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后翼棄兵》的同與不同 一窺女西洋棋士的世界

by:徽徽
17189

隨著Netflix影集《后翼棄兵》受到全球觀眾的喜愛,也激起了人們對西洋棋世界的興趣以及對女性棋手的關注......

post title

在匈牙利的首都布達佩斯,一名小女孩正在上西洋棋課。

路透社/達志影像

最懂《后翼棄兵》的她

匈牙利棋手波爾加(Judit Polgar)或許是全世界最懂《后翼棄兵》(The Queen’s Gambit)女主角貝絲哈蒙(Beth Harmon)心理的人,波爾加跟哈蒙一樣,很早就在西洋棋界站穩腳步,並且打敗過許多世界冠軍,包含 2002年與俄國西洋棋特級大師(Grandmaster,GM)卡斯帕洛夫(Garry Kasparov)的那場對弈。當時,卡斯帕洛夫排名世界第一。

作為唯一一個排名在全球前十名的女性棋手,波爾加在 2014年退役,現在看到《后翼棄兵》讓她有一種回到過去的感覺。然而,她唯一無法和貝絲哈蒙產生同感的地方在,貝絲哈蒙遇到的男性棋手都太有紳士風度了!

拒絕和女性棋手握手

波爾加提到,當她在世界西洋棋壇力爭上游的時候,男性棋手常常開她能力的玩笑,雖然他們覺得只是有趣,但波爾加覺得很傷人。波爾加說:「有的對手會拒絕和我握手,還有一次一名男性棋手在輸棋後,用頭去撞棋盤。」

post title

圖為 2001年,在西班牙利納雷斯西洋棋超級大賽(Linares chess tournament)中,和俄國西洋棋特級大師卡斯帕洛夫(左)對弈的匈牙利西洋棋特級大師波爾加(右)。

歐新社/達志影像

女性參與人數少

在《后翼棄兵》中,雖然男性棋手沒有像波爾加遇到的那麼沒風度,但是的確如實呈現出西洋棋界女性偏少的現象。

根據世界西洋棋總會(International Chess Federation,FIDE)的統計,在全球具有證照的專業棋手中,只有 15%是女性。而在全球超過 1,700位榮獲「西洋棋特級大師」頭銜的棋手中,包含波爾加在內,只有 37名是女性。而目前在全球排名上表現最好的女性棋手──來自中國的侯逸凡,在全球排名上也僅名列第 88名,其餘全是男性。

對於下棋這項靠智力對決的運動,為什麼女性參與的人數就是不如男性呢?

post title

在西洋棋的世界中,男性的參與人數遠遠高於女性,背後原因與文化期待和偏見有關。

歐新社/達志影像

男性就是佔優勢

某些女性棋手坦言,男性就是在西洋棋的世界中佔有優勢。目前在世界女子西洋棋排名中名列第 3的印度選手胡姆比(Koneru Humpy)說:「事實證明就是如此,你必須接受這個事實。」

文化期待和偏見所致

雖然許多男性認為,女性棋手人數這麼少是因為她們天生就不是下棋的料,然而,女性認為這是因為文化期待和偏見所致。

在美國紐約布魯克林一間公立中學教了 20年西洋棋的絲皮格爾(Elizabeth Spiegel)表示,性別刻板印象影響了孩子們如何學棋和下棋。舉例來說,男孩通常過度自信,這對下棋來說是利大於弊。另一方面,當西洋棋課程進行到一半,女孩們有問題想問時,她們通常會以這樣沒自信的問句開頭:「我覺得我錯了,但是...」

post title

1998年,當時已經在世界西洋棋壇闖出名號的波爾加(紅西裝外套者)在奧地利巴特拉德克斯堡鎮(Bad Radkersburg)和少女棋手們對弈。

歐新社/達志影像

「她們根本不應該下棋」

等男性棋手長大一點,他們或許會發現自己的棋力慢慢和女性拉開差距,許多名列前茅的男性棋手會開始堂而皇之地嘲笑女性棋手。

1970年代,在世界西洋棋大賽中打破蘇聯壟斷局面的美國棋手菲舍爾(Bobby Fischer)曾說他的女性對手「很弱」,他說:「她們和男性相比比較笨,她們根本不應該下棋。」

