榛果醬混避孕藥 英國的減少灰松鼠大作戰

by:阿雀
8332

計畫是這樣的,生態學家們特別設計出一款只有灰松鼠能夠進入的飼育箱,並在裡面放入混有口服避孕藥的榛果醬,一旦灰松鼠被榛果醬的味道引誘進來並吃掉,就能產生節育效果......

post title

睜著圓黑大眼睛的灰松鼠雖然可愛,對於英國來說,卻是造成環境破壞的大麻煩。

Photo: Charles James Sharp

來自北美的外來種

這次的目標對象是灰松鼠(Sciurus carolinensis),牠們在 19世紀晚期時才從北美洲被引進英國本土,根據政府估計,雖然牠們只在大英群島棲息約 150年,現今的數量卻已來到了近 300萬隻。

post title

屬於闊葉林種的橡樹,便是灰松鼠的下「口」目標之一。

Photo: Jim Champion

牠們加速了林地損害

英國環境部長高史密斯(Zac Goldsmith)指出,灰松鼠與其他外來種對林地造成了一年約 18億英鎊(折台幣約 692億)的驚人經濟損失。

灰松鼠會啃咬樹皮,不僅可能造成樹木直接死亡,也讓病菌或昆蟲容易從表皮入侵,牠們尤其喜歡樹齡 10到50年的闊葉林種——像是橡樹這類木材主要來源;此外,牠們也影響到了英國政府針對減緩氣候變遷的企劃:當局打算種植數萬公頃的林地,以吸收過多的二氧化碳,但灰松鼠卻會快速摧毀樹木。

用人道的方式控制數量

針對這樣的狀況,英國環境部表示:「我們希望科技的進步可以安全地幫助我們的生態恢復繁榮,包括用人道的方式控制外來種生物。」

因此,用避孕藥替灰松鼠「節育」的想法便油然而生。

post title

生態學家想到,可以用灰松鼠喜歡的榛果醬混避孕藥引誘牠們,進而達成節育的效果。

Photo: Robin Greenwood

相關實驗已超過三年

用避孕藥讓松鼠節育的構想在 2017年第一次被提出時,英國官方的動植物衛生局(Animal and Plant Health Agency)認為這將可以減少 90%的灰松鼠數量。而在接下來三年,林業與保育組織「英國松鼠協議」(UK Squirrel Accord)不斷嘗試投遞避孕藥給灰松鼠,直到去年,他們才在約克郡東區(East Yorkshire)完成了特殊餵養站的實驗。

90%的灰松鼠會吃下榛果醬

在去年的實驗中,「英國松鼠協議」把染劑混進了榛果醬,所以只要灰松鼠吃下,牠們的毛皮就會在UV光下發出螢光,而最後的研究結果顯示,有超過 90%的灰松鼠食用過榛果醬,意味著把避孕藥混進榛果醬是個可行的點子。

post title

紅松鼠是英國的本土種,但近年來數量卻急遽下降。

路透社/達志影像

聯合對抗灰松鼠

說到「英國松鼠協議」,他們是由共 39個英國保育及林業組織、政府機構及公司所成立的夥伴關係,其建立宗旨便是「處理外來入侵種灰松鼠對英國所造成的負面影響」,當中包括對林地的影響,還有對本土種「紅松鼠」的影響,他們背後的支持者也大有來頭——英國的查爾斯王子(Prince Charles)便是初始的創辦人之一。

前陣子,查爾斯王子便公開宣導了保育英國本土紅松鼠的重要。

「這些可愛和聰明的小傢伙們總是令人喜愛。」身為「紅松鼠生存信託」(Red Squirrel Survival Trust)的贊助人,他如此寫道,並稱紅松鼠是健康林地的「象徵以及標竿」。

post title

在英國的湖區(Lake District),甚至有為了紅松鼠而特地設立的告示牌,上頭寫著「紅松鼠出沒,請慢速駕駛」。

Photo: Edward Simpson

原生種:歐亞紅松鼠

那麼,「紅松鼠」又是什麼動物呢?牠的學名是歐亞紅松鼠(Sciurus vulgaris),在大英群島已生存超過一萬年,然而現今的數量卻已經低於 30萬,僅僅只有灰松鼠的十分之一,目前主要的棲息地則在北威爾斯和蘇格蘭的部分零散地區。

被灰松鼠迫害的紅松鼠

部分生態學家指出,紅松鼠數量的急遽減少,是因為灰松鼠侵占了原本屬於牠們的棲息地,而且灰松鼠身上還帶著松鼠痘病毒(squirrel pox virus)——一種對於灰松鼠較為無害,但對紅松鼠卻幾乎致命的疾病。

但回過頭來,也有些人覺得避孕藥計畫實在太慢了。

post title

在英國的公園裡,時常可以見到灰松鼠在草地及樹上亂竄,有些人還會拿堅果餵食牠們。圖片攝於倫敦的布魯姆菲爾德公園(Broomfield Park)。

Photo: Landsil

減少灰松鼠數量最快速的方法是?

身為教育慈善機構、同時也是「英國松鼠協議」的一份子,皇家林業協會認為,在灰松鼠的數量降低前,是沒辦法有效處理全球暖化和改善生物多樣性的。因此,捕殺牠們會是最直接快速的方法。

無獨有偶,在英國默西賽德郡(Merseyside),也出現了希望在諾斯利野生公園(Knowsley Safari Park)展開捕殺計畫的聲音。這個計畫主要由保育組織「帶回紅松鼠」(Reclaiming Reds)主導。

BBC指出,2016年是最後一次有人在諾斯利野生公園見到紅松鼠,紅松鼠也因此被認為已經在該區絕種,所以「帶回紅松鼠」希望在有效降低灰松鼠數量後,可以重新從周邊地區引進紅松鼠。

抗議人士:可恥的捕殺計畫

這種直接撲殺動物的行為自然引起了一定的反彈。在連署取消這個行動的請願書中,其中一位抗議人士蘇利文(Liz Sullivan)認為這是「以『保育』之名行消滅灰松鼠之實」,他更表明:「把對野生動物的暴力行為普通化絕對是一件可恥的事。」

post title

紅松鼠的減少原因眾說紛紜,有些人說是因為灰松鼠,有些人則說是因為人類。

路透社/達志影像

避孕藥總比獵槍好

話說回來,也不是沒有人反對「灰松鼠導致紅松鼠數量急遽下降」的想法,例如一名來自愛丁堡納皮爾大學(Edinburgh Napier University)的生態學家吉爾克里斯特(Jason Gilchrist)就覺得灰松鼠滿無辜的,他和許多抱持這個立場的人認為,是人為的破壞才會造成紅松鼠的棲息地減少。

話雖如此,吉爾克里斯特還是同意避孕藥計劃的。

「避孕藥總比獵槍好吧。」他向BBC如此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