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候變遷會議落幕 貧富仍對立

歷時半個月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在12號落幕,190名各國代表和超過4000個NGO齊聚祕魯利馬。讓我們來看看他們都談了些什麼?

文章插圖

誰要負責減少溫室氣體?

這個月1號開幕的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在12號結束,各國代表齊聚祕魯利馬希望在氣候變遷議題上能有進展。但是,困擾談判代表多年的問題仍無解:誰應該負起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責任?

祕魯環境部長維達爾(Manuel Pulgar-Vidal)和代表們說:「我們其實已經快找到解決之道了,我相信我們可以找到。」會議其實在12號下午就應該要結束,但一直延長到午夜。

文章插圖

放眼2015巴黎氣候變遷會議

中國和美國上個月宣布締結雙邊氣候變遷協定,也讓大家對這次的氣候變遷會議多了點期待。

這次的會議焦點擺在聯合國190個會員國在2015年該做些什麼減緩溫室效應。雖然沒有硬性規定會員國什麼時候要提出計畫,但2015年3月31號是個標準。這些會員國提出的計畫將會成為2015年12月巴黎氣候變遷會議的討論基礎,也是扭轉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上升的一大步。

文章插圖

減少碳排放  人人有責

這次的氣候變遷會議沒有什麼進展,也讓大家質疑明年在巴黎能有什麼斬獲。美國國務卿克里(John Kerry)旋風造訪利馬,呼籲政府們不要再互相推託誰該做什麼去控制造成地球暖化的碳汙染:「大家,這件事其實很簡單:這是每個人的責任,因為重要的是碳排放總淨值,而不是每個國家碳排放分配的量。」

文章插圖

要刮別人鬍子前先刮自己的鬍子

富有的國家像是美國,透過仰賴石化燃料的工業化累積財富,在過去大量排放溫室氣體。

同時,新興的經濟體也正依賴便宜的石化燃料成長,目前溫室氣體排放量的比例也不斷上升。一些開發中國家呼籲比較富有的國家,先從它們自己開始減少碳排放,對幫助比較窮困的國家去適應氣候變遷帶來的變化莫測的天氣還有海平面上升的全球基金也應該有所貢獻。

文章插圖

拉美畫大餅很在行 只說不做

拉美國家在這次會議上被大肆批評,因為他們打算增加石化燃料的生產與使用。巴西和墨西哥辯解說它們也同時大量投資再生能源還有減少森林砍伐,這些都可以與排放的溫室氣體相抵。樹林會吸收二氧化碳然後釋放氧氣,所以樹林對這些想要多排放一點溫室氣體的國家是個重要的談判籌碼。

布朗大學氣候專家艾德華茲(Guy Edwards)在研究拉美政策後表示,拉美國家在塑造自己氣候友善的形象很成功,但跟事實大相逕庭。

「如果你好好觀察這些拉美國家的對內政策,你會發現它們說得比做得多。」

文章插圖

減少碳排放  方法有好有壞

會議上討論減少溫室氣體的方法,從要求各國在聯合國網站上發布它們大致的碳減量計畫,到逼迫各國提供詳細的溫室氣體預測排放量。而該預測將會被專家嚴格檢視。

來自科學家關懷聯盟(Union of Concerned Scientists)的梅爾(Alden Meyer)說:「這些方法有好有壞,也有醜陋的一面。」「醜陋」可能代表著這些方法很模糊,而「好」的地方則是詳細數字。

文章插圖

中國害人又害己

中國曾經預測它的碳排放量約在2030年會達到最高峰,但中國不願給出精確的數字,反對其他國家來審查。

小島國家聯盟( Alliance of Small Island States)主席,來自諾魯共和國(Nauru)的摩西(Marlene Moses)擔心不斷上升的海平面,譴責中國不願提供詳細數字的行為。

摩西表示,事實上中國正在告訴其他國家「我們會亮牌,但你不可以看…我們(諾魯共和國)正被要求簽署一個會把我們淹沒在海平面底下的協議。這對我們不公平。」

文章插圖

氣候變遷會議結束  各國自保心態仍持續

美國支持審查,但並不堅持各國計畫遭挑戰後必須加碼修改。歐盟和許多開發中國家希望能有詳細數字還有嚴格審查。

德國環境部長亨德里克斯(Barbara Hendriks)說:「我們同意在各種選擇中找到平衡。」

今年在紀錄上是最熱的一年,聯合國科學家小組指出,全球應該走上削減碳排放的正軌,在2100年前達到零排放量。

文章功能

comment 0
bookmark_border
more_vert