「她們不是偉大的鬥士」

曾經霸佔世界冠軍寶座將近  20年的俄國西洋棋特級大師卡斯帕洛夫曾經這麼說:「女性天生就不可能是傑出的西洋棋手,她們不是偉大的鬥士。」

從 2018年擔任世界西洋棋總會副主席的英國西洋棋特級大師蕭特(Nigel Short)曾說:「女性應該有風度地接受這個事實。」也就是女性和男性擁有不同的技能。他在 2015年接受西洋棋雜誌New In Chess訪問時說:「我毫不介意我太太的情商比我高多了,相對的,她也不會覺得請我把車開出我們窄小的車庫這件事很難為情。」

「她們缺乏殺手本能」

男性棋手不斷強調女性的「天性」不在西洋棋,大部分的女性缺乏西洋棋士需要的「殺手本能」。前印度西洋棋冠軍,現在擔任西洋棋老師的拉馬斯瓦米(Aarthie Ramaswamy)和蕭特的看法相似,他說:「男性有些特質就是比較適合西洋棋──像是創意、直覺還有冒險的能力。」

「在看不出優勢的情況下,男性比較願意讓子犧牲取得優勢,或是展開攻擊。然而對女性來說,她們會有比較多的顧慮和計算,除非她們確定能獲勝,否則她們不願冒險。」

post title

2011年,印度棋手胡姆比在對上中國棋手侯逸凡的比賽上撫額。

路透社/達志影像

女性比較「敏感」?

斯洛伐克棋手、世界西洋棋總會女子西洋棋委員會主席雷普科娃(Eva Repková)並沒有反駁這樣子的說法,她提到女性比較「敏感」,在下棋時常常讓情緒凌駕於理性之上,這不代表女性不聰明,或是女性不努力,「但我們應該擁抱不同」。

當被問到女性是否不可能成為世界西洋棋冠軍時,雷普科娃說:「我們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並且進步很多了。一百年前,女性要趕上男性西洋棋特級大師宛如天方夜譚。」女性要拿下世界西洋棋冠軍不是不可能,但很難,「你或許不喜歡聽到這樣子的話,但我只是實話實說」。

沒證據顯示性別有影響

無論如何,目前沒有任何一份研究顯示性別對棋手的棋力有影響,然而不可否認的是,女性棋手在這個以男性為中心的西洋棋世界中,的確因為歷史和社會的種種因素居於弱勢。

缺乏楷模、獎金比男性少

舉例來說,女性棋手缺乏可以效仿的楷模。此外,女性棋手拿到的比賽獎金就是比男性棋手少,讓她們很難將棋手當成一份正式的職業。舉例來說,拿下 2018年世界女子西洋棋冠軍的中國棋手居文君,最後只抱回了 50萬歐元(折台幣約 1,678萬元)的獎金,和贏得 2018年世界男子西洋棋冠軍的挪威棋手卡爾森(Magnus Carlsen)差了整整一倍,當時卡爾森拿回的獎金是 100萬歐元(折台幣約 3,356萬元)。

post title

在 15、16世紀時,人們常以「瘋女人」戲稱西洋棋中的皇后棋。

Photo: Robert Curtis

難以打破惡性循環

除此之外,隨著女性參與度低,投入西洋棋世界的女性找不到能切磋的對象,轉而投身其他領域滿足社交需求,導致越來越少女性參與,這樣的惡性循環要打破並不容易。

需要同伴支持 下棋不會是第一選擇

現任美國西洋棋總會(U.S. Chess Federation)女子計畫負責人的莎哈德(Jennifer Shahade)對此十分有體悟,曾獲得兩次美國女子西洋棋冠軍的她表示,女性到青少女時期很容易就不再下棋,因為可以一起下棋的女性同伴太少了,在她們這種正需要同伴支持的年紀,下棋並不會是她們的第一選擇。

《后翼棄兵》鼓舞人心

莎哈德說,即使像她來自西洋棋世家,她在 12歲時也曾因此放棄下棋過。現在,莎哈德看到《后翼棄兵》中貝絲哈蒙帶起的西洋棋熱,她覺得十分鼓舞人心,也希望可以藉此讓更多女性投入西洋棋的世界,增加美國西洋棋總會的女性會員人數。目前在 7萬4,000名會員中,只有 1萬500名是女性。

「瘋女人讀書會」

除了趁著疫情期間開辦線上西洋棋俱樂部,讓女性棋手可以持續浸淫在西洋棋的世界,莎哈德也組了一個新的線上讀書會──「瘋女人讀書會」(Madwoman’s Book Club),這個讀書會得名自西洋棋中的皇后棋子,在 15、16世紀時,人們常以「瘋女人」戲稱棋盤上的皇后棋。

至於,「瘋女人讀書會」要讀的第一本書是什麼呢?

答案呼之欲出:美國作家特維斯(Walter Tevis,1928-1984)的小說《后翼棄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