就在威廉的其中一座勃艮第莊園裡。公爵很喜歡這個地區以及小屋四周的獵場,並在那裡養了許多獵犬,好讓他可以享受狩獵的刺激。可是現在,伯諾告訴他克呂尼是唯一一個適合蓋修道院的地方,他的狗必須另外找狗舍了。

根據後來一部編年史的記載,威廉說:「不可能,我不能遷走我的狗。」

這位修道院院長回答:「把狗搬出去,讓修士搬進來。你很清楚上帝會為了狗給你什麼獎勵,又會為了修士給你什麼獎勵。」

威廉只好勉為其難地答應了。為了這個可以拯救他靈魂的虔信機構,他同意犧牲狩獵小屋。在妻子昂熱爾伯嘉(Engelberga)點頭後,他擬好了特許狀,把修道院交給聖人彼得和保羅保護,而他們不在人間時,則交由羅馬教宗保護。

伯諾將負責監督,看著這個地方轉變成一群修士的居所。來到此地居住的教友將仰賴周遭的林地和草原、葡萄園和魚池、村莊和農奴(在法律上有義務要耕作土地的不自由農夫)所供養。他們則必須進行一輪又一輪不間斷的禱告和獻身、為路過的旅人提供吃住、過著令人敬重的禁慾生活,遵守《聖本篤準則》(Rule of St Benedict),也就是六世紀的修士努西亞的本篤(Benedict of Nursia)在義大利南部制定的一套修道院行為規範。教宗是他們的監護人、伯諾是他們的院長,而威廉公爵和他的繼承者,則是他們的金主和實質的保護者。

文章插圖
文章插圖
navigate_before navigate_next
01

直屬教宗 不受任何政府與主教的制裁

於是,一間修道院就這樣誕生了,整個過程從表面上看來並沒有很不尋常。在加洛林王朝的時代,很多有錢的法蘭克人都會蓋修道院,社會上也有很多想當修士和修女的人可以住在裡面。

但是,跟當時的許多修道院相比,克呂尼修道院不一樣的地方是,威廉公爵為自己和後裔爭取的控制權很少。威廉可以要求他的家族有權利指定克呂尼修道院未來的院長,並實際參與修道院的經營,但他沒有。反之,他承諾伯諾和克呂尼日後所有的修士,都可以自我管理,免受世俗力量甚至當地主教的干預。根據機構特許狀的內容,任何試圖插手克呂尼修道院事務的人,都會受到永恆地獄和被蟲啃噬的苦。此外,他們也會被罰一百磅。唯一能夠完全不受傷害且完全獲得自治的中世紀修士,就只有克呂尼修道院的居民了。

耗時多年興建 成就百花齊放的修道制度

工程在910年左右開始。這是一個成本高昂的浩大工程。伯諾和他邀請前來居住在此的修士們需要教堂、公共空間、宿舍、食堂、圖書館、個人小室和研修空間,還有僕人所需的廚房和牲畜棚。這耗費了許多年才完成,威廉在918年或伯諾在927年離世時,修道院都還沒建造完畢。

但是,就算克呂尼修道院的建設很緩慢,沒有壟罩在上帝的榮光、而是壟罩在工人揚起的灰塵之中,這依然會變成中世紀西方歷史上一件意義非常重大的事件。在接下來的兩百年,修道院蓬勃發展,孕育了許多不同類型的修道院制度,除了本篤會,還有熙篤會(Cistercians)、加爾都西會(Carthusians)、普雷蒙特雷會(Premonstratensians)、三位一體會(Trinitarians)、吉爾伯特會(Gilbertines)、奧古斯丁會(Augustines)、保祿會(Paulines)、塞萊斯蒂會(Celestines)、道明會(Dominicans)和方濟各會(Franciscans),以及聖殿騎士團(Templar knights)、醫院騎士團(Knights Hospitaller)和條頓騎士團(Teutonic Knights)等武裝修會。

走向世界的中心 全歐洲最顯赫的修道院

然而,成長為全歐洲最顯赫修道院的,卻是位於勃艮第的克呂尼修道院,它的影響力將觸及整個法蘭西、乃至於英格蘭、義大利、伊比利半島和日耳曼西部。從10世紀中葉起,它便成為一個國際組織的總部,巔峰時旗下擁有數百間子修道院。這些修道院全都是克呂尼修道院院長的下級,而這位院長握有驚人的財富和經濟資源。

到了11世紀晚期,克呂尼修道院院長的地位跟國王和教宗相當,會參與當時最高等級的對話和衝突。克呂尼本院下轄的各個修道院,就好比麥當勞的分店,在萊茵河以西的任何地方幾乎都找得到,尤其是在朝聖者拜訪聖地時會途經的國際路線上,如西班牙西北部的聖地亞哥德孔波斯特拉(Santiago de Compostela)。沒錯,克呂尼修道院在日耳曼並沒有什麼據點,在東歐和中歐的基督教地區勢力也不大,更別提發展出一套獨特「東方」修道院制度的拜占庭了,但是儘管如此,有數個世代,克呂尼修道院具備了相當少見的跨國、跨界「軟」實力。除此之外,克呂尼體制還帶動了另一場更廣泛的修道院風潮,改變教會和國家之間的關係,重新刺激、塑造基督教世界的文化生活,進而改造識字、建築、高雅藝術音樂等,宗教儀式以外的領域。

文章插圖

造就中世紀修道主義大大興盛

克呂尼修道院本身就是這一切最好的例子。今天,造訪的遊客能看到的東西雖然少得可憐,因為只有一小群建築還保留著,僥倖沒有在18世紀法國大革命期間被對文化藝術無感的反教權人士炸掉,但是想當年,克呂尼修道院可是擁有稱得上是全世界最宏偉的教堂,甚至堪比羅馬的聖伯多祿大殿和君士坦丁堡的聖索菲亞大教堂

克呂尼修道院教堂長157公尺左右,使它從原本的狩獵小屋和狗舍,變成歐洲最大的一座建築,它既是世界級圖書館和藝文中心的所在地,也是由一群由虔誠信徒所組成、具有名望菁英社群的家園,它更是修道院主義(monasticism)黃金時期的心臟地帶。

從它的故事,我們可以深入探討一段修道院活動頻仍、充滿發明與成長的時期。這段時期,以及隸屬於各個修會、擁有各種生活型態的修士,共同所帶來的影響將可以在整個拉丁世界感受到,直到中世紀的尾聲。

文章插圖

本文摘自丹.瓊斯(Dan Jones)著作《權力與王座:貿易、征伐與基督信仰,中世紀如何奠定歐洲強盛的基礎?》,繁體中文版由臺灣商務印書館代理,羅亞琪翻譯。欲購買的小隊員歡迎透過以下連結前往購買:

  • 博客來(透過這則連結購書,《地球圖輯隊》也將獲得一小部分的收益。有了你的支持,我們將能產出更多好文章!)

Q:我也想看《權力與王座》!

  • 活動期間:即日起至 2022/08/12中午12點截止

  • 送出名額:3名(限寄送台澎金馬)

  • 活動方式:

  1. 贊助DQ滿額成為DQ VIP(月定期贊助100元或年度贊助1200元)⁣:贊助網址由此去

  2. 滿足贊助條件後加入DQ VIP專屬社團,就有機會獲得《權力與王座》⁣:社團由此去

什麼是地球圖書館?

地球圖書館」是由DQ地球圖輯隊與出版社的合作活動,每月配合站上文章推廣相關閱讀與獨有優惠,獨掉坑不如眾掉坑,博覽世界大小事之餘,希冀讓小隊員對文章所述事件脈絡發展能有更加深入的了解與體會!